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樂意之至

2022-01-22

尷尬的氛圍瀰漫在他們之間。

曦夏並沒有再講話,而是感知了他們的情緒與心聲。

他身為夏之神的特殊能力其一,就是能夠感應他人情緒狀況、心裡想法,以利做出正確判斷並給予他人對於感情、人際、關係的正確引導,這個能力也讓曦夏在處理事情時能更高速的評估如何應對,並能試探他人是否抱有敵意。


確實有點意外的是,眼前這個叫六根的靈媒,絲毫不帶一點敵意,而是內心情緒滿滿的厭世。

他仔細的再看了看,嗯,深沉的黑眼圈、慘白的面色、似乎有點沒有好好打理的髮絲、咖啡因缺乏的眼神,頓時曦夏就明白了。


「阿、今天大會議室沒人,看來不用去我的辦公室囉,走了走了各位,再不走想延長加班時間嗎哈哈?」


原以為夏之神開始有點火大的眾人頓時愣住,亞奈本還想似乎今天會議有機率不順利,沒想到曦夏意外沒有怎麼刁難,甚至還提到了他們今天是加班這件事情。

六根思考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看來有什麼情緒是藏不過眼前的夏之神的,雖然身為魔王殿靈媒,但多少都還是有聽聞過四季殿四位神祉的能力,曦夏的高度感知和推測力,總是能讓大多數人無法在他面前隱藏情緒和秘密,看來應該是被看出來了。


沒錯,六根已經大約加班三天了,就為了今天這件要跟四季殿討論的事情。

曦夏的邏輯方向是正確的,通常靈媒的工作時間應該與淵的白天相反,在晚上出沒收集靈體較為方便,而差使也大約是下午近落日的時間才會開始至各殿傳送公文與消息。

今天會這個時間點前來,怕是直接從昨日便加班到現在直接過來四季殿,看來應該真的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態吧。


隨著曦夏喚來了滄爵協助顧大殿,後帶著眾人前往會議室,四神也依序的抵達,寬敞又明亮的會議室中透著明耀的光線,跟魔王殿的工作環境完全不同,令算是第一次進四季殿會議室的六根有點感到過於閃亮,畢竟他是妥妥的夜行生物。


簡單的帶眾人互相打招呼,曦夏選擇了一個接近會議中心,但是位於側邊的方位坐下。

「春,給你主持囉。」

「行。」

柳春看著眾人坐定,也不拐彎抹角,「感謝三位特地前來四季殿,雖然在公文上沒有提及今天要討論的為何事,但基於互助互信的立場,我們四神今天全員參與,也就麻煩您們告知此次危機事件或狀況的詳情,若有需求,四季殿必定會予以協助。」


身為四季殿默認首腦的柳春一貫風度給予大伙友善的笑容,雖然他心裡總認為魔王殿會派三名人員前來四季殿存在著很大的疑慮,但仍然優先釋出善意。


「謝謝柳春殿下。事情是這樣的,近期魔王殿回收靈體的統計報表上呈現的數值非常怪異,相較於往年同期,我們今年收取的靈體數量暴增非常多,而且大多數都是需贖罪的靈,很少前往天上殿的靈體比例。」

六根雖然是三人之中看起來最沉默的,但反倒是他先拿出自己統整的數值報告,亞奈則在一旁使用自己的水晶球投射數據長條圖於會議桌中央,閃著螢光的圖整理清晰,一看就知道今年度同時期的數值真的高的過於怪異。


「雖然我們這邊有跟天上殿聯繫過,但因為他們近期安排很多累積的轉世審判,所以目前還沒給我們詳細的報表,我們無法確定他們那邊捉捕的靈體是否也增加,但就以近期移交來魔王殿的靈體數量也是有偏多。」


「簡單來說,就是淵最近死了很多人,而且多的誇張,這個意思嗎?」

「沒錯,正是曦夏殿下所說的。」

亞奈肯定了曦夏。雖然說不是個喜歡開會的人,但對跟信徒直接攸關的事情就會變得很認真,曦夏直截了當的把什麼報表啦數值啦這種讓人混亂的詞,換成正常人比較能懂的話,但顯然有點太過直接,坐在他身旁的冽冬皺起眉頭槌了一下他的肚子,皺起眉頭。

