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起源故事】個人番外故事集

2022-03-08

01-領帶

那是一個灰濛濛的早晨、憂鬱星期一的心情寫照。

豔陽與藍天是為了早睡早起的健康人們所精心準備的禮物,可惜夜貓子從不吃這一套。雖不及晴天來得討喜,帶有一絲哀愁的天空卻也別有一番風味;內斂、摻雜著一些成年人專屬的愚蠢牢騷。他們可以將不美麗的心情順理成章地怪罪在陰天頭上、試圖掩飾自己是個可憐上班族的事實。

「唉、好不想起床喔.....。」出社會第十個年頭的肺腑之言,乍聽之下顯得有些窩囊。遺憾的是,新工作第一天根本沒有任何請假的理由與藉口。揉了揉惺忪雙眼,隨之而來的是無奈的呵欠聲。刷牙、洗臉、隨性地梳理那一頭鐵灰色的自然捲,最後以馬卡髮油簡單收尾。

將儀容打理整齊是基本禮貌,一個不爭的事實,同時又有那麼些冠冕堂皇。不過是為了能夠隨時將自己維持在最佳狀態罷了。譬如通勤路上會經過的櫥窗、露天咖啡廳桌上的玻璃杯、地上的水灘,皆會映上自個兒的容顏。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理由──

為了讓心儀對象留下完美印象。


「這條領帶很適合你,恭喜你找到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一、二、三、四、五、六、七.....。在繫上領帶之前,由頸部到腰部、每一顆扣子與扣洞都必須緊緊地擁抱彼此,直到下班的鐘聲響起前,不得分離。


「我真的可以收下嗎?這個很貴吧。」

「收下吧,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
「謝謝你......。」
「別客氣。」 

平穩的笑容令人感到安心無比每逢迎來新工作的第一天,亞瑟往往會繫上這條含有特殊意義的領帶,增加一點生活上的儀式感。30%的酸、10%的甜,以及60%的苦澀。即使回憶不總是美好,卻不曾後悔自己所下的決定與選擇,也許吧。望著鏡中的自己,30歲;一個轉換跑道也不嫌太遲的年紀,可惜世間卻不這麼認為。「你都已經30歲了,就不要再換工作了吧!」

「唉呦!你就跟隔壁村的的芙卡結婚啊。她們家裡開麵包店,入贅繼承不就好了?」
「國家考試很難的!不要浪費時間啦。」


面對一連串的質疑,即使感到不悅,為配合懶惰與怕麻煩個性,臉上總是盡量維持尷尬又不失禮的微笑。易怒的脾氣也隨著各種不同的職場環境漸漸地變得圓滑。

有一定程度的社會化是好事,卻不想捨棄最真實的自己。就這樣在兩端不斷地徘徊、永遠沒有停止的一天。


02-旅程


「開往四季車站的513號班次即將發車,請加快您的腳步!!」
尋著聲音的主人,亞瑟迅速穿過重重人群;左左右、右右左、最後是上下。
大概就與持有武器的犯人對峙時差不多的閃躲技巧。
「開往四季車站的513號班次即將發車,請加ーー快您的腳步!」


只見臉上佈滿皺紋的站務員不動聲色地將帽沿輕輕壓下、以掩飾因破音而帶來的一臉尷尬。
發車的前五分鐘,順利搭上前往四季神殿的始發班次。不只車站大廳,車廂之中同樣人滿為患。座位上方的行李置物架再也沒有一丁點空間容得下亞瑟的大型皮箱;只能輕輕嘆一口氣,同時以眼角餘光快速掃過周圍,希望有乘客能注意到他所面臨的窘境。


「先生,若不介意行李被壓到的話,您可以把皮箱放在我的黑色包包下方。」餘光戰術立即奏效,令亞瑟感到些許訝異;甚至合理懷疑對方操有讀心術。男子將右手指向座位上方的置物架、靠近右側的黑色皮製大波士頓包。


「可以嗎?謝謝你。」
「當然,請。」


向男子點頭示意後,為自己的行囊找到了得以暫時安頓的位置。不論人或是物品,都需要一個舒適的歸屬。

哐當、哐當
哐當、哐當

沿路上的風景並不是特別地漂亮。鄰座的好心先生肯定早就知道這件事情,因此在發車後的五分鐘便開始呼呼大睡。小嬰兒淒厲的哭鬧、老太太喝水嗆到的咳嗽聲、又或者是小倆口那無聊又甜蜜的鬥嘴,對於任何吵鬧皆不為所動,男子睡得可沉了。

從小母親便教導「一直盯著人家的臉是很沒禮貌的行為」。
此時此刻,諄諄教誨終究敗在好奇心底下。
從183公分身高的視角出發,由頸部帶領著頭部、連動下顎與雙頰、再來才是眼部與眼球。
男子蜷曲的睡姿使得亞瑟無從判斷其原本的身高;蓬鬆粗糙,微微捲曲的的黑色的短髮、與白皙肌膚頗為相襯的濃密眼睫毛、鼻樑上方有一顆不明顯的痣、厚而偏寬的嘴唇在臉部的配置上達到一個絕妙的平衡。


然而,長相並非重點,重要的是隱藏在風衣之下、若隱若現那套似曾相似的制服。
「啊!這套制服是──」


嘰──── ────
火車突如其來的緊急煞車,震醒了熟睡的男子、也搖醒了被好奇心所控制的亞瑟。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