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神秘工廠

2022-11-16

午間約兩三點的天空飄起毛毛小雨,卻又亮著大太陽,為室內帶來點濕黏的氣息。

幸好四季殿大廳十分寬敞通透,除了暴雨、暴雪與颱風天會關上門窗,其餘時間會開著窗戶,陽光透進,霉氣消散。

今日四季殿暫緩信徒供奉,正好讓眾員工們好好整理環境,整天辛勞的管家滄爵終於打掃完平時人潮擁擠現在卻空蕩蕩的大殿,仰頭一望,那高掛在廳堂牆上的節氣曆顯示著日子,已經過了小滿,看來是趨近初夏,天也越漸悶熱,兩神的情緒都反應在天氣變化中,只是他不知是誰心情差地下起了雨、誰又有精神地閃著陽光。


昨晚柳春與曦夏沒有回四季殿。

雖有透過通訊傳達給滄爵要外宿,但未聽到目前調查的進度,讓他還是有些擔心兩位殿下未歸。除此之外,冽冬殿下今日也領著警備隊一早就出發調查,不知道三位是否都有調查到明朗的線索,滄爵整日打掃的心思仍掛念著他們。


身為四季殿管家的他,其實並不會全知道目前四位殿主處理什麼任務,畢竟天上天下的大大小小事情,都有他們需要幫忙的地方,雖他已在四季殿工作十年有餘,他不知道的事仍然比知道的多。

除了警備隊常常會支援人間危機事件的調查外,其他員工最重要的其實還是維持四季殿的運營,以至於就算現在滄爵有些擔心憂慮,他仍好好的顧著這兒,期待今夜能盼回大家。


「滄爵前輩,你也來領下午茶嗎?廚師前輩蒸了包子喔。」

在滄爵於儲藏間放好打掃工具後,在前往廚房的路途上,碰上去年才入職四季殿的年輕櫃檯人員月藥。手上拿著幾個熱騰騰的肉包,臉上卻還沾著打掃時碰髒的灰。

「月藥打掃的很認真呢,我也去拿些點心。」

滄爵伸手用隨身手帕為他蹭掉那些髒污,看著年輕力壯的小夥鄭重的與自己道謝後離去。


這位新人月藥雖入職沒多久,但由於十分熱血積極,學習能力也不差,讓滄爵有種那時自己初來到四季殿的既視感。

曾幾何時,日子過得飛快,他幾乎成了四季殿的大前輩之一。也因為管家的職位與身分,照應大家也成了他的主要工作,除了各部門的員工,當然也包括新來乍到的魔王殿靈媒先生。

滄爵在會議那天後送宵夜時,不小心聽見了曦夏在與柳春談論關於魔王殿,那是一個普通人類可能不會在課堂上學習到的內容,好像關於危機、又好像提及幾十年前的魔亂。

總而言之,一位非人類待在四季殿並非一個正常的狀態,讓滄爵自發的想偶爾去注意關懷一下他,順帶為忙碌的四季之神觀察留意他的行蹤,於是他決定為各辦公室送點心包子,包含那在偏殿的客用書房。


以他這兩天的觀察,靈媒們的工作時間大約於傍晚開始,但通常六根會在下午約兩三點起床洗潄,然後接收成堆來自魔王殿的文書工作,最後待夜深才外出執行任務,除了滄爵定期送來的餐點,怕是都沒有自主進食。雖然食物對祂們來說並不是營養來源,不吃也不會再死亡一次,但滄爵基於人道思維,還是無法放著不管。

只是今日從那靜謐的書房中,傳來轟隆隆的對話聲,聽起來似乎從遠端傳來的男孩子聲音,因為音訊不佳,所以沒有到非常清楚。只是走到房門前就停下腳步的滄爵豎耳一聽,止住了敲門的念想。


「快了吧?但前輩你到底為何不自己調查。」

「唉這你就不懂了。這樣分明不是更快嗎?現在魔王殿哪來的鬼力去搞這些。」

「說穿了不就是想翹班嗎前輩。」

「怎麼這樣說呢,我這幾天可是也有找到些蛛絲馬跡的,畢竟你也知道魔王大人他......」

「算了,前輩我把這幾天的紀錄都傳給你了,我等等要出門了。」

「喔也對,趁他們不在得快點調查,掰。」


他倆的對話聽得滄爵一頭霧水,卻還是皺緊眉頭把內容記下。

雖然不知道到底魔王殿靈媒與電話那頭的同事在討論何事,但似乎是一件要趁四季神不在時才能進行的調查任務,因此讓敏感度高的管家有些警覺,大約停在門口半晌,才在通話結束後敲了敲門並馬上推開,「靈媒先生下午好,要來些點心嗎?」


聽到敲門聲還沒反應過來的六根,倒是沒有一般人預期會有的大反應,只是坐在書桌前方抬頭見來人是誰,沒帶太多表情的向滄爵點頭致意,「謝謝管家先生,我不需要。」

說禮貌倒也不算特別有禮,語句之中略少了一些客氣。

滄爵也並非想予以壓力,沒特別說些什麼,回了一個微笑便退出客室。


邊離開邊回想方才房內的狀況,六根整潔的辦公檯面,讓有些潔癖的滄爵覺得尚可接受,準備外出攜帶的符紙應該為魔王殿特有的武器,這或許還是滄爵第一次那麼近看這種帶有魔力,或是應該說是靈力的用品,雖然身為人類的他並不能感受到它的力量,但覺得挺特別的。


