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仗義

2022-06-10

「媽媽!媽媽起床了!」

窗外轟隆作響,小亞瑟比媽媽早醒,好奇的往外探,發現眾人都驚慌失措的往小鎮的入口方向跑去,一大堆身穿制服的警備隊人員協助指揮動線。


八歲的小亞瑟陪媽媽回娘家的路程中,偶然在這個邊境小鎮落腳。

今年已經是他第三次跟著媽媽回娘家了,但每次旅程中總會遇到些特別的冒險,就像眼前的景象一樣,感覺又有大事發生了。

「套早喜勒衝蝦咪哇糕?不睡又在搞事了嗎你。」

「媽媽外面好像怪怪的!不要睡覺了!」
他搖晃著媽媽的手臂,瞇著睡眼的亞瑟媽首先把自家兒子一大清早不睡覺念了一句,才在朦朧間感受到了床板在震動,晃得她嘖了聲,「是地震嗎?」

「大家好像在逃跑,外面風很大、有很多沙子在飛。」

「嗯?」

這才讓亞瑟媽徹底睜開眼睛,湊近窗台旁向外看,相較這個季節該有的清晨光芒消失,天被掩蓋成陰暗的沉色,窗外許多人們慌張的奔跑,她這才反應過來,單手抱起兒子就往樓下奔。


街上是一陣混亂,惟有亞瑟媽抱著兒子,獨自往與人們跑的反方向走去。

「阿姨,現在荒漠區發生狀況,為了不要影響人民,請您跟著人群路線撤離!」

警備隊的少年發現了她與人群迴異的行徑路線,直接攔下對方勸導。

「肖年欸,你沒有眼睛嗎?」

「蛤?」

「你沒看到那邊已經打起來了嗎?」

亞瑟媽一臉無奈的抓了少年的肩膀挪角度,讓對方直視前方塵起飛揚的荒漠彼端,在媽媽懷抱中的亞瑟聽著也想探頭去看前面到底有什麼東西,瞄到一眼遠方黑漆漆的洞口後,又被媽媽的大手壓回頸脖間,鼓起嘴抱怨,「我都沒看到......」

「囡仔人有耳無喙。」


被阿姨抓著轉身讓少年驚訝對方的臂力也太強,瞇起眼看見遠方冽冬殿下所在的前線,似乎跟方才他撐著風壓時不太一樣,爆破的聲音不絕於耳,好像真的打起來了。

「我跟你說,現在把三分之一留下來疏導就好了,其他人去幫冽冬殿下殺魔吧!」

「蛤???」

少年身為警備隊小隊長之一,其實只是聽令於方才冽冬殿下給予的指示去疏導民眾,一直不知道前線狀況,也不確定是否可以往前協助隊長。

莫名其妙出現的大嬸竟然說出警備隊去殺魔這件事,讓他驚的下巴都要掉了,「殺殺殺殺殺魔?!我們只是人類,應應應該快逃吧?」


亞瑟媽對於聽到殺魔就結巴的警員感到無語,瞄了一眼少年的臂章,「孩子,你已經是隊長了要長點腦子跟勇氣,你現在逃的話,幫的了冽冬殿下嗎?」

她筆直的往荒漠方向前去,拋下還傻愣在原地的少年,只留的少年看著他的後腦勺,她還揮了揮手,「還有請長點肌肉!我一個單親媽媽都比你強壯!」


黃沙漫漫,這位女士突破重重警備隊員們的阻攔,應該說,想攔也攔不住臂力極大的亞瑟媽。她隨手拾起被風吹裂的房屋木材,上下打量了幾眼,後提著它就踏入荒漠。

「太太,這樣真的太危險了!」

「顧好你們自己吧~」

亞瑟媽似乎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危機已經習以為常,邊走邊扭頭親了一下小亞瑟的臉頰,「抱緊媽媽喔,我要上啦。」

宛如無尾熊的小亞瑟緊緊得抱住,也在媽媽臉頰上啵了一下,看著塵起飛揚的荒漠,和壟罩黑暗的天空,眨著大眼睛毫無畏懼。


「我、我們跟上去吧!」

全部警備隊驚恐不已,但還是跟著這個可以把檜木單手舉起,另一手抱著八歲大孩子的女人進入荒漠區,狂暴的風沙似乎擋不住她的氣勢,方才與她對話過的少年隊長甚至有她很像閱戰無數的退休老前輩這種錯覺,還是帶領了其餘隊員前進。


