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波瀾

2022-05-10

凝燿窩在梧桐林的樹梢上,指尖玩轉著一封前些天他從某人那裏截來的信,上頭蘊含的神聖氣息與炙熱的靈力讓他嘴角充滿壓不下來的愉快,信件早已被拆封過,因為他知道收件人將不會跟他計較這點小事--真要說就算計較了也對他沒什麼約束力,所以他總仗著這點任性妄為。

「噯,這麼說來還真是個好主子。」凝燿再次閱覽信件內容後把閱覽信件內容後把它收進懷裡,跳下了樹,再從袖袍中抽出屬於魔王殿的信紙與筆墨,「......那麼,要怎麼讓場面更盛大呢?說好了啊,要讓您見見世面呢。雖然上次被逃掉了,但如果直接把世面送到了眼前,不想見也得見的吧?」

凝燿瞇起眼睛,以靈力為墨,提筆落字--

「說不得,得讓我那位認真過頭的同僚回來一趟了。」

「......這根本沒必要。」凝燿將信遞出後看著眼前同僚的面色逐漸與自己的髮色同化的模樣,努力咳了兩聲好讓自己不要笑得太過分,然而顯然效用不大,被同僚狠狠剜了一眼後他再也沒忍住笑聲,險些把自己的衣袍都笑掉了,而這也讓正站在他眼前的人--六根--臉色除了發青外還多了點醬紫:氣的。「把我叫出四季殿外就為了這個?你自己想辦法吧,我還有公務要處理,告辭。」

眼見六根轉身就要走,凝燿趕緊連跨三大步擋住了對方的去路。

「你先聽我說,這絕對有必要,咱們這裡曾經接待過天上殿來客的也只有你了,相信上次你招待天上殿的那位頗有心ㄉ--行行行,我說實話,就是我們親愛的殿下又抓著亞奈不知道去哪款遊戲裡流浪啦,所以......這次也只能指望你了,六根。要知道咱們殿下可是親自聲明我不得招待來客,主上有命怎敢不從是不?」他說著就刻意地要伸手去跟對方勾肩搭背,毫無意外的被一掌拍開,但也因此讓六根的表情恢復了正常,最多是多了點無奈與脫力,凝燿趁勢從腰包裡掏出了一張符紙,「我還特別準備回家的車票呢,是不是很貼心呀?」

「我在魔王殿待的那些時日就沒見你這麼乖巧......嘖,你根本是早有預謀吧?拖到最後一刻才告訴我分明就是想逼我不得不答應。」六根嘖了一聲搶過了那張符,注入靈力後繁複的陣圖在他足底鋪開,「......還有,凝燿,你最好之後跟我解釋一下你什麼時候在魔王殿內做了這種私人定點傳送的標記,視情況我會將這件事情上報的。」

「哎呀六根清淨同事你的語氣可真不清淨,貪嗔癡可謂劇毒呀?就說了我沒什麼需要你關注的地方......唔,時機真剛好,傳送走了。」凝燿摸了摸下顎,悠悠然的再從腰包裡掏出了另一張紋樣略有差異的符紙,相似又相異的陣圖在他足下鋪開,「要更快速的傳遞信件這樣最快嘛,那位殿下鐵定沒法子說不對的,傻六根。」

──那麼,你可要鬧得盛大點啊,六根。

最好是大到,讓那龜縮在宮殿內的殿下不得不移步出面的地步。

究竟場面會多有趣呢?凝燿勾著笑,將他給六根看的那封信件隨手用靈力焚毀--目的達到了,證據也該銷毀了。

他的身影在下一刻也消失在陣圖之中。

六根一回到魔王殿,迎接他的就是兵荒馬亂的景象:不少地方已經燒了起來,有些牆壁倒塌了,還有放眼望去幾乎是每間都被踩了一個大洞的房屋屋頂。

雖然有些艱難,但他還是馬上認出了自己的所在地,這裡是偏殿與主殿的連接走廊,距離魔皇殿下所在的主殿已經不遠了,如果連這裡也這是這種慘樣的話......

