02 求援

2022-05-16

抵達四季殿時已是子夜,靜謐得不帶一絲喧囂,純淨的白柱也染上一抹月色。

雖然這時間點算是靈媒的正常上班時間,亞奈還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去打擾已經關門營業的大家,但老魔顯然沒在管這些,大搖大擺的拉著亞奈進入大廳後,不清楚表明來意加不報上姓名被值班警衛壓在地上制伏,引起一陣騷動,確實達成他倆要見到四季神們的目的,讓四季殿在三更半夜燈火通明,眾神聚集到了會議廳。


「原來如此,想請我們去支援嗎?」

雖然身著睡衣,但神色也十分認真的柳春聽完亞奈簡述目前魔王殿現況後,用食指托著下巴思考。

在旁邊的曦夏打著大大的哈欠,一副半夢半醒的樣子,「為何現在來找支援?」他瞥了一眼遞出公文給他的亞奈和一臉頗有興致的老魔,稍微讀了他倆心思就發現這個心境差距很大,一個略感疲憊,一個過於放鬆自然。


「因為現在是靈媒正常上班時間,我不想讓我的好學生加班,所以現在來囉?」

老魔擅自曲解了曦夏想質問魔王殿獨自撐到現在才出來求援這件事情,不知是有意的維護魔皇的面子,還是無意的就想亂回一通。

見曦夏聽完回答後額冒青筋,柳春趕緊緩場,「四季殿對於淵大小事的協助都義不容辭,只是我們想知道為何三年多了,才決定來找我們協助?」


其實魔王殿的魔亂四季神並非毫不知情,基於信任魔皇枋恆的能力一直覺得不太需要出手協助,這幾年也確實沒有影響到天上殿與四季殿,只是在靈體回收跟安排上感受到他們處理效率變慢。但沒想到這亂事一拖就是三年多,讓四神都有些擔心魔王殿是否能穩定回復到以前的狀態,若遲遲無法處理好,那對淵來說無疑是個未爆彈。


亞奈有些猶豫是否要把魔皇的狀況告訴他們,但感覺無論現在說或是等四季神去魔王殿親眼見,都肯定會明瞭,思來想去決定還是據實以告,「魔皇大人原本認定自己可以靠戰力去吸收所有魔的怨氣,但長久下來那源源不絕的怨怎樣都吸收不完,魔王殿已經有些抵擋不下去了......」


「斬草必須除根,意識到這點後,魔皇覺得需要天上殿與四季殿的力量,才能找出原因,去解決這次的問題?」

柳春見亞奈有些不知道怎麼說下去,算給了魔王殿一個台階下。亞奈誠懇得點了點頭。


「做的好,幸好有來找我們支援。」冽冬難得在會議中發表感想。身為冬神的他有著超乎他人的第六感,聽完亞奈的敘述後,他不知為何有種突然鬆一口氣的感覺。這種感覺有些奇妙,就好像原本他們堅持著自己守護魔王殿,可能真的會失敗一樣。


柳春聽冽冬如此回應,原本腦中盤算的所有方向都稍微被釐清了些,感覺或許處理好這件事的機率比他預估的再大一些。且覺得勢必四季殿得安排協助,他把視線從前方直勾勾盯著自己的老魔身上轉掉,扭頭向對方確認,「冬,你覺得這次狀況讓夏自己過去......」

「不行!」柳春話都還沒還沒說完就被冽冬大聲地拒絕打斷,第一次看到對方反應那麼大的他有些錯愕,顯然冽冬也有些尷尬,全場每雙眼睛都盯著他,特別是有些疑惑的曦夏也湊近他想聽他怎麼說,讓冽冬有些耳根子發熱。


「不是,我的意思是,」

他深怕全場人誤會他是因為捨不得讓曦夏自己單打獨鬥或是自己想跟他去,臉色沉了些,「我的意思是我總感覺這次需要的不只是夏,還需要一些聖父與尹秋的淨化力、治癒力,不然無法解決問題的根源。」

對於重要大事就特別敏感的他,其實有時候不太相信自己的直覺,總是會用大概的話語去說明。但這次也帶了點如果不講、恐怕事情無法那麼簡單結束,這樣子不好的預感。

「剛剛你們猜大淨化池可能有問題?那我覺得阿冽說得對,柳柳、我可能要去喔!」

其實也是有認真聽的尹秋頻頻點頭,如果魔王殿傷亡慘重,也確實需要自己的存在,才有足夠的恢復力繼續跟那些魔對抗。


整個氣氛意外的沉默了起來,大家雖然沒有心靈感應的能力,但大家都知道現在面色凝重的柳春在想什麼。

他肯定不想要尹秋去魔王殿,現在如此混亂的狀態,完全不能保證尹秋會不會受傷,實在是不想冒這個風險,但......冽冬都這麼說了,或許該相信他的第六感,會比較準確嗎?實在不知如何決定。


