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伏

2022-07-25

三個月過去。

雖已進入寒冬時節,地獄仍感受不到氣候的變化,凝結著時間的此處,似暴雨前的寧靜。


群魔佔領的地區散著怨氣,大淨化池本就是污濁的顏色,現在壟罩著詭譎的綠霧,儼然形成一個極惡之地,遊蕩的靈體是已失去心智的,聚首在池邊的惡靈們相圍著把酒言歡,宛若此處竟為他們的極樂天堂。


「老大,我們接下來要再去佔領哪裡嗎?」

賊頭賊腦的某個小惡靈咧著獠牙笑得盡是諂媚,為貌似首領的傢伙再獻上了一壺酒。

「現在這樣也挺好哈哈哈哈── !」

被稱做老大的魔晃著被酒意纏著沉重的腦袋,悠然自得的笑著。

從沒想過自己畢生做盡壞事,還能如此的幸運,讓他在這地獄仍不需要被懲罰,還能擁有取之不盡的資源和部下,甚至缺糧、缺力了往外掠奪一下就能自由自在,魔王殿根本管不住他。

他邪邪的挑了個眼,想到這他還真該感謝當初那個刑官呢,若那時沒有透過那段拖延的時間汲取更多的魔力,可能也沒辦法像現在一樣過得那麼爽。

當初覺得等到可以投胎之時,就可以輕鬆地離開地獄這鬼地方。但現在,他甚至覺得就這樣舒適的牽制著魔王殿,劃地為王,繼續當著力量源源不絕的惡魔,更加地舒適啊。

成魔只需要一個剎那的念頭,以及十分湊巧的機運罷了。

當他有力量後,有些同樣對贖罪不滿的靈體也加入了他的行列,最後乾脆四處掠奪,以威嚇魔王殿提供給自己更多好處。最後演變成威逼一般的靈體也成為自己的喪靈大軍,原本靈力就低落的魂魄透過大淨化池的怨力灌輸洗禮後,他便能任意用魔力操控,四處散發無窮的怨,引發大大小小的動亂。


可惜幾個月前攻打魔王殿入口的動亂失敗讓他一直不太愉悅。

那個從魔王殿投誠到自己麾下的聰明小獄卒,提議可以透過他的力量開啟通往人間的大門,把群魔大軍往人間投放就會得到更多的死靈與怨力,反正燒殺掠奪的事情也沒做了少了,從吞噬靈體,到殺害人類,只是步驟的差別而已。

但誰會想到居然被集中火力於那處大力反擊,最後甚至人間也沒有更多的人死亡,根本料想不到放了那麼多魔上去,一點效果也沒有。

「果然還是直接打魔王殿更好吧。」

稍微有些醉意的首領嗤鼻,喃喃自語道。

在一旁喝酒的小獄卒本人凝燿聽著首領的碎念,大概知道他在講什麼,「唉呀!老大,你想做隨時可以動手,自從上次回魔王殿一趟後,我把他們現在守備最弱的地方都摸透透了,想隨時出征都勝券在握喔!」

首領聽了後攬著他笑得沒心沒肺,「你真是最讚的背刺仔阿?魔王殿要後悔養你這傢伙了哈哈哈哈!」

凝燿當初被抓回魔王殿時,不知道透過哪種手段逃了出來,還給首領帶回了許多魔王殿領地防備較少的區域情報,也算是讓他們在那次弱勢後,又得到了許多投機取巧的勝利,甚至稍微把佔領的面積擴大了。

「魔王殿現在也只是苟延殘喘而已~」

「老大,他們除了夏神耐打之外,我看魔皇也快不行了吧哈哈哈!那群靈媒也都是廢物!」

不知道是否因為過於安逸的享受著本不該屬於自己的安樂,每個魔對於作亂都十分興致勃勃,甚至仗勢著力量,沉浸於勝過神的驕傲。


酒過三巡後,突然有幾個魔匆忙的衝來回報,「老大!東半部的領地現在被四神集中火力攻擊了!我們的區域已經後退到幾乎少了一半!」

「什麼!他們怎麼吸收怨力的!」

「他、他們沒有吸收怨力!夏神引起的暴風圈大到不行直接把我們的魔往後掀起佔領地,但跟以前的熱氣不一樣,從西邊傳來狂風帶著冰,好像冬神從人間到魔王殿支援了,所以直接把氣候掌控了!四神聯手怕是我們的領地不保啊!」

