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歡迎來到淵

2021-11-17

「夏、曦夏,起床了。」


在睡夢中恍惚的聽到有個聲音呢喃自己的姓名,那是宛如微風、卻又帶點暖意的語調,輕輕柔柔的,令曦夏感到更加睡意襲來。散亂的銀白髮絲隨著徐風輕饒他的臉,高挺的鼻樑與精緻的五觀,襯著他被曬的釉黑的皮膚,萬年都是無袖背心配括腿褲的造型,引來周遭許多信徒女子的圍觀,連睡顏都令人著迷。與高壯精實的體態不一般,他像個孩子般聽到他人的叫喚仍想賴床。

在暖活的天氣裡,臥躺在青青草皮上,伴著陽光和小花午睡小憩再好不過了。他饒了饒臉頰,眼睛絲毫沒有要為了這聲呼喚睜開的意思。


聲音的主人顯然不如他的聲音那般溫和,看自己叫喚的人始終閉著眼不醒,他淡淡的勾起一抹微笑,伸出了纖長的食指與拇指,對躺得很是囂張的那人重重的給予一記彈額頭。


「嗷喔!」

瞬間曦夏立刻從地上彈起,睜眼看是誰那麼好膽,敢在他夏神的地盤上撒野?

定睛一看,原本要破口大罵的不雅句子全都收回嘴裡。哇,金色飄逸的長髮、微微瞇起的藍色瞳孔、四季一貫的素色的袍服,是阿這個人怎麼不敢了?這可不是......自己方才逃出他會議的四季殿大魔王-柳春嘛!他肯定敢了!


腦迴路一轉完畢,見柳春還微笑盯著自己,他立刻連現在身處何處都懶得想,轉過神就想連滾帶爬的逃之夭夭,但全天下最能克制住曦夏的神莫過於就是柳春了,臉上的笑容都絲毫沒有消失的他,反手就是一抓起了曦夏的領口,「想往哪逃?」


「沒沒沒,柳春大人饒命阿,小的只是昨晚真-的睡不好,月會又真-的太無聊,我又真-的太想睡覺了,所以才來殿外的花園小憩一會兒,真-的不是要偷懶翹班阿!」

「我看你是真-的想死吧?」

曦夏雙掌合十,笑的百般諂媚,誠懇的眼神和拖長音的語氣,可真是讓柳春更加的不悅了,捉緊了領口把曦夏拉近自己眼前。湊得過於近得臉,讓曦夏彷彿都能聽到柳春氣到氣血不順的呼氣聲,和那來自春天之神,帶有一絲潮濕味兒的陰沉之氣,滿臉的笑容後面,冒出的黑氣都快具象化了。


曦夏冷汗流雨下,不敢再多說什麼惹怒眼前的人,他可真的不知道即將換季之際的柳春大人,如果暴怒的話會做出甚麼事情。


「你知道今天是預備春天轉換夏季的月會吧?」

「知道......」

「那你也知道今年春祭典核銷我昨天才和曙弄完有多頭疼吧?」

「呃......」

「你總該知道,即將換你的季節了,該負點責任心了吧?」


曦夏面對眼前這人面帶笑容卻寒意滿滿,感到整個背脊都發涼了,他真的痛恨昨天晚上吃宵夜巧遇會計斂曙時,為何沒多跟他聊幾句,不然就會知道在喝蠻牛的他是跟春一起熬夜做核銷了阿阿阿阿阿阿!

「抱歉......是我對不起你,我反省,我回去幫你批一半今日份的公文......」思來想去曦夏還是只能低聲下氣地跟柳春道歉,躲過一時總比現在就被暴怒的春了結還好一些。


「你對不起的不是我,是即將迎接夏天,但似乎沒有好好工作的夏神的人民們。」柳春終於鬆開了曦夏的領口,倒也不是他多氣憤曦夏翹班,畢竟時常丟下工作落跑的夏神已經是人盡皆知,他只是對於近期所有繁複的瑣事都感到十分厭煩,就只有這人還在自己煩躁時,在眼皮子底下耍廢、耍白爛,這不是真的很值得讓人氣憤之事嗎?


其實此時花圃旁已經聚集了許多圍觀民眾,大家都把春夏神的吵架,當成茶餘飯後的趣事,天天在殿內、市集、大街小巷都能見到春之神柳春在抓夏之神曦夏的情景,人民見的有趣,亦喜歡看認真又溫暖的春神和陽光又親切的夏神針鋒相對,雖然到頭來曦夏似乎沒有贏過一次柳春,但人們可是都擅自八卦且關心著這兩位每天的紛紛擾擾呢!