「不然,我跟冽冬留在四季殿,你跟秋一起去吧?幫忙處理、想策略這種事,你應該比較在行吧?」曦夏扯著睡衣下擺上的毛線球,邊提案、邊顯得有點想睡,想快點處理好這安排。

他實在受不了總是為了一件事情決策許久的柳春,他常常在想,或許就是因為聰明的他腦子裡顧及的事情有太多了,才總是往最不好的那些地方想。

但柳春還沒反應過來回應他,反而是老魔插了聲,「夏殿下,我覺得您也必須一起,畢竟現在魔王殿是真的缺乏戰鬥力,」他勾著眼神,會隨著心情變換的髮色轉換成了一個似粉非粉的淺褐色,讓亞奈看的一頭霧水,不知道他這個不受控制的老師,現在到底又想幹嘛。在眾目睽睽下,他勾起異樣的笑容,「看在我們那一夜的火熱上,您肯定會拔刀相助的吧~」


那一夜的火熱?

原本寂靜的會議廳被尹秋一個「蛤?」大聲劃開,在場每位臉色瞬息萬變,曦夏反而是一臉問號的回應,「我跟你哪來什麼鬼火熱!」


柳春一臉尷尬的眼神望向總是給人風流印象的曦夏,似乎沒有想多聽他講什麼便將他定罪,尹秋則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喝了口開會前泡到現在已經有點涼掉的熱牛奶。曦夏誰的觀感都沒想管,只轉頭往自己左側的冽冬方向看去,對方那比平常冰寒許多的暗紅雙眼盯著他,像是要把他刺穿幾百個洞一樣,發現曦夏看過來,立刻瞥開了和他對視的眼神,無言和內心許多情緒,不言而喻,原本就正經八百雙手交叉擺著,反而捉緊了自己的整齊的軍裝外套袖子。


「夏殿下忘記了嗎?就是上次晚上在那個你常去的茶樓,我們不是還把酒言歡,喔而且你身邊坐著許多妹子啊,還跟我說今晚你玩通......」

「欸欸欸欸欸你別唬爛!我跟你哪有什麼火熱?等等、這他媽現在是重點嗎?我是夏神,我就有義務下去幫忙,不是因為我跟你到底有什麼鬼交情,我只是看柳春擔心阿秋沒辦法不跟他去魔王殿,才還在討論好嗎!」

「夏殿下這樣說就過分了~一直以為您是重情重義的真男子漢,但沒想到是會這樣忘記這種緣分的風流浪子而已嗎?」

「我操!誰跟你風流啊?你這老魔真的有病?」

「老師......您可以少說兩句嗎?」

亞奈真的很想以下犯上叫他閉嘴,到底讓他搗亂會議比較傷魔王殿的面子、還是讓他掉尊嚴比較傷面子呢?

猶豫了0.5秒,他抽出自己暗袋裡的禁言咒往自家老師嘴上貼起,得到看戲尹秋和受罪曦夏的鼓掌,以及老師瞪大雙眼和他因不悅逐漸變成深紅色的頭髮。

「亞奈優秀!」

「超讚!」


一陣鬧劇也算是緩和了一點方才過於壓抑的氣氛,亞奈莫名的卸下緊張的感受,柳春也稍微沒有那麼憂慮了。

「所以,我、夏、秋,以及再去詢問聖父,一起前往魔王殿,應該這個配置就沒問題了吧。」

柳春看著亞奈,至少要確認魔王殿的需求,但一旁的曦夏似乎有苦說不出。

「四季殿三位殿下願意來協助,真的是太好了,非常感謝。」

亞奈無視一直在自己身旁翻白眼的老魔,一反對付老師的常態,很有禮貌的回應柳春,可能多少為了挽回一下魔王殿的禮儀,雖然可能已經沒什麼用處了。

「同意。」

冽冬輕輕得點了頭,等於直接接受了由自己留守四季殿的決議。沒什麼人注意他低頭寫著筆記的臉龐,帶著怎樣異樣的情緒。


後續的會議討論順利,眾神的結論便是柳春、曦夏和尹秋隔日下午收拾好要帶去魔王殿的行囊,便與亞奈、老魔一同前往天上殿與聖父尋求支援,就直接一同前往魔王殿不會再回四季殿,今夜亞奈與老魔暫居於四季殿專門給客人居住的偏殿。