通報的魔手舞足蹈的囔囔,搞得本來就沒什麼計謀的這群傢伙有些焦躁不安,七嘴八舌的討論被魔王殿抓回去懲罰該怎麼辦,和剛剛才仗勢的樣子差異頗大。


「閉嘴!慌什麼!」

首領思索著對策,但怎麼想都想不出個好主意。

「確實不用慌阿。」

「怎麼說?」

在一旁的凝燿扶著下巴,臉上帶著的是得意又狡詐的笑容,「現在才正是好機會不是嗎?之前因為四神至少會有一位在魔王殿鎮守,所以我才沒提起這個主意。但我算過了,若我們能群起搶下魔王殿的偏殿,那全數的資源幾乎都可以到手,而且左殿區域的北方是魔器倉庫,對我們來說等於拿下整個魔王殿了!」

全部的魔都用一個你真聰明的眼神看向他,首領則是瞇起眼,帶點疑惑的說,「那邊戒備森嚴,你怎麼知道一定打得進去?」

「哈,你知道為什麼冬神也出現了嗎?當四神聚集就是代表魔皇快撐不下去了!這時候正好他們發起突擊要掀了我們的地盤,大概是想速戰速決,那我們不如也搞突襲,去佔據他們的老巢阿!」

凝燿笑得很是陽光,就好像在說要去郊遊一樣,「阿但是,要打的話,現在這邊的大家全都要去,因為說到底確實那邊是很難打,只讓那些喪屍靈體去絕對失敗。」


「你是說放下這邊嗎?」

首領皺起眉頭,他不覺得大淨化池這個底牌沒人顧會是個好主意。

「如果您不放心,那我留下吧!現在東邊被驅趕回來的那群無腦魔物也是會到這邊,夠大量的話還可以再用大淨化池的力量補充,短期內快速的去突襲偏殿,這邊也不會沒人顧的,大可放心。而且你們只要行動夠快,四神肯定會立刻回去魔王殿支援,這樣東邊也保下來,偏殿也佔領到了,就再也不用怕啦── 」

凝燿自告奮勇,直視著首領說,眼神中閃著奇異的銀色光芒,「能不能贏過神,機會是不等人的喔?」


盯著凝燿的雙眼思忖了半晌,首領才終於仰起頭帶點俯視的眼神,脫口大喊,「你守好這裡,全員出動。」

「遵命老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時的東半部區域狂風暴雨,紊亂的氣場夾雜著春天的暖糯、夏天的濕黏、秋天的刺涼和冬天的冰凍,一個瞬間都能感受到四季之中的各種悶意。

天色壟罩著極致刺眼的光芒,讓群魔胡亂攻擊中也打不到實物,甚至找不到神的蹤跡,無論是有心智的惡魔,還是遊蕩四處爆破的小魔物,全都無法抵擋混亂天候異變,在瞬息間就好像瞎了眼一般,只能竄逃回他們的老基地去。


但這個狂風卻只是使勁的呼嘯,任何一隻魔都沒被神撕裂。

四季的力量就只是用渾沌且狂亂的變化,讓魔的身靈備受折磨,一下歷經酷寒,一下宛如乾旱,卻是一隻魔都沒有受傷,只是本能反應的想逃,逃往一個「正常」的所在。


這樣的景象,總讓人不禁想著:神若不愛世人,世界便頃刻能化為地獄。


「喀哈哈哈!柳春殿下真的聰明欸。」

倚靠在旁邊一個散發刺烈白色光芒的大型投影儀,老魔在地上盤腿坐地戴著墨鏡驚呼。

「確實,鳶乙開發出這道具真的也是很屌了⋯⋯」

亞奈站在一旁也跟著驚嘆,當然臉上是和老師同款的墨鏡。


眼前他們的視角來看,就是一群魔一直瘋狂的逃跑與尖叫,後方卻沒有任何人追趕他們。

只要是被投影儀光線投射到的地方就成了一個虛實分不清的幻境,而這個幻境可以依照投入動能的經驗與意念,去營造一個想要讓人感受到的景象,可能是幸福的、可能是痛苦的,全依提入力量的傢伙想給大家見到怎樣的風景。

而這次投入意念與經驗的是柳春,這宛如四季癲狂的景象是老魔前所未見的,就連已經活過了好幾個世紀的他都對此感到陌生與畏懼,他不敢去想像這是不是曾為這個世界所發生過的景象:季節渾沌,眾生苦難。

但此刻這些都不是事兒,只要能造就一個幻象去為整個計謀營造完美的開頭,都甚好。


亞奈對於自己的同事真的由衷佩服。

那時只是一念之想,提起了獄卒鳶乙平時怪異的興趣罷了,現在卻成了這一戰很關鍵的人物。

沒想到在魔器倉庫旁的小清潔間,居然被他改造成道具製作的實驗室,雖然有多數的用途都過分異常到枋恆在進實驗室時眉頭沒鬆開過,甚至有點讓曦夏懷疑他是否有心理變態的程度,但在柳春眼中,某些道具都成為這次計畫中可運用的有效助力。