準備繼續往警備隊們訓練的地方送點心的滄爵,邊繞過總是被柳春殿下照顧妥當的花圃,邊望向遠端的天際,不知何時烏雲已經散去,午後的淡光透過雲朵螫著他的眼,令人忍不住瞇起眼睛,卻因為四季之神似乎漸佳的心情寫照而心情輕鬆許多。

他決定先不多做預想,等待殿下們回歸四季殿再向上呈報吧。



「冬!好想你!」

「你小聲點!」


經歷了整晚被柳春抓著研討植物的曦夏,終於在隔日中午於他們下榻的村落遇到了帶了整隊警備隊的冽冬,明明沒有分開多久,浮誇的夏之神仍然在火眼金睛之下,立刻看到遠處的對方,直接飛著撲抱過去,完全無視一臉尷尬的警備隊員們和一臉想殺了他的柳春。


經過這段調查,兩方人馬都鎖定到了同個地區,互相交換情報後,才得知背後勢力似乎跟有威脅性的黑道有關。但以警備隊的資料整理來看,自從每年定期有在調查與圍剿黑幫過後,近兩年已經沒有什麼地方勢力的大型幫派了,也可能是質問的對象們對於兇神惡煞的傢伙都以為是黑幫。

「切小指這種事情小混混也可以做嘛,反正重點就是抓看看背後有沒有人操控囉?」

曦夏領著大家朝他倆搜查過後離他們最近的食品工廠前進,浩浩蕩蕩的隊伍堪比有出征之勢,讓經過的人民們都在猜測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春夏冬三神同時出門警調,看起來很不尋常。


「但我總覺得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擅長運用神力感知未來的冽冬,總覺得有點心頭空空的,就好像他們這回似乎不會多順利。

看見冽冬神色異常,曦夏伸手揉了揉對方淡藍色的髮絲,笑得燦爛,「別擔心,我們三個都在呢,大不了繼續調查下去,不會讓惡人逃過一劫的。」

「嗯。」

親暱的對話與自家長官沒有攻擊性的回應,讓警備隊的隊員們真心希望以後外出值勤都能有曦夏在,至少在偵訊的過程中,不會被要凍死人的寒霜波及。


隨著地毯式搜查,一行人終於抵達了一個靠近森林邊境的工廠,外頭杳無人煙,靜得不似一般的食品工廠,連建築外頭都林蔓孳生,讓柳春覺得有些不妙。

「......該不會空了吧?」

原本他就跟曦夏說不要大張旗鼓的搜查,若有風吹草動讓原先要抓的對象逃跑了,他們不知道還要從哪裡再繼續調查起。

倒是冽冬一臉冷靜,似乎有預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抽起腰間的鞭子,大力揮動砸壞那工廠大門上的鐵鎖,隨著鎖頭掉落極大的喀擦聲,和曦夏配合的踹開工廠的大鐵門,冽冬一聲令下,「搜。」


裏頭是很合理的食品工廠樣子,有些幽暗,但廣大的空間仍好幾台製飲品的機器,只是略帶一絲陳舊,空氣中還帶點腐味,讓柳春不禁皺起眉頭,曦夏甚至乾嘔了一聲。

「這味道。」

「嘔......跟那個果子一樣,沒有錯了。」

怨力濃厚的地方不太適合人類久待,因此冽冬也命令大夥們把防護面罩戴上再繼續搜查,只是他總覺得不太對勁,分明應該要有......


「夏,你有感應到什麼嗎?」

「等等啊。」

他閉上眼睛試圖搜尋這裡是否有工廠的人,因為過重的怨力味道和過多的警備隊人員存在,導致他聆聽探索心聲的能力,稍微有些難以辨析此處是否有異樣。

曦夏邊在整棟建築中環飛,邊透過柳春運用植物藤蔓點亮的光芒尋找人跡。


夏之神曦夏除了高強的戰力之外,最特殊的神力即是洞察人心。

可以感應到四季神以外的人民心聲,隨著他人與自己交心的程度,便可以從基層的情緒、深入至人心最深層的想法、慾望甚至是曾既有的回憶片段。

通常在尋人時,曦夏只要抓住空間中細微的異樣情緒,便能迅速發現對方的所在位置,跟他平時敏銳的觀察與探索能力也有所相關。


刻意探索心聲是一件有點惱人的事情。

曦夏的腦海中會短暫的放大所有同一空間的心聲,無論是哪些警備隊員們內心的小事,都會充斥到他的腦海中,就有點像突然有許多的聲音訊息灌入,有時也像在逼迫你看一個個不想看的置入型廣告畫面,非常吵雜。