六根嘖了一聲,再次確認自己那位差使同事根本不安好心,分明是知道出事了才來聯絡他。

足一踏,六根身影如飛梭般奔向最吵鬧的來源,空氣中充斥著與魔王殿氣氛相異的神聖氛圍,無法好好的追蹤靈力發散點,他現在也只能選擇聽聲辨位。

──希望趕過去的時候狀況不要太糟。

想是這樣想的,但六根其實也沒指望過狀況能好到哪邊去,看看走廊的慘況,他推測自己的靈媒同事們大概是跟那位來客大打出手了,也許還是圍毆,畢竟越往騷動的源頭走,戰鬥的痕跡就越來越多樣。

刀、劍、長槍、箭矢、鞭、戟、火器、炸藥、魔法、咒術......各種各樣的痕跡比起莫名其妙的火與抓痕還要多,六根都想吐槽同事們可能才是拆了魔王殿的兇手。

等到了現場,他決定把這句話給收回去。

收回去,然後把可能去掉。

「汪嗚──」白色的巨型犬靈活的閃避著靈媒們的攻擊,胸前一搓火紅的毛因此晃得人眼花,牠偶爾吐出一兩道火焰去抵銷襲來的魔法與咒術,在這種狀況下還小心翼翼的只踩屋頂以防不小心把地面上的靈媒們踩扁,六根原本就有的頭痛攀上了一層新的高峰:要不是已經死去的他沒有腦血管,大概現在已經氣到腦溢血了吧。

到底是要怎樣才能把眼前的神獸誤認成闖入魔王殿的魔獸?同事們沒看到那對翅膀嗎?要不是對方秉著尊重魔皇殿下的意思不在魔王殿內飛起來,他們能只顧著打狗不用擔心魔獸上天把整個魔王殿吐成火海?

一邊煩惱著到底要怎樣才能終結眼前的混亂場面,六根一邊想著到底誰才是造成這個局面的兇手--雖然他早有定見了。

兇手鐵定是他那位不著調的差使同事,還能有誰?他甚至不需要做什麼,只要不讓魔王殿內的靈媒們不接到天上殿的來信就可以。

但是是為了什麼?六根真的猜不透。

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六根只能先給自己上好一層又一層的防護法術,接著看準時機掐起手訣,瞄準所有人與獸都能看見的高空,施放。

「花火。」

青綠色的煙花在空中炸出響亮的聲響,短暫的吸引了所有目光,六根則趁著這個空檔飄到了那神獸的面前,恭恭敬敬的拱手相迎,利用擴音法術讓自己的聲音響徹魔王殿--這個狀態,他可沒法去管這樣會不會驚動到其他正在休息的靈媒跟差使了,先制止現場眾靈媒才是最重要的。

「未知天上殿納緋大人來訪,此次是魔王殿失禮了,望大人切勿見怪。」

被稱作納緋的白色巨犬口中原要噴出的火焰聽到這句話登時收了回去,看著對方嘔了兩聲的反應,六根吞了口口水,推測牠可能是......噎著了?被自己的火焰?

納緋背上的翅膀因為被梗得難受而拍擊了幾下,風壓因此又讓魔王殿屋頂的瓦片發出了劈裡啪啦的崩裂聲。

──看來魔王殿的建材有點脆弱,之後是不是該建議加固一下?

「......汪......汪嗚、汪!」

「......納緋大人,十分抱歉,在下不識獸語。」六根竭盡全力才讓「可以麻煩你講人話嗎?」這句話被壓在了肚子底,這話要是說出口,剛才納緋吞下的那口火焰也許就會直接噴過來......六根可沒那個興趣體驗被火烤的滋味,就算是再防護法術上好上滿的現在。

納緋深綠色的大眼眨了眨,然後像是現在才意識到自己不是說人類通用語言一樣張大了嘴。

──這位......神獸大人?莫不是其實有點天然呆?

納緋又在原地汪嗚叫了幾聲後才吐出人類的語言。

「天上殿前幾日就有發公文過來通知今日我會前來協助魔王殿鎮壓內部關押的魔物......而且是你們請求天上殿過來協助的,魔王殿這是什麼意思?想開戰嗎?」

「那個──咳......」六根在心裡問候起凝燿全身上下的健康,主要內容從希望他出門被魔獸踩到回家小指踢到櫃角一應俱全,「那是本殿的疏忽,要送往魔王殿的信件因為人為的疏忽寄到了四季殿分部──」

「我好像聞到了說謊的氣味......嗯?不對,你沒有說謊欸,你身上真的有四季殿的味道,可是為什麼好像有一股討厭的味道?奇怪......」納緋的鼻子在六根四周上上下下嗅了一輪,魔王殿的屋頂因此又遭殃了一次,但這次沒靈媒再出手攻擊納緋了--看見某個從四季殿趕回來的同事,靈媒們多多少少也察覺了事情可能有哪裡出了差錯,一個個悄咪咪退場各自去找善後的方法,六根還瞥見似乎有幾個同事直接衝進主殿裡頭,看著他們手上拿著的斧頭,這顯然是要去破門的。

──也對,這種狀況要是魔皇殿下再不出來處理,我一個小小的靈媒也撐不久......慢著。

六根覺得他似乎明白凝燿想幹甚麼了,他想逼迫魔皇殿下出面面對這片混亂,可為了什麼?現在自己該放著同事們去把魔皇殿下拖出來嗎?會不會是有什麼更大的陰謀?凝燿該不會其實是臥底吧?