就這個『幻象儀』來說好了,鳶乙可能只是想拿來可以邊吃爆米花邊看著贖罪的罪人受到殘忍虐待,但投入了蘊含神的力量與經驗,放大許多可以蹂躪靈體的可怕效果。

......想到這邊,能夠發明出這種道具的鳶乙,亞奈覺得真是有夠變態的。


過了許久終於眼前的魔都驅趕得差不多了,應該效果已經有顯現。

「欸亞奈,我們要回去支援囉。」

看著時辰已經差不多,老魔起身拍拍屁股,看著發出嘰喀聲的幻象儀,覺得好像放在這兒也算了,現在快點趕回魔王殿比較要緊。

回過頭他的頭號弟子早已飛得遠到天邊,留下他一個在原地哀號,「喂喂!到底有沒有尊師重道啊!等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穿著全身黑潛水衣的兩位高個加上一個小矮子,站在怨氣瀰漫的大淨化池邊緣,雙手環胸的評估狀況,臉上是厚重的護目鏡,以及戴著入水頭髮不會糊掉的全黑防護浴帽。

── 意外的有點滑稽。

但凝燿不敢把心裡的話講出來,默默地跟著他們站在池子邊,有些不安的看著這幾位。


「以你的靈力素質,泡下去應該會被這些怨力吞到神智不清,到底怎麼撐過去的?」

「聖父大人~您這樣說我好難過啊!我身子板是比較小沒錯,但這只是骨架!只是骨架阿,我也是很強的!」

覺得凝燿很吵的尹秋皺了眉,拿出亞奈臨走前給自己遞的符咒,往凝燿嘴上一貼,「禁言咒真好用,清淨多了。」


柳春滿意的點頭,確實現在需要集中注意力思考。

大淨化池......現在甚至柳春覺得它叫這名字都太不符合了點,整個惡怨滿溢的簡直就像一個高級魔器了,還能稱之為神所製造的設施嗎?


能順利進到這,全靠向澄的坦承以及凝燿的背叛。

三個月前他們捉活凝燿時,在眾神的逼迫下他才說出自己當初原本有的惡念,想要透過大淨化池看自己能不能得到更多的力量,但他發現這不是一個自己可以控制的能量,換個講法來說,就算吸收再多若靈體本人控制不了,只會被怨念洗亂思想,成為被惡人操控的工具,當時的他開啟通道無非也是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了。

那時曦夏雖然對於他的講法有些質疑,但查看心思後凝燿投誠回歸的信念是真實的,他便沒有再多加刁難,讓凝燿成為柳春調虎離山計畫中的一環。

若他再度背叛,頂多計畫失敗再從長計議罷了,損失不大。


因此現在凝燿回歸魔群,大家時機點到了一起煽動最終戰爆發,讓柳春、尹秋以及喬希有機會可以解決大淨化池的異樣,也幸好向澄提供了許多當年大淨化池出事的概況,讓柳春可以迅速評估如何修補的幾個方案。

「補修破裂的大淨化池應該就可以恢復,它的機制是需要定時清理怨力的,可能某一代的聖父沒把這個工作留給後代,所以讓怨力積到它承受不了才破裂。」

柳春認真看著池子說,凝燿則是一臉問號的看著混濁灰色的池子,真不知道神是有什麼透視眼?這樣的髒髒池也看得出來哪裡破洞?


「那就柳柳修池子,喬希你把池水進行淨化,我把神力轉換傳送幫助你。」

尹秋拿一個神奇的小道具,長得像一對無線耳機,只是它上面纏著許多密密麻麻的線路,看似用實體化的靈力製成,把其中一邊耳機戴上,再遞另外一隻給喬希。

這個神奇小物也來自鳶乙之手,當初在思考要怎麼提供喬希更多力量快速地進行淨化時,亞奈的同事鳶乙正好表示自己有一個這樣的實驗品,但因為只拿來轉換過自己的靈力和怨力,所以不知道效果如何。後來經過兩三個月的改良,他們使用了含有秋神和聖父神力製的連接線,透過鳶乙巧手組成了一個可以快速傳輸轉換能量形式的道具,也就是這個『輸能耳機』。雖然傳送能量的過程會損耗這些『靈線』,導致他們需要賭一把能不能在輸能耳機壞掉之前把池子淨化完畢。