『夏殿下一直飛來飛去欸,好想會飛喔,這樣上班就不會遲到了。』

『冬殿下跟夏殿下到底有沒有在一起阿?』

『好餓,午餐吃好少......』


一堆有的沒的沒用資訊,總是讓曦夏無奈警備隊的傢伙們到底整天腦子都裝些什麼呢,但也幸虧曦夏屬於那種不太會記得瑣事的個性,通常只有在聽見心聲的當下覺得很吵,後續不太會記得人們講了些什麼。


『走開。』


終於在他抵達工廠二層樓的某扇門外時,聽見了異樣的心聲。

想都沒想就運用空氣壓力捏緊門板後甩開,一進去就發現窩在床鋪上的一個男人,大約看起來也是四五十歲的中年,面色慘白搓著自己的手,衣衫不整之外,空間的東西也凌亂不堪,就宛如被人洗劫過一番。

「你是負責人?」

曦夏蹙起眉頭,問句一落,那人原本失焦的眼神終於落在自己身上,頓時爆出淚水,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抓住眼前宛如救世主的夏之神,「夏殿下⋯⋯我真的⋯⋯」

「冷靜點。」

似乎是在發現來人是四季神與警備隊之後,那男人的心聲就宛如爆炸般展開,轟得曦夏太陽穴發疼,要好好釐清一下這些資訊,邊安撫對方邊把那人拖到工廠一樓跟柳春與冽冬碰頭。



若曦夏能加入警備隊一起偵訊嫌疑犯,大概許多難解案件都能瞬間破解吧?

柳春邊這樣想著,邊看曦夏口沫橫飛的講著剛剛自己讀到的資訊,和那個似乎有些精神異常的男人被警備隊員安撫著情緒。


真相透過男人的心聲與回憶,越漸透徹與清晰。

大約是從上次大型風災過後,整個村莊的水果產量都降低,身為食品加工業的他也面臨供應不足的困境,那時也不知道去了哪兒的市集,聽見有小道消息說山上有新品種的芒果可以開發,因此他便偷偷的前往山上趁尚未有人發現時開採並製成芒果汁產品流通市面。

只是不知道哪來的黑道勢力,發現他的芒果汁越賣越好,還有山上那塊地也被發現,開始威嚇他把貨源以及產品鏈交給他們行銷,利潤也幾乎全被黑道佔去了。


「還真的有地下的黑道勢力啊?」

「......警備隊會再清查。」

柳春見冽冬似乎神色凝重,也拍了拍他的肩,「沒事,我只是提問,本來就有許多治安死角,我們又不見得能全面顧及。」


「我只是很好奇,為何黑道知道我們在查這款飲料,還能躲的那麼嚴實?」

曦夏知道這傢伙的心聲肯定不會有任何隱藏的線索,若有多更多關於黑道那些人相關的事情就好了。但可惜再怎麼深入探索,曦夏還是只能了解到這些部分。

「除了他還有其他再製造的廠家嗎?」

「沒了,本來就是被黑道強制壟斷的產品,我想也不會給別家去做了。」

柳春撐著下巴思考了半晌後,做出了結論,「好,那夏你等等帶冬和一半的警備隊去山上那塊封鎖區域,把我們簡單用的封鎖再處理得更好一點,也順便發公告讓附近的村落禁止上吱吱山。後續我會寫公文上天上殿讓聖父派人下來進行淨化術,還有讓六根聯繫魔王殿來回收殘存靈體,我看那個樣子可能要處理很久。」

曦夏點點頭,畢竟那塊怨力如此集中且濃厚,不確定是否會用其他的方式影響到人民。


「另一半警備隊們把所有工廠的殘存芒果汁貨源都整理好運回四季殿,還有這位與探索到的證物也別落了。我先回四季殿找秋。」

曦夏見柳春交代完畢就騰空準備飛出工廠,疑惑得大聲問道,「嗯?為啥?喂!講完再走啊!」

柳春卻沒有回應就快速離開,讓曦夏翻了一個大白眼,真不知道這工作狂到底又在想啥。

冽冬沉默了一下便想通柳春要幹嘛去,拉了拉曦夏的衣襬,讓他別氣了。至少現在事情稍微有點頭緒,只能先把手頭上能做的做完,「他們應該能在我們回去前把事情解決的。」


曦夏雙手撐在腦袋瓜後方,偷偷瞄了一眼拉著自己衣服的冽冬,內心一陣竊喜。

終於脫離了柳春大魔王,可以和冽冬一起執行任務了,真是心情豁然開朗!

「嗯呢,我大概知道他回去幹嘛了。」

雖然他有猜到柳春是要回去處理後續的許多聯繫工作和掃蕩市面上的芒果汁,但他還是隨口開了個玩笑:「一定是太久沒見阿秋了!工作完就立刻回歸家裏,妻管嚴阿!」


「笨蛋,怎麼可能是這個原因!」

原本表情一直很凝重的冽冬,終於因為曦夏的話舒緩了緊皺的眉頭,似乎稍微卸下一些調查案件的緊張。


冽冬看著對方的笑顏,和他倆身後已逐漸散去水氣、過分晴朗的夕陽餘暉,也淡淡地掛上一個不易注意到的笑容。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