想想凝燿在魔王殿內私自設置傳送點的行動,六根覺得他簡直可疑到了極致,但也因此他不禁要懷疑,哪裡會有這樣明目張膽說著「我有問題喔」的臥底?

──嘖,頭真痛,要是有人能聊聊該有多好?我是真的很需要......

「那個,納緋殿下,冒昧請問您是否能暫時化為人形?您知道的,雖說的確是要鎮壓魔獸,但現在就顯現原型是否早了些......」六根用長袍的袖子捂住嘴以防自己不小心說出什麼冒犯的話,例如你看魔王殿的屋頂都被你踩壞多少了什麼的,而納緋在低頭看了一眼地面後點了點頭。

「好像對欸,好吧,看我破壞成這樣,那我們算扯平啦,反正我也沒受傷。」巨犬在甩了甩身體之後迅速幻化為一個紅髮的少年,與獸形相反的是白色成為了那搓最顯眼的異色,白色為主色的狩衣隨風飄揚,鮮紅的小袴令六根不由自主的將視線移到了遍地的火苗上。

──嗯,這化形倒是挺符合的他的性格的。不過那個小麥色的皮膚怎麼就讓我聯想到了在四季殿的某位殿下呢......

「多謝納緋大人的諒解,如果可以的話,請容許在下帶您移步至梧桐林,待負責人員趕來後再勞煩您一同鎮壓魔物。」雖說六根腦子內已經開始在胡思亂想,但該打躬作揖的時刻倒是毫不含糊,在腦內思想不太正經的此刻,他的話反倒有禮了起來,他嘴上說著話,手上就引導著納緋降落在比較平整的地面上,「不知納緋大人喜好飲用之物為何?是否需要避開什麼?大部分的飲品魔王殿都可以為您準備。」

「唔──煮過的水就好啦,最好要冰的!」

「好的,那麼請──」

「大狗狗在哪裡!我要吸大狗勾!」

六根的身體僵了一下,現在這個聲音的主人他再熟悉不過......這不就是那個被凝燿宣告被迫失蹤的亞奈前輩嗎,他怎麼從來不知道對方是個犬控?這聲音都變調了吧?他只知道亞奈喜歡棒棒糖跟時常帶著鬼魂們跑去追星來著。

「小奈,不......不可無禮。」一道細微到幾乎可以被忽略的嗓音緊接著傳出,六根立刻單膝跪地,獨留納緋一臉困惑的呆站著。

「你為什麼要跪下?」

「......六根參見魔皇殿下。」六根咳了一聲,被魔皇殿下的聲音嚇到,他根本沒心思去細想自己晾著客人去跪自家殿下的行為到底算不算失禮--如果猜的沒錯,自己現在大概算是私自從四季殿回來魔王殿的,會不會被降罪可還不好說,雖然魔皇殿下向來不在意這種事情,但那可是在沒客人在的狀況下。

「噢,原來這位就是修爾大人說的少梧殿下......呃,我要跟著跪嗎?你叫六根對吧?」納緋蹲下身子小小聲的詢問六根,而六根......六根很崩潰,他不知道現在到底該繼續乖乖跪著還是站起來跟納緋說他只需要一般的彎腰打個招呼就好,「吶吶,六根──」

「大狗勾呢......不是說有大狗狗可以吸嗎......」亞奈的語氣中滿是失望,「好吧,小梧,我帶頭指揮大家整理一下魔王殿,客人交給你招待啦,我要拉六根去幫忙喔?」

「隨你。」魔皇殿下的一句隨你讓六根感覺如獲大赦,這代表接下來接待納緋的不是自己了,同時也表示等等處理完這片狼藉後自己有機會去找凝燿好好算總帳,於是他在小聲的向自家魔皇殿下說明狀況後就跟著亞奈匆匆告退。

速度快得像是在逃命一樣。

在六根與亞奈離去之後,魔王殿主殿之前只剩下了魔皇--少梧--以及納緋兩人。

身為魔皇的少梧看著一整片斷垣殘壁面色沉沉,似乎是在生氣,令站在他面前的納緋有些坐立不安,想著對方是否是要追究自己破壞魔王殿建築的舉動。

但實際情況是這樣的:

少梧努力挺直腰桿,收緊小腹,把自己硬是撐出了一個魔皇的形象,但在內心早亂作一團。

──該怎麼辦......

