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冬】夏蚊 JUN.

2022-06-10

蚊子是個讓人十分惱人的存在。對於睡夢中的人來說更是如此,當然,神也不例外。


"嗡─嗡─"


趴在桌上正做著美夢的曦夏慣性伸出手揮了揮,轉頭換了個方向再度進入了睡夢中。可這聲音還是沒有消失,不依不撓的持續發出"嗡─嗡─"的聲響一次又一次地告知對方驅趕失敗。他額上的眉頭越皺越深,最後猛然睜眼,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將蚊子拍死在桌上。


"啪─"


曦夏看著死在手心的手下敗將,露出了勝利的笑容:「我可是給過你機會讓你別吵我睡覺了。記得給你的親朋好友託夢別再來吵我了,否則我見一隻打一隻。」

看著宣告勝利宣言的曦夏還沒覺察氣氛的驟降,冽冬搶在四季殿大魔王發話前清咳幾聲提醒著他。


「咳咳。」

「冽你喉嚨癢嗎?要不讓人給你送杯水?」


注意是被轉移了沒錯,但似乎好像還是不自知剛剛自己到底打斷了什麼。冽冬果斷放棄拯救這個沒救的傢伙。


「夏,睡得舒服嗎?」

「不太舒服,春你看這麼大隻的蚊......」

「看來是想起來我們正在做什麼了?」


這不,正想把戰利品伸手給柳春看的曦夏瞬間懂了方才冽冬輕咳的主要目的。

今天是四神的例行會議,昨晚被蚊子吵的一夜難眠的曦夏今日早早出現在柳春獨居裡的四神會議室,直接把補眠列在第一優先。連春秋冬什麼時候來的、會議哪時候開始的都不知道。最初柳春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今天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沒有什麼重大事件需要討論,頂多在散會前的總結環節再把他叫醒就好,結果這傢伙居然直接拍桌打斷了會議的進行。


「不是,你們都沒有被蚊子吵到嗎?」曦夏一臉不可置信,招信徒喜愛就算了,難道連蚊子也特別中意他?只見他們一致表明並沒有被蚊子打擾,頓時一陣哀號。


「冽我去找你一起睡吧?你看看我這黑眼圈,再不好好睡上一覺信徒們就要少一大半了!」

「恕我拒絕。」


「春你是我的好兄弟對吧? 今晚我去你那睡行不? 或者你去跟秋睡,房間借我睡一晚,一晚就好!」

「收起你的想法。」


「那秋...」

「作夢。」


可想而知,最後一句是柳春代回的。問句還沒說完直接被果斷拒絕。


小插曲過後,曦夏果斷選擇當個乖乖上班仔, 認認真真的開了一次會議。散會後也沒左拐回自己的獨居回去補覺,而是筆直的走到了四季殿的大廳,也就是眾信徒們聚集的廳堂。毫不意外受到信徒們關心的曦夏直接在那和他們聊起了這該死又可恨的蚊子。

話題一提出,不免引起了許多共鳴。此起彼落附和聲不斷,甚至還相互分享了各種偏方。雖然中途差點互相槓上,但在曦夏從中的調節下倒也相安無事直至散場。


當晚,曦夏坐在床上正苦思著到底要採用哪種驅蚊方法,門外規律的敲門聲拉回了他的思緒。即使困惑還是起身前去開門。外面的來客讓他臉上表情露出了一閃即逝的訝異。


「冽?你端一盆水來幹嘛?」曦夏撇見了冽冬捧著裝了一些水的盆,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大晚上的邀請他一起幫柳春的植物園澆水?

「是鹼性水。......驅蚊的。」冽冬沒看漏曦夏愣住的表情,後面又補了一句補充。見對方仍是不為所動才又開口詢問:「現在方便進去嗎?」


「啊?哦、沒問題,進來吧。」曦夏這時才回過神來,立刻往旁邊一挪,給出了足以讓對方踏進房裡的空間。而冽冬在進房門後,筆直地走到角落,想找個舒適的地方讓手中的盆落角。擺完手上的盆子後的冽冬站起身,回頭才發覺對方早已盤著腿坐在床上,臉上的笑意正濃,不知道看了自己多久。想到這的冽冬臉上出現了一絲的不自在,輕咳一聲試圖掩飾自己的尷尬。


「雖然說是驅蚊,但還是需要天天換而且沒辦法立竿見影。」

「那冽你能來幫我換嗎?你也不忍心看到我臉上的黑眼圈越來越重了對吧!」

「⋯⋯」


雖說四季殿有負責打掃的人員,但由於四神們各自的獨居未經允許是不可擅自踏入的,且通常也都是四神們各自整理居多,必要時刻才會請人進來打掃。冽冬想了想,鹼性水比例不難,但交給曦夏的話,也確實如他本人所說,有大概率會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反正換個水也只是隨手之事,便答應了這個請求。


要做的事情做完了,冽冬想了想,似乎也沒有繼續留下來的必要。轉身準備走出曦夏的寢室。

「那我回房去了。」

「什麼?冽你等等!」

曦夏眼見難得主動找來的冽冬要回房,連忙從床上跳了起來,下意識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情急之下隨口就掰了個明顯是藉口的理由。


「這麼晚了不合適吧?春那個老人家作息的肯定睡了。他又淺眠,你等等出去吵到他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而且這麼晚要是被阿秋看到你從我這出去,明天說不定又要偷偷告狀了。要我說你今晚乾脆在我這睡一晚比較好。你在我這還可以順便一起抓蚊子,兩個人抓比一個抓快多了。」


冽冬看著絲毫沒有顧慮造謠另外兩位鄰居壞話的曦夏其實很想來一句「那是只有你才有的特別福利」,但最終還是選擇不戳破對方謊言,同意了同住一晚這事。可能也是多少對於他那顯而易見的黑眼圈感到有些心疼吧?


於是拉攏到一大戰力的曦夏心滿意足的拉著冽冬躺在了他那KING SIZE的大床上。還交代萬一聽到蚊子的聲音就馬上開燈殺敵,儼然打算通宵打蚊。而在曦夏要準備關燈前,赫然發現一隻大隻的蚊子停留在冽冬的脖子上......


「冽,蚊子在你脖子上!快、快用力別讓蚊子把口器拔出來!」

「......脖子要怎麼用力?」

「啊幹、被它逃了!死蚊子,老子跟你拚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由此可知,曦夏距離能夠安穩睡覺的日子依舊路漫漫呢。


《後記 》


已經打鬧起來的兩人絲毫沒有發現未掩實的門外有著一大一小的身影。來者正是春之神─柳春以及秋之神─尹秋。


「看來阿曦找到最適合他的驅蚊方法了呢。」嬌小的尹秋抬起頭,含笑的語氣中夾帶了一絲的可惜,居然被阿冽給搶先一步了。「那我們替阿曦準備的禮物怎麼辦?」


柳春倒也沒說什麼,貼心的幫忙把門闔上,並且揉了揉尹秋的頭才開口說道:「總能擺著驅蚊,先放門口就好。走吧,該睡了。」


「好~今天我要跟柳柳睡!」


遺留下的,是兩盆的香蜂草,淡淡的檸檬香味讓這群惱人的訪客們不敢越雷池一步,默默的在門口守了一晚才被隔天醒來的曦夏搬進了屋裡安置。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