在淵的世界中,開天闢地的領導者們分別為三個神殿的神祉-天上殿、四季殿與魔王殿,分別由天上聖父、四季神與魔皇領導與主持,這六位為淵創造了可生存的環境,爾後在世界安定下來後區分了職責:天上殿管理世人的轉生、願力實踐,位於人們觸不可及的雲端之上,由聖父統領天使與使神經營;魔王殿管理遺魂野鬼、魔物管理,位於人與天上神祉都無法輕易抵達的地獄,由魔皇帶領靈媒與差使行使職責;而春神與夏神即位於淵人間的四季殿,四位季節神祉分別為春之神-柳春、夏之神-曦夏、秋之神-尹秋以及冬之神-洌冬,負責掌管世人的大小情事以及萬物生長機能,屬於人們最易接近的神祉,也是香火最為鼎盛、最受人民愛戴的神。


對人民來說,四季神就宛如最敬重、崇拜的存在,但也是人們最依靠的對象。

和觸不可及的天上神祇與地獄來比,四季神貼近人們的生活,柳春親自陪著人們於春天來時整頓花圃,曦夏時常逛大街小巷和人民扯淡閒聊、陪孩子們玩耍、招攬更多信徒,尹秋時常分來殿內供奉香火的信徒美食,而洌冬則是總在人民有任何危機發生時盡自己的全力協助人民化險為夷。

最特別的地方是,在四季神殿除了四神外的殿內人員都是聘用優秀的人民一同經營,因此對人們來說,能有神力協助大眾、且最愛護人民的四季神們,是最受喜愛的存在。


「哇!是秋冬神欸!」

「哈哈肯定是聽到他們兩個吵的聲音了。」

在春夏兩人還在鬥嘴時,人們都開始議論紛紛,從人群裡衝出來一個身穿整齊軍裝的淡藍髮男子和走路跌跌撞撞的小矮子,直直地朝仍無法消停的兩人走去。


「柳柳不要生氣啦!大家都在看呢!會被說不溫柔的喔!」

矮矮但說起話來可一點都不小聲,尹秋推開曦夏直直撲進柳春的懷中,悄聲的說著擔憂柳春會掉粉絲的話。

「別擔心,我剛剛都笑著呢,我看是夏才會被說不懂事。」

「欸喂先生,我剛剛都跟你道歉囉!」

「......」

洌冬一語不發只是狠狠地拿著鞭子把曦夏徹底的捆了起來,看著那人掙扎不過自己的樣子,使勁也要把曦夏綁起來帶回四季殿。

「喂喂,冬、等等、手勁太強啦!」


大眾看到洌冬寒意逼人的雙眼便通通散去了,只留下四人慢慢的走回殿內,喔不,應該是三個人走著,一個被綁在後方拖行著,他還沿路直抱怨自己天殺的多討厭開會,而春秋冬當然是一概充耳不聞,只是三個人都在心裏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這種傢伙,會是我們之中信眾最多的阿????


_

好不容易開完月會了,曦夏終於把撐著自己臉的手挪開,伸了個懶腰,雖然有看到柳春撇自己的白眼,但他選擇性地忽略。


對於即將到來的夏天,他是不討厭的,只覺得有點疲憊,無論是每當到換季時期都會引起換季的兩神心神不穩定,還是即將迎接他滿滿的公文與雜事。每當四季輪替,四季殿就會換一個經營首長主要接手所有淵的事件與申冤,例如春天就會是柳春主要經營,而夏天自然就會是曦夏本人。雖然大多數的時間,被大家默認為四季殿首腦的柳春,無論四季都會協助處理許多傳遞在三神殿之間的工作就是了。

這段時間最辛苦的不免就是因柳春跟曦夏都十分心神不寧,而導致兩個人做事效率都會相較平常低落,特別是兩個人又是常常一言不合就開撕,便常惹得事務混亂。


但今天柳春最煩的其實不是這件事情,而是一封從魔王殿發來的公文。


會議結束後柳春解散了其他除了四神外的大家,「夏秋冬,你們先留下,我有重要的事要說。」


第一個皺起眉頭的當然是曦夏,月會都開那麼久了,這哥到底有完沒完?

尹秋則是毫不掩飾的直囔囔,「柳柳,我餓了,想吃下午茶!」洌冬則是把剛剛合起來的筆記本又再度打開,看向面色凝重的春。


待所有人都離開後,春才拿出一根棒棒糖跟公文,棒棒糖是給秋的,公文則是要討論的。

「我也想下班,但今天這件事真的有點重要,想跟你們討論一下。」


柳春面色凝重,眉毛微皺了一下,難掩自己的憂煩,「魔王殿發來公文說,會派差使或靈媒來四季殿與淵探訪,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與我方討論,公文上沒有確切說想前來的理由為何,只說為了確保機密不會洩漏,因此希望能前來四季殿面訪我們四神後再說要討論的事情。」


「魔王殿?最近他們不是幾個月前才剛上任新魔皇嗎?該不會是......送花籃要跟我們搞好關係?」曦夏對於不在意的事情總是腦迴路比較直。


四神與天上聖父和魔皇都是有些交情的,但和他倆不同的是,四季神沒有投胎跟轉世之權利,但聖父跟魔皇會因為退役與轉世而輪替,因此會有主領導交接的狀況發生。近期上一任魔皇突然傳出要退休的消息,四神雖覺得很突然,但也認為當初老魔皇之前為了鎮壓幾年前的魔亂耗費大半神力非常辛苦,年紀到了也該好好退位轉世,便無太過深入了解。這三個月來,新任魔皇在交接中自然沒有時間好好和其他神殿認識,四神對新任魔皇也是未知的成分居多。


「你想多了吧。」洌冬斜看了曦夏一眼,雖然知道對方心態總是很正向,但也不是這麼個萬事善良法吧?