冽冬身上處處有被怨力攻擊的傷痕,分身乏術的處理每個迎面而來的魔物,但還是聽到後方有他警備隊的人力過來的聲音。其實大多數隊員不太有機會處理魔或是怨力相關的事件,所以他十分擔心大家的安危,他身上帶著的神器也似乎不夠全員使用,或許人類所使用的武器不一定有辦法敵的過魔。


「人民都疏散完畢了嗎?全員備戰,前方很多魔物。」

冽冬抽著空檔拉著通訊器與小隊長聯絡,手上的揮鞭沒有停下。

「冽、冽冬殿下!有一個阿姨抱著孩子拿著棍衝過來,我們才跟過來的!」

「什麼?你們沒有阻止她嗎?」

冽冬扭頭想往後處看,但他身處之地視線極度不佳,讓他根本看不到有哪來的人!

「阻止不了,她、她根本不是我們攔的下的!力氣超大!」

「你們回去都加訓練。」

冷冽的語氣和他本人寒若冰霜的氣場亦同,沒見到自家長官的表情,隊員們仍覺得頭皮發麻。

警備隊連一個女士都攔不住,那我們現在還攔得住這群魔嗎?冽冬忍不住在心中自我質疑。


責備完隊員後,也仍該把現況解決。

他迅速試著調節環境氣息,但因為控制空氣流動能力沒有曦夏那般自如,只能讓自己視線範圍一公尺內清晰,找尋誤闖的民眾。

迎面襲來的魔物朝他吐了黏稠物,就好像想走近身戰路線,去抑制冽冬的行動。但經過剛剛的對戰他已經明白這些由怨力組成的稠狀糊是會爆破的,他身手矯捷的利用鞭子的風勢把它往遠處拋去,再用風刃予以爆破,魔的部分則是直接甩幾下鞭,碎屍萬段,打完幾十個,也仍有幾十個往自己攻擊,似乎無窮無盡。

眼前的魔才解決,他便驚覺不妙,直覺的往側前方閃躲,隨後扭頭一看竟是一大木樁往原本要攻擊自己的魔砸去,速度之快讓魔都尚未反應過來,就碎裂成許多雜塊。

眼前單手舉著木樁的是一個看似中年的女士,雖臉上有歲月的痕跡,但爆發力與掛在她臉上的笑容,相較現在四周的黑暗,顯得燦爛又陽光。

冽冬可想而知,這應該就是他們剛剛說闖入荒漠的女士,他驚訝於她手上仍抱著一個八歲大的男孩,卻仍看起來不費吹灰之力的揮動手上的......武器,嗯武器。

試圖去判斷她是否擁有什麼特殊的力量,但區區人類,神力、怨力、願力皆無法在她身上感應到。


──這就是純粹的暴力呢。


不知為何,冽冬原本覺得無望的心,穩定了下來,好似在這個抓不住任何依附對象的危機,有了援軍一般。

他沒多詢問些什麼,只是與對方合作無間的把左右兩邊的魔都清了個光,雖然仍然有許多魔從通道入口冒出,但有了協助攻擊魔的幫手,讓冽冬有了更多餘韻去理清氣息,控制風壓,把漫天怨氣抑制於通道處,意外的從通道內傳來的狂風也緩緩消失,漸漸地,被暗色籠罩的天空透出燦陽,視線在黃沙穩定後,逐漸清晰。


冽冬終於看到他那群在狂沙紛飛中,撐著意志力往前走的警備隊們,因為風消失後茫然的表情,讓冽冬是無奈又有些心疼。


「冽冬殿下!」

「真好運,怎麼有這種幫手?」

「蛤???」


警備隊員們甚至不知道自己長官在講啥,只發現原先必須要攔住的阿姨,現在正在最前線大開殺戒,拿著一個根本不能稱之武器,卻殺傷力超大的木樁。

甚至那個她抱著的孩子,還安穩的在她懷中睡著了......