但魔王殿的三人對這樣的講法不太介意,畢竟他們可是跟鬼工作的,這些話都只是上班怎麼講好聽比較罷了。


六根再更詳細的與眾神解釋報告上數值明顯異常的幾處,以及他觀察發現現況可能某種程度的有讓本來預定會晚幾年才會往生的人,都提早了。

「懷疑是否有外力影響,而非自然的變化,是合理的推斷沒錯。」

柳春翻閱著書寫清晰的報告書,挑了挑眉。

他其實有些沒預料到魔王殿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前往尋找四神協助,首先掌管生死投胎一直都是天上殿與魔王殿互相協調去處理,除非是辨明不清靈體要派往哪裡或是奇怪的案件,否則很少會讓四季殿插手處理。且以正常思維來說,魔王殿也無需去管到底「為什麼」死了太多人,只需要好好把死者後續的贖罪、轉生安排即可,因此這點他還是帶點疑慮的,不知道對方真正來告知這件事情想要得到的是什麼,是新任魔王的做事風格那麼貼心?亦或是他們在這件事情之中,帶有對魔王殿背後的其他影響?

但先排除這些疑慮,還是有些事情要先釐清。


「秋,在你看來,有可能是潛在的疫病問題嗎?」

「我最近沒有感應到一些新的,而且春天本來也不是好發季節,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喔~」

尹秋托著腮回答道,通常覺得會議很無聊的他,不知道為何今天很認真的盯著會議中的投影長條圖看。


「那冬你最近警備隊那邊如何,有什麼異常嗎?」

「沒有重大的事件發生,近期倒不如說都很安份。」

冽冬翻閱著筆記本,檢閱了一下這一兩個月的案件,看起來都不是太大的事件。


「夏那你......」

「我有個推測你們聽聽。」

「請說。」

以曦夏最常和人民接觸的角度,柳春有在猜他會有點想法跟線索,而前者不負期待,也確實好像有點看法。


「剛剛六根不是說原本可能晚幾年才要往生的人都提早走了,正常來說預生死簿如果是自然情況下不會變動嘛,除非是有力量介入才會有影響。」

預生死簿是一個存放在三殿各一本的神器,會詳盡書寫淵人民的生辰與往生區間,大約可以預判近兩至五年壽命將近的人。除非是有神祉的神力介入,或者是一些其他的力量,如:冤魂的怨力、成魔的魔力......等等,否則正常來說已經預判的壽命不會變動。


「對,我在書寫報告時一一確認這些靈體的預生死簿紀錄,比較多是將死之人,少數是尚未進入預生死簿的人。」

六根點頭回答,也應證自己確實有一一核對才會肯定的說出這個結論。

「所以我有個假設:這件事情源頭應該可以導向到異常力量干預生死,而且鎖定的目標是免疫力低下的族群。」


「喔?夏殿下此話怎講?」

被曦夏推論引起了點興趣的凝燿終於在會議進行許久後發言。

「最近我認識的幾個有慢性病的老人家都往生了,但其實以我當下的理解會覺得是慢性病久了,其實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他們家人也太多都是這樣的反應,所以不會特別去注意為什麼過世。又或是說,可能過世的原因太多了,也會往他們覺得理所當然的方向去歸納。」

「但如果串聯起來想,你們不覺得就是正好因為是這樣的族群,所以淵這邊才沒有任何反應或異常嗎?照理來講,真的突然有什麼危機讓信徒們大量死亡,我們一定會知道的,但這不是在魔王殿今天跟我們報告這件事之前都沒有任何徵兆嘛!」

「也能映證剛剛六根說的多數是預生死簿上已有將死之人,但也有少數人不是,我在猜是不是免疫力低下的其他少數人這樣!」

曦夏超認真的提出自己的論點,儼然一副曦夏洛克·福爾摩斯大偵探的樣子,大家都有些訝異卻認同,這個方向的推論十分合理。柳春甚至有點懷疑他今天是嗑了什麼,感覺好像腦袋變好了。


