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酪】夏末 AUG.

2022-08-10

天上殿並沒有所謂的四季之分。


有的只有一望無際的潔白無瑕、一如往昔的明亮耀眼。容不得一絲的骯髒黑暗闖進玷汙這個純潔世界。在世人眼裡,天上殿的存在是遙不可及的天堂,但在修爾眼裡,不過只是看不到盡頭的職場生涯罷了。

果然,偶爾還是需要換換眼前的人事物才不會讓自己工作倦怠。今日嘆了第一千九百八十次氣的修爾不只一次有這個想法。啊──好想去撸撸貓療癒一下辛苦的自己。修爾放下握在手中的筆,轉了轉因簽了許多名而發酸的右手手腕,剛靠上身後柔軟的靠枕正想休息一會。不料,清脆的敲門聲敲響。讓他不得不又坐回了端正姿態。


"叩叩──"

「進來吧。」

「打擾了。」獲得了進入許可權的酪德出現在門口,空著的左手提了個像是賠禮的水果籃。


酪德,在修爾被委任成為聖父之前就已經為天上殿工作很久的資深員工,現在是天使們眼裡的嚴格老師。修爾不只一次聽到納緋和熠君閒聊時談到當初受教時的種種回憶,當然也曾聽到酪德在提交日常學員報告時,順便提到這兩個孩子的豐功偉業。

「聖父大人,我準備要去四季殿一趟。您也一起去吧。」只做到告知義務的酪德,說了在殿外靜候後便退出了房間,留下修爾一臉的困惑。所以......是要去做什麼?他們兩個都去四季殿的話,天上殿就放著沒人管?


#####


踏出了連接三殿的傳送道,迎面而來的是炙熱的暑氣,就連那徐徐的微風也都夾帶著熱度。該說不愧是最有活力的夏之神嗎?到了夏天的末期天氣還是如此燦爛依舊。兩人才剛抵達人界不過幾分鐘而已,額頭上已經開始沁出些許的汗水。


「曦夏這傢伙的活力可真是用不完。這是要從頭熱到尾嗎?」修爾開口的同時隨手施了點小術法降低兩人身邊周遭的溫度,才覺得有些涼意。

「但聽聞從兩天前到昨天為止人界剛好颱風來襲,今天才又恢復大好天氣。」酪德被太陽曬的不得不瞇起雙眼。就算習慣了天上殿的亮白世界,來到人界後對於那高掛上空的大太陽還是無法免疫。

修爾挑了眉,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邁開大步伐,催促著酪德跟上腳步,爭取早點走到四季殿避暑。


做好了四季殿訪客的SOP流程,兩人在四季殿管家─滄爵的引導下直達了四季殿後殿的四神住處。平常就連四季殿員工都鮮少走來,只屬於四神們的私人空間也只有在殿主人同意的情況下才准許進入。

最先印入眼簾的,是位於正中央的歐式涼亭,涼亭柱上由常春藤藤蔓纏繞為底,再加上些許的黃玫瑰點綴。花兒像是精心安排過生長位置,朵朵都能曬到充足的陽光,可以想到是出自於誰的操作。歐式涼亭後面有著四棟截然不同的建築,那是四神們自己的居所兼辦公場所。每棟房子二樓中間再由走廊串聯起來,方便四神之間相互的往來。


滄爵領著兩人來到了位於柳春和曦夏住所中間的涼亭就坐休息。雖然鄰近夏末,池子裡的荷花卻依舊盛開,若有似無的淡淡的荷花香隨著微風撲鼻而來,倒也讓悶熱的情緒沉澱許多。

「春殿下和夏殿下一早外出去處理這幾日颱風的殘局了。目前已經在返程的路上,夏殿下出門前交代讓兩位大人在這稍作休息等候。」滄爵交代完殿主人消息後,微微欠身。「那麼,就不打擾兩位的休息了。」接著轉身走出了涼亭。