(哼,連接待客人都不會嗎?)

──你......閉嘴!

(剛才六根就說了那是來協助公務的客人,冰水呢,快點幫他準備啊。你這樣很沒禮貌欸。)

──不用你說!

在腦中辯論了好幾回後,少梧才咳了一聲,給自己一點說話的勇氣。

「那個......雖然你破壞了魔王殿,不過我們也有錯......就、就不追究了。」

(哼,毫無威嚴的話語,你這樣也堪任魔皇之位?)

──少管我......我這不是在努力了嗎......

(努力?這詞彙從你口中說出來,明天要下紅雨還是要發生瘟疫了麼?)

──啊啊,早知道就不該聽小奈的話走出房間......

(你能躲到何時?呵。)

──一天不諷刺我一句你會生病嗎?

「啊,謝謝少梧大人!果然少梧大人跟修爾大人說的一樣是個好人呢!」

「......我才......咳,不,無事,多謝。」

(我是看到你在害羞了嗎?被稱讚那麼開心?)

──沒要幫忙就閉嘴!

(這是你今天從醒來到現在對我說的第一十九句閉嘴,你看我有聽過嗎?呵。)

──閉嘴。

(噢,第二十句閉嘴。)

「......唔,少梧大人?那個我想說......這邊的狀況我也有責任,是否可以讓我協助修復作業?」少梧一抬頭才發現納緋不知何時已經站到了一個極近的位子,近到甚至可以聽見納緋的呼吸聲的那種距離,他原想立刻後退個十步好拉開距離,卻因為小腿用力過猛反倒僵在了原地,只能看著納緋那雙深邃如祖母綠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堂堂魔皇被一隻狗嚇住,說出去都要笑死人了。)

──很近啊!誰不會嚇到!

少梧乾脆的撇開臉迴避了納緋的目光,順勢背過身子把自己因為驚嚇而更加蒼白的臉色隱藏起來。

「......隨你喜歡。」

因為少梧背過了身,所以他沒有看到的是,納緋若有所思的摸著下顎的表情,牠閉上眼再嗅聞了一次空氣中的味道後,深深的皺起了眉頭,滿是困惑。

但那個表情也沒有維持太久,在少梧因為太過安靜而不安的轉回頭之前,納緋就將這件事拋到了腦後。

「......那我去啦!謝謝少梧大人!」

「嗯......」

噠噠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少梧總算鬆了口氣。

──終於走了......

(因為一人去留而如此搖擺不定,可笑。)

──......隨你說去吧。

少梧大大的嘆了口氣,強自撐起的肩膀垮了下來,他慢慢的拖著腳步回到了主殿內,那個唯一能讓他安下心來的所在。

玩到一半的遊戲機兀自散發著冷光,少梧在拿起一邊手把後遲遲沒有按下下一個搖控鍵,而是把視線放在了另一個手把上--剛剛,他還在跟亞奈一起玩遊戲,而現在亞奈去幫他收拾外面那片他光看著就想把自己埋入床鋪的殘破景象了。

(現在才察覺自己多失職嗎?)

──你不要多嘴......

(哼,還想玩遊戲?你想逃避你的責任多久?)

──我才沒有逃避......

我才沒有......

找了個不會被波及的角落圍觀了全程的凝燿哎呀呀的聳了個肩,即便是發出頹喪的嘆息他嘴角的輕笑也沒有消失,最多是眼中多了點遺憾。

「噯,結果還是被逃掉了嗎?下次我果然還是該下場的吧?就跟之前拖殿下去天上殿一樣?」凝燿的指尖搭在自己的右頰上,憑著記憶中頰上該有的印痕模樣摸索,彷彿這樣就能安撫自己,「下次我還是會把這樣的華麗場面送給您的,您就等著吧......」

隨著話語,凝燿的雙眼也逐漸閉上,現下的姿勢太舒適,他有些想睡了。

「您當初不該讓我擔任差使之位的......魔皇殿下......呵。」

凝燿就這樣在這片自己一手引導而成的亂象中安然入睡,就此將一切撒手不管。

之後,納緋在幫忙過程中變換回原型導致被亞奈大吸特吸,嚇得引起了更大的破壞。

而在連那份混亂一併整理完後發現鎮壓魔物的事項不知為何也要自己負責而在內心大聲哀嚎的六根......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