「我好囉。」

喬希戴好輸能耳機就踏入大淨化池的污水之中,撲鼻的腐爛之味襲來,讓喬希乾嘔了一聲。

要不是讓身體大面積接觸池水能最快速的淨化,不然他真的不想靠近這些噁心東西一步,幸好還有身上的潛水衣讓他不會直接接觸到池水。


尹秋也跟上喬希的步伐進入池子,只剩柳春仍在池上,深皺眉頭。

──現在只有他下去修會太慢。

因為需要有人協助維持旁邊的結構在補強的時候不被破壞,這樣才可以最快速的把池子修好,但現在他自己弄的話就會需要顧及兩邊,相當費時。

他眼神往前方已經開始淨化的喬希尹秋看去,再往旁邊自己身邊一移,看著似乎已經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不能講話掙扎,只能搖頭試圖逃跑的凝燿,柳春散發了帶著黑氣的笑容捉住他斗篷的帽子,「走囉,下池子。」

「嗚嗚嗚嗚嗚嗚嗚!」


聽著一神一靈撲通下水的聲音,還濺起不小的水花,尹秋默默的對沒有穿潛水衣的凝燿說了句:「保重。」

聖父開始淨化的聖光從他身上噴發,尹秋透過靈線傳輸的神力化作點點晶瑩的顆粒,金色的沿著絲線傳送到喬希的耳機處,再撲通的幾聲進入,波波波的散著像氣泡飲料的聲音,神力在池子中掀起不小的浪,沿著兩人入水之處為起源,向外擴散著一圈又一圈的波紋,用緩慢的速度令池子從深藍綠的池水,褪回淺灰色。


尹秋邊輸著神力邊想,不知道現在魔王殿那邊怎樣了,真希望一切順利,他可不想再待在魔王殿了。

──拜託這次成功,好想回家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本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偏殿前進,氣勢蓬勃的首領昂首闊步。

但邊打邊殺的進魔王殿後,他們才發現些微的異樣,空氣特別的稀薄,就像進入了一個真空包之中,可呼吸的氣息越來越被抽乾。

「首、首領!那些廢柴靈體都失去力量一樣倒下了!但怨力沒跑出來!」

除了魔力較強的魔之外,許多能量較低的魔一個一個失去攻擊的意志,雖然沒有像被攻擊般的爆破、吐出怨氣,但抽蓄著身子無法正常攻擊。

「搞什麼東西!這裡是怎樣?」

首領怒吼一聲,後方的魔開始自亂陣腳的想往後方撤退,但他們發現再也出不了偏殿,幾乎全部的魔都被困在了一個看不見的屏障之中,只要一想往外逃,就會被爆破兼彈回裏面。

就像是一個大型的暴風圈,中間被困住的地方呈現無風地帶一般,營造一個無法讓魔發揮全部力量的環境。


「差不多都圍住了吧,其他外面小東西就之後再收拾吧。」

自帶回音效果的聲音從突然光芒四射的空中傳來,眾魔猛然抬頭一看,才發現明明該在領地東半邊攻擊大家的夏神,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

而蓄滿力量的魔皇則是開始站在最前線,帶領著小靈媒們大殺四方,頓時戰意四起,尖叫紛亂,烽火連天。

「救命!我們被耍啦!」

「逃不了啊!」

「老大救命!」

首領自己也開始慌亂,但他現在也想不出什麼好方法了,只能怒喊著,「給我打!逃屁逃!」

雙方大軍開始廝殺,也不少魔朝空中的曦夏攻擊,就好像把他打下來就可以逃出這個鬼地方一樣。

曦夏勾起嘴角,俾倪地看著底下開始亂竄的魔,去躲過一個個朝自己炸過來的攻擊,表現的一派輕鬆,「呵,再打也沒用的。」


但表面上說是這樣說,其實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開始出著冷汗,過度用力的手指頭操控著比自己神力範圍再過大的極大屏障,去承受那些瘋狂想逃出的魔的攻擊。


因為柳春與尹秋他們一定要去淨化池,枋恆若把力量用於屏障會讓他沒辦法吸收怨氣,現在以他一神之力去維持一個幾乎包住整個魔王殿的屏障,短期是可以,但若維持太長時間,他便無法輕鬆的控制與防禦前方一直朝自己攻擊的魔,反應速度會越加變慢,不時還會被攻擊到,只能咬緊牙根,期望任何一個傢伙快點回來分攤一下都好。


時間一拖再拖,除了曦夏自己的力量維持更加吃力外,枋恆也開始對怨的吸收飽和了,邊打邊指揮,自己張開雙手閉眼,忍著反覆想反嘔的感受。

曦夏看著對方的狀態十分著急,現在再不淨化枋恆真的有可能會出事,可他也沒多餘力量再做什麼,只能不打死那些魔,維持屏障的作用讓小魔不死但暈,內心瘋狂幹剿。


── 媽的勒,喬希那老頭還不給我快點回來,是去泡溫泉逆?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