算是留給四季神們一些緩衝時間,也為將來不可預知的發展做點準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會議結束後,曦夏全然不管春秋要把兩位送去偏殿這件事,囔囔著要趕緊回去收拾行李,拉著冽冬的手就是往自己房間跑,無視了對方一直想把自己手抽開的舉動。


「你怎麼了嗎?」

曦夏把房門關上,順便帶上了鎖,讓眼前的他無法有任何想要逃避跟逃脫的機會,也是在給他一個確實隱密又安全的空間,去試著讓他說出藏著的感受。


曦夏不知道為何就是有種不太妙的預感,雖然他不像冽冬一樣有著很準確的第六感,也無法讀取四季神們情緒,但他很想知道冽冬的想法時,總是會用各種觀察的方式,去試圖發現對方的不對勁。

曦夏可能是全場唯一一個會發現冽冬情緒低落的人,畢竟他是那麼擅長維持他的一號表情不讓人發現。

真摯、灼熱又帶點擔憂的眼神,冽冬都看在眼中,但他一點都不想影響曦夏現在幾乎是要準備上戰場的心情,垂下眼瞼眨著纖長的睫毛,「沒什麼,就是很睏了。」


曦夏稍微有點著急了起來,探尋著所有可能的理由,他可不想要離開四季殿前搞不清楚冽冬的想法,這會讓他整路都想著這件事的。

「......如果是剛剛那傢伙亂講的事,我真的沒有跟他怎樣,只是以前在天上殿會合他打過照面,他就是私生活很亂、也很愛亂講話,但我、我可以發誓我沒幹嘛,不然我就拉肚子沒有衛生紙。」

「用不著發誓,不然你沒衛生紙可沒人會去救你。」

「我就想發誓嘛,不然你好像......」有點難過。

他話語還沒說完,便透過還牽著的手感受到對方些微顫抖的身體,冽冬現在所憂慮的事情,肯定比誤會他去哪兒風流重要的許多。


半夜的涼風從曦夏房內微開的窗戶吹了進來,掛著的風鈴搖擺,散著細碎的聲響,他倆的髮絲都隨著輕微擺動,冽冬感覺身子冰涼,更顯著緊握的手掌中傳來不可忽視的熱意。

叮鈴鈴地,敲擊著他腦中每個思緒。


他總感覺曦夏會離開他身邊很久。

他還是會怕自己有沒有辦法幫大家顧好四季殿。


「冽,你在害怕嗎?」

他的聲音始終有安定人心的效果,雖然冽冬知道他的神力只對人類有效果,但不知為何地總是能感受到。

他輕輕地用左手抬起冽冬的下巴,試圖讓對方視線跟自己對上,粗糙的手指觸感和緊握相接的雙手感受一樣。

那雙清澈的深藍雙眸帶著堅定,好像在告訴他,只有我在這,請放心地告訴我。


「......害怕。」

他的發抖停了下來,終於沒有避開眼神地回望著他。

如果真的如他第六感所預料,這次四神都要傾盡努力,才能保護淵,連一貫強大的曦夏也會好辛苦。

他不喜歡自己的預感,他不喜歡知道了會出事,但不能預料結果的感覺。


然而,曦夏只是漾起柔軟的笑容。

他知道當他說出口的頃刻,自己正在融化他的冰寒。

「相信我。」

「嗯。」

他的手背溫柔的蹭著冽冬白皙卻又染上一點月色的臉頰。

「我會回來。」

「而你也可以照顧好所有人。」

「嗯......」

他瞇起雙眼,像隻被安撫的貓咪,輕柔的觸碰伴隨著隨風飄揚的鈴響,靜靜地聽著對方為他訴說的每句話,點點滴滴的暖意滲透進他的心中。

曦夏的一字一句都像富有言靈,驅使著他去相信,去沖淡內心的不安。


「等我回來喔!」

溫暖又總朝著正向思考,冽冬還是沒說出喪氣的話,因為他願意寄託眼前這信心滿滿的傢伙,會為他帶回捷報。

他有點懦弱膽怯,但還是想努力看看,就憑著他的每句承諾。


「嗯,路上小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眾神不費吹灰之力就邀請了天上聖父喬希參與這次的作戰協助,畢竟擁有淨化之力的他,才能真正洗盡所有非神力的力量來源,以緩解目前魔皇枋恆蓄能極限的狀態,對於解決魔亂事關重大。