「我覺得對欸!阿曦真的很常到處亂晃,前幾天他都有跟我說哪些阿公阿嬤過世欸!」

「對吧對吧!」

尹秋也認可的附議,舉起手晃來晃去。雖然不知道說曦夏到處亂晃是稱讚還是爆料就是了。

「魔王殿的各位有覺得是這個方向嗎?」

柳春見魔王殿三位都沒回應,拋出了問題,也想順便探探他們此次前來的真正需求與目的。


「確實這是一個很有機率的方向,很感謝夏殿下!我們魔王殿在討論的時候還沒那麼深度去探討這點,因為最近光是處理靈體回收整個魔王殿都亂了,我們這次前來也是昨天花很多時間整理現況,就立刻過來跟四季殿報告這件事情,只希望可以快點解決。」

不然我們要爆肝了。六根聽著亞奈客氣的回應,但在自己心聲補上一句。


柳春推敲了一下話語間的意思,他在想應該來找四季殿有很大原因是因為魔王殿工作量負荷過重,向外求援應該會是解決現況最快速的方法,而比起天上殿,四季殿直接位於淵,肯定是最有效率的。


「好,那大家攤開來把話說明白吧,你們想要四季殿怎麼幫忙?」

總不可能只是單純來跟四神報告這件事那麼簡單,曦夏不等柳春斟酌字句,決定把話題直搗黃龍。冽冬都在一旁為他感到過於直白,有些尷尬的瞪著他。


「既然夏殿下都這麼說了,我就不避諱。」

六根也是挺腦筋直,「我們有兩個需求:第一個是想請冽冬殿下的警備隊協助找到此次問題的來源,若有您們警備隊在淵的調查,一定比我們在魔王殿忙得要死還要找線索來得快。」


柳春點了點頭,「行,這點就算魔王殿不拜託我也會請冬安排的,因為這也影響到淵的安全問題。倒是......」

他瞥了一眼直勾勾盯著自己看的曦夏,好像似乎能在他眼神中讀出點什麼,「也讓夏和冬一起去處理吧,應該會快速很多。」

曦夏整個人嘴角都揚起了,他確實很想處理這件事,特別是還可以增加自己跟冽冬相處的機會,一石二鳥,柳春讚。


「感謝春殿下,第二個需求是我們想在四季殿設個魔王殿分部,因為近期真的太多案件需求,我們需要有人隨時在淵待命聯繫,目前應該會由六根暫時外派過來。」

亞奈委婉地說出,但這個要求還是讓四神都睜大眼睛。


哪裡還有設分殿的道理?

使神和差使每天都在淵上上下下跑來跑去傳送資訊跟資料了,魔王殿也有聯繫通訊的魔器啊!曦夏無法掩飾自己困惑的問號臉,柳春倒沒有表現的那麼明顯,只是在內心也非常疑惑,「呃,在我們還沒答應之前先決定要外派誰確實是真的很⋯⋯超前部署。」

把話語修飾的稍微聽起來禮貌點,但其實柳春覺得魔王殿這樣一個操作有些不太禮貌,怎麼會人家都還沒答應就感覺好像安排好了一樣呢?


「先說,淵的作息跟魔王殿天差地別,我不覺得外派一個靈媒在四季殿設你們所謂的分殿,對於事情處理的效率有多大的幫助。」

曦夏可沒有柳春那麼溫婉,語意中所含帶的不同意意味已經足夠明顯。


「確實⋯⋯這也是我們沒有想那麼周全,但主要還是魔皇大人提出希望至少有個人力在淵,可以隨時回報事件處理的進度⋯⋯」

亞奈顯來有些尷尬,好像不小心因為魔皇大人的我提案讓會議氣氛又變得有點詭異。


「在四季殿設分殿這件事情,我不會同意。畢竟三殿有各自管轄的事情與範圍,我們也不希望各自影響到彼此的權益,在我這樣聽下來會顯得對四季神管轄的勢力範圍有些不尊重,亞奈可能要麻煩你告知新任魔皇我們的立場喔!」

柳春嚴肅的說著,對於這種可能對四季殿帶來影響的事情,他可不會給別人有任何餘地。

「但是,要處理這次的事情,我覺得您們支援人力來協助也不是壞事。四季殿有設置客用辦公室跟宿舍,每年春祭典若有天上地獄的各位沒辦法順利回去的話都會留宿,所以可以在處理期間讓六根在這邊暫居,不知道這樣的方案是否可行?」