直到那抹黑色身影消失在兩人視線後,修爾才放下了上位者的氣勢,肩頭也不再緊繃,顯得稍微輕鬆了些。他們並未因此而開始交談起來,而是人在此處心早已不在。身為老師的酪德此時心裡想著的是新的一批天使孩子們的教育方針,以及備課內容;而修爾則是右手撐著臉頰,像是也在思考著什麼。直到涼亭裡來了個不速之客。


一隻身手靈敏的棕色小松鼠沿著涼亭的圍欄闖了進來。見到有人在這倒也不怕生,甚至停在他們的面前稍作休息。小巧玲瓏的面孔配上那閃閃有光的雙眼,以及那蓬鬆柔軟的美麗尾巴,任誰都不免會心一笑。

修爾伸出食指,輕撫摸了小松鼠的頭。「小傢伙,找食物找到這來了嗎?」

小松鼠的尾巴左右搖晃,看著很是享受。酪德從口袋中拿出了植物的果實,小松鼠的注意力立刻黏在了果實的身上。


只見酪德將果實放在離小松鼠有點小距離的地方,原本毫無表情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的溫柔。

「見面禮,給你的。」像是聽懂酪德說話,小松鼠頻繁地在酪德和果子之間來回掃看。最後上前抱住了果子,開心的樣子更是讓酪得臉上笑意又加深了些,接連又從口袋拿出了幾個果子送給了眼前這個小傢伙。

一旁的修爾看到這畫面不禁調侃了句:「酪德你其實是食物供應商吧?剛剛隨手的果子還能撿那麼多嗎?」

察覺自己有些失態的酪德輕咳了一聲,方才的溫柔一消而散。「路上看著好看隨手撿的罷了,本來想做點花環掛飾掛在房門外。」

享受完修爾的頂級按摩服務又從酪德那收穫了不少過冬的食物,小松鼠向兩人吱吱幾聲,聊表感謝後,便蹦蹦跳跳的離開涼亭。


「考慮一下對新的銜接班小天使們再多點溫柔?每天看到他們都是人手一本書猛讀。我都以為他們是要準備高中的升學考。」修爾全程右手撐頰看著酪德和小松鼠的互動,不由得好奇要是天使們看到他們的嚴肅導師也有這麼柔情的一面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

酪德對此不置可否,並不打算正面回應這位慈父提出的問題。會不會真的有所更換,大概也得等到之後的學生評量了。


再後來,總算盼到了春夏神回來的身影,修爾和酪德連忙站了起來。柳春在不遠處向修爾和酪德視線相交、輕點了頭表示歡迎後,提前左拐往自己的獨院走去。曦夏則是朝他們這邊走來,他雙手交叉擺在後腦勺:「抱歉啊老頭,讓你們等那麼久。都怪柳春太龜毛,一下這邊不好一下那裡不行的。」語氣絲毫沒有語句說的抱歉意味,似乎也知道對方並不會怪罪他。


柳春在進門前給不忘揭穿曦夏,順便給了他一記白眼:「明明是你在回程的時候突然喊著想吃仙草冰就直接拉著我進去店裡。」說完直接關上門杜絕一切回應。

「話別說一半,我可沒在那裡吃,還特地買回來分給大家呢!」不管對方聽不聽得見,曦夏還是反駁了句。

走進涼亭的曦夏發現了桌上擺著的水果籃,本來還有點不明所以。是腦子接受到酪德真心誠意的道歉想法才了然。


「哦,是替上個月納緋的事情正式道歉嗎?你們這樣真的很像家長替熊孩子來道歉欸哈哈哈,還特地準備賠禮過來。」

「前陣子天上殿事務比較繁忙,直到最近才能抽空前來四季殿給夏殿下您賠罪,還請您見諒。」

「哎,沒事!酪德你太客氣了,那都是小事情。你們不急著回去的話我讓黎黎給你們做碗刨冰吃?保證吃完清涼萬分!」


直到此時修爾才恍然大悟,原來被酪德抓下來的原因是為了替納緋上個月弄髒曦夏泳池賠禮道歉啊?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