「柳柳是說,有可能他們派差使或靈媒來是要討論對我們不好的事情嗎?」尹秋吃著棒棒糖但還是認真舉手發問。

「我在猜可能性極高,畢竟你們也應該知道地獄靈界不是一個很單純的地方,雖然歷代的魔皇都有鎮服惡念的強大心念,但若只要稍有差池,魔皇被魔物控制也是有可能的事情,無論魔王殿做任何事情都該小心。」

柳春小心慎重的提醒,雖然他明白和他們自己創建淵的魔皇上尊是一個擁有魔力、且有最慈悲心腸的祖師,但祖師也曾經在轉世前提醒四神,魔與靈界的不穩定,永遠都可能打破目前淵的勢力平衡。「所以我覺得有可能是送花籃也可能不是,兩者是都有機會的。」

「看吧?」曦夏瞥了洌冬一眼,後者只是不悅的瞇起眼睛抿嘴,這人真是無處都可以得瑟。


雖然一副不在意,但曦夏還是認真思考了半晌,「春,他有說何時會派使者過來嗎?」

「沒有,只說近期會與我們約時間。」曦夏歪了歪頭,只輕輕的哼了一聲表示了解。

他其實能理解柳春所擔心之事,身為四季神他們看過太多不同的繼任者,無論是天上殿還是魔王殿,好的劣的參差不齊,現任天上殿的聖父也是前兩年才接任的,雖然一開始不穩,但現在經營的不錯,從前也不乏有被四季神決議處理罷黜的神祇。雖然他們權力不是最大,但身為創淵的他們,有那個責任去為淵的未來負責,無論是要跟天上殿或魔王殿翻臉都一樣。


「但現在我們想這些也無濟於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把自己份內的事做好,提升自己能抵禦攻擊的神力,應該就行了吧?」曦夏認真的對柳春說。

似乎也在告訴他,別擔心,我們可是四季神。


「你最該做好你份內的事吧。」

「欸嘿,被你說中了哈哈!」

洌冬捶了一下曦夏的肚子,再看了看柳春的神色,發現似乎夏的話稍微有點舒緩他擔憂的神色了,便像是鬆了一口氣。


「好啦今天結束了,後續你們也多注意一下吧!我有消息也會跟你們說的。」

「耶,柳柳我們去吃晚餐吧!」

柳春雖然常常受不了曦夏的任性,但也總是會在這種地方被他支持的感覺,有種說不上來的安心感。

終於下班的尹秋蹦蹦蹦的就跳出了會議室,柳春也跟在後方和他一起朝著廚房走去。

洌冬則是慢慢地收拾自己的文具和筆記本,上方密密麻麻的都是他認真開會作的筆記,和曦夏比起來真的是認真許多。而曦夏則是趴在桌子上盯著洌冬的側臉看。


夕陽的光暈從會議室的落地窗灑進空間,整個染上昏黃的色調,雖然洌冬是冬天之神,但有時候曦夏也覺得他很適合溫暖的色彩,特別是暈染在他臉上時。

「你知道我今天午睡夢到什麼嗎?冬。」

「我不是很在意。」

洌冬沒有把眼神飄向身旁幾乎快倚著自己靠的男人,只是默默的收拾最後的一支筆,放進筆袋中,站起身來做勢要跟著春秋的步伐前去餐廳。

「但我還是要跟你分享。」

曦夏仍笑咪咪的跟上,自顧自得分享今天的夢境,「我今天夢到我們四個都轉世了,那是一個跟淵都不一樣的世界欸,你在那邊一樣很帥氣,我當然也是投胎成大帥哥。」

冬看似沒在聽可是把腳步放慢了一些,像是希望和對方並肩走一般。

「但春還是一樣像個老人的作息跟說話方式,在夢裡都害我快不耐煩了呢!」曦夏津津有味地說著,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揚起了嘴角,「阿阿還有,我們在轉世後的世界,是情侶喔!」夏湊到冬的耳邊輕聲說著。

而他停下了腳步,也感受到自己耳根子漸漸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別、別亂說阿!」

這大概是洌冬今天發出過最大的聲音了,自以為惡狠狠的瞪了曦夏一眼,其實在他眼中,滿是脹紅的臉跟微微噘起的嘴,暈染在雪白透亮的臉蛋上,可是他最喜歡的顏色。


「我可沒瞎掰,這真的是我夢到的阿!還有......欸欸冬等等我!」


伴隨著曦夏的大嗓門和兩人腳步聲,迴盪在四季殿蘊上美麗夕陽橘的走廊。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