但備案還是要有的,如果可以有靈媒的協助,在處理案件調查肯定會順利許多。


「沒問題的⋯⋯謝謝春殿下。」

「可以可以,那這段時候我也會多跑四季殿傳送消息,這部分沒問題的!」

六根跟凝燿都分別回應。

原本六根還在想如果直接被春殿下拒絕的話,就可以回去告訴魔皇大人無法外派,自己就可以減少加班的次數了,但沒想到⋯⋯還是跟加班有著悲劇般的緣分啊⋯⋯

處理完最棘手的討論後大夥們詳細的討論了接下來搜尋調查的實際規劃方向以及人力調配,決議魔王殿三人回報後,隔日晚六根再收拾行李來淵暫居,之後便隨夏冬兩神一同調查。


會議終於告一段落,總覺得後續會開始忙碌一陣子了,柳春揉了揉太陽穴。

看著手上工整且整理仔細的報告,柳春確認了一下書寫人,果真沒錯是六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亞奈跟凝燿的性格,讓他一直對魔王殿員工有不是太正經的刻板印象,他沒想到魔王殿會有這樣認真做事情的靈媒,不只認真,能力上也是個人才,能在短期內把這些所有數據整理成如此有條不紊的研討報告,也不是誰都能做到的事情。

和魔王殿缺人手一樣,四季殿近期也處於一個工作量逐漸增多,但招募不到什麼優秀人才的窘境。

阿......真想挖角。


結束會議後,尹秋蹦跳的跑去和亞奈聊天,兩個小矮子個性非常合,從亞奈剛成為靈媒時就是摯交,其實亞奈也不乏在工作閒暇之餘來四季殿真的尹秋玩耍,只是在會議上一同參與可還真的是第一次。

「奈!你的水晶球哪裡買的呀!」

「啊勒?這個是靈器,不是買的啦!」

「我覺得他可以隨身投影太方便了啦,想給會議室和我房間買一個,不然每次架投影機開會跟看電影都超麻煩!」

尹秋把玩著亞奈的水晶球,整個好像都想要去請會計編列預算添購了一般。

「哎呦,就說這是靈器,就跟冬殿下的鞭子一樣的~」

「啊~那麼獨一無二喔,真可惜。」

亞奈跟尹秋嘻嘻哈哈的邊聊邊走出會議室,其餘人也慢慢的動身離開,冽冬收拾好筆記走之前看春夏兩人好像沒有要移動的意思,默默的瞥了一眼,還是決定先離開去警備隊整理資料。

嗯,看來他們倆是還有想討論的吧。

待眾人都離開,曦夏才伸了個懶腰,「真累,一大早就那麼多事情。」

「可不是嗎?」

柳春也大概知道曦夏留在他最不愛的會議室原因是什麼,「所以你看得怎麼樣,你只有在想觀察眾人的時候才會坐這個位置吧。」

曦夏勾起嘴角,顯然自己的好兄弟不是白結交的,很懂自己的心思。


他開會坐的位置是個能夠讓自己觀察到所有人的位置,只要是重要的會議曦夏都會習慣性的坐這,比如什麼面對四季殿人事考核之類的,能讓她更清晰的去分析每個人的反應與心態。

「以目前來看,我們阻斷他們開分殿的念頭是正確的,我覺得比起厭世仔六根,亞奈跟凝燿好像在想比較多事情。」

雖然他也無法說清到底是何種感覺,但他確實能感受到在會議上這兩個人比平常的態度更加小心翼翼一些。

「你居然叫人家厭世仔⋯⋯」

柳春真是無奈,「但確實亞奈平常顯得更活潑一些,不知道是不是魔皇給他的指令讓他今天有些不自在,可能他也有感覺提分殿是個有點尷尬的事情?」

「可能吧!現在就先觀察看看囉,至少六根在我看來就是單純工作太累、不想社交的表現,沒什麼太大的敵意是真的。」

曦夏摸摸鼻子,覺得之後要跟六根合作處理事件還可以再多觀察一下這個人。

「喔然後感謝您派我去調查,柳春大人果然了解我!」

柳春看著曦夏笑的無比開心,好像不是要去調查事件一般,「整場就你在開心,最好不要給我公費談戀愛,不然你回來就知道你的公文量了。」

無奈翻了翻白眼,他可真的是每到春夏交際就特別受不了曦夏耍廢。

「幹嘛這樣~我可是去認真工作啊~」

曦夏笑嘻嘻的回應。


「比起在我眼前混,不如快去跑外勤。」柳春臉色黑的說道。


「樂意之至!」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