「我真好奇為啥魔皇繼承人的能力本身,沒辦法自己處理掉這些雜七雜八的力量。」

在前往魔王殿的路途上,曦夏跟喬希打屁聊天。

「可能希望我們相親相愛不要吵架,才能攜手共度更好的未來吧。」

「你幹話也是有夠多。」


曦夏和喬希從他甫上任就感情挺好,因為對方是個爽朗大叔,擅長社交、富有正義感的性格實在很對曦夏的胃口,和之前幾任總是有些一板一眼的聖父不太一樣。


「當初是不是要好好叫初代聖父魔皇把他們搞的那一堆設計都寫成書啊?現在有時候真的會記不得幾千年前的事情了。」

「寫成書你可能也不會去翻。」

「欸--你講這樣~」

柳春離魔王殿越近越覺得繃緊神經,但曦夏沿途嘻笑的打鬧多少有緩解一些他的壓力。


「喬,你有感覺到什麼嗎?」

柳春往對於怨念更加敏感的聖父丟了一個問題,逐漸趨近邊界,他因為感受到了些微壓抑的氣場,因為相較其他神,他較少過來魔王殿,不太確定這樣不舒服的感受是自然還是怪異。

「嗯,怨氣強到感覺快溢出來了,好噁,我覺得味道讓人有點想吐欸。」

喬希伸手掩住嘴鼻,但畢竟是來自怨氣的腐臭味,肯定不是不讓鼻子聞就能擋住的。

「喀哈哈--兩位夠敏感。確實因為這次魔亂,魔王殿已經這樣怨氣沖天三年多了,我在魔王殿待那麼久都沒遇過,但這種想吐的感覺,好像只有魔皇有提到過,我自己是沒有感覺想吐啦。」

老魔在一旁悠哉哉地說,還帶著他獨有的笑聲。正好眾人也到了魔王殿邊境的隱密入口。


魔王殿有兩個正式入口。

一個是靈體移轉使用的最大入口處,主要可以讓靈媒開啟轉移靈體的運送軌道,從天上殿、四季殿往來的軌道有不同的形式,曦夏曾鬧著叫以前認識的差使帶他體驗一下,沒想到刺激得不得了,他還胡亂取了什麼「地獄電梯」、「魂吐雲霄飛車」等等奇葩的名稱。平時沒有透過訓練的靈體是沒辦法擅自開啟往來通道的,因此可以控管靈體的出入。

但他們這次走的管道不是最大路口,是需要使用六位神祉其一的神力才能開啟的另一個快速道路,正好這次有四位神一起前往,因此神力耗損不是到太多。會想走這條道,是因為眾神的到來可能會讓群魔更加警備、無法出奇不意的攻克,他們選擇先悄聲的抵達魔王殿與枋恆碰面,再想計策。


「我也沒感覺到想吐,可能是因為我習慣控制身邊的氣流?」

曦夏聳了肩,邊動用他的神力挪開隱密入口的大門,但沒想到映入他們眼簾的不是幽靜的魔王殿邊境森林,反而是火光肆意蔓延,把原本的林地都燒了透的景象。

柳春瞬間聽到植物們的尖叫聲在腦中咆嘯,震耳欲聾讓他不禁皺起眉頭、雙眼閉起。在頭疼不已的形況下,他猜想,之所以這些聲音沒有傳入他的耳裡,可能是因為邊界有著封閉的結界保護。

原先結界作用是讓外力無法輕易了解魔王殿內部狀況,現在反而變成魔王殿內部若不求援,便不會讓外界知曉危險的枷鎖。


曦夏率先反應過來,讓大夥們都進來後,把邊界大開的入口闔起,以防魔有機會往其他兩界跑。

「這區原本沒被佔領的啊!我們才離開兩天!」

亞奈焦急的喊著,身手矯捷的朝已經漫無目的攻擊他們的魔丟了一張爆破符,巨響後火花四濺把魔炸得碎靈紛飛。

「亞奈你聯繫枋恆,曦夏你先......」

柳春晃了晃腦袋終於能睜開眼睛,拍了拍亞奈的肩,示意他的水晶球,再望向原本站在自己身旁的曦夏,但那神已經不在原處,騰空飛起,把殘靈跟其他要湧上的魔用狂風捲起。


「別愣著!開打啦!!!」

隨著曦夏的大喊,地域開始震動,柳春咬了咬牙,看向那堆不知從何而來源源不絕的魔,也把長槍召出,讓尹秋和喬希站到亞奈身後,「先別亂跑。」

老魔在一旁無奈的掏出自己的符咒們,跟上柳春提著長槍往前的步伐。


──哎,偷偷請神助攻的計畫破功啦。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