雖然風壓停息,但仍然有許多魔從通道冒出,冽冬隨即下令,「遠程攻擊比較優勢,盡量避免與他們近戰。」

隨後他伸手於披風內側腰際處拿出一個劍柄,高舉單手注入神力,往下用力揮動,便瞬間燃起赤紅與湛藍相間的火焰。這『解降劍』為四季殿的神器之一,可以透過使用者的力量有多大,加成他的能量把被砸到的魔物化成更低能量的碎片,使用者的基礎身體素質越佳,能發揮的效果就越大,只需要神力的啟動,便能予以人類使用。

「女士,請使用這個吧。」

冽冬用解降劍瞬間揮斬了與鞭子使用上同等數量的魔,再把它遞給亞瑟媽。

「歐!謝謝冬殿下!太棒啦!」

得到神器加持的她似乎更加興致勃勃,為撐到現在的冽冬與慌亂的警備隊們注入些正能量,雖然還是不知道這位到底何方神聖,但願意一起抵擋魔亂的就是夥伴。


「大家上吧。」

「呦!遵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戰事焦土化,神們無法撤退、魔源源不斷。

曦夏判斷現在那群前鋒的魔應該已經抵達人間,無法與彼端通訊了解狀況,讓他煩躁的要命。

就算他平時有多火眼金睛,對於視線不良的魔王殿,他也無法立刻揪出那個開啟通道入口的傢伙,雖著幾乎把土石掀了個遍,他還想不到有任何強力關閉入口的方法,總是會在想掃蕩魔亂時,必須顧及是否又有魔趁亂衝上通道。


「你們這個設備設計也太差!魔皇都不能強制關閉的嗎!」

懟天懟地,脾氣一來曦夏根本沒在管魔皇有什麼能不懟的。

「我!在!努!力!」

老魔已經累到不想跟曦夏多解釋他們這個通道的運作。

其實通道基本上都可以透過其他培訓過的怨力使用者關閉的,這次會無法順利關閉是因為有一股莫名強大的怨力附屬在上,作用了一個極大的反彈力量,讓老魔怎樣都無法順利關閉,有點像是在與其角力一般,需耗費極強體內能量,他光是撐著不讓入口更加擴大都有些吃力。

但這也是個突破點,因為他知道開啟這個入口的傢伙一定還在這區塊附近,不能從遠處操控這麼強大的怨力去撐著這個通道。

在冥冥之中,曦夏跟老魔似乎往同一個方向思考去了。


柳春身為使用長槍武器的使用者,能做到的攻擊範圍相對之下就小了一些,雖然和曦夏打配合可以讓自己的武器透過風流控制,進而省力得攻擊到遠處,但仍在過程受了許多外傷。

他思考這樣大量的魔亂,以冽冬跟曦夏的戰鬥模式或許更有利?或許應該讓冽冬協助魔王殿,自己留守四季殿比較能夠協助到大家吧?

無謂的一些假設讓他腦子有點渾沌,自己能在哪個層面幫到大家?冽冬在會議上說自己必須下來魔王殿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落石砸落與怨力爆炸的聲音轟隆作響,整個地域都在震動,柳春卻在恍惚的耳鳴之中,聽到了細微的聲音。


『柳春殿下!』

『春殿下......聽的到嗎?』


像似伴隨著刺耳的鳴笛,和窸窸窣窣、宛如竊竊私語般的呢喃,他頭疼的用長槍劃開了一個小結界,閉起眼睛,試圖釐清聲音的來源,這和他在人間聽到的都不太一樣,也不像乍到魔王殿時聽到的痛苦哀號。

「柳春?」

喬希與尹秋在遠處就看到他用一層泛粉的金色結界把自己包圍起來,不解的喬希困惑,「他在......結蛹?」

「柳柳在清淨思緒、阻斷他不想聽的外在聲音。」尹秋看了便了解他在做什麼,簡單的為喬希與已經清醒過來但尚未恢復的亞奈說明,「因為他可以與植物溝通,所以或許他聽到什麼也說不定。」

「春大看起來金光閃閃的呢。」亞奈瞇著眼睛隨著大家的視線方向望去,柳春金黃色的髮絲隨著結界的形成輕輕飄動,讓他頓時有了:「他們真的是神呢」的感慨。


隨著把雜亂的聲音隔絕,刺耳的頻率終於緩解,那些聲音逐漸清晰,有些高昂、有些磁性、有些是低沉沙啞的嗓音。

『柳春殿下,我們是梧桐,在您們戰鬥範圍的右側。』

他此時才睜開眼,望向右手邊那一大片梧桐林,被風吹擺的它們好像在與他招手一般。

『一直想與您說幾句,但大家實在沒有共識,討論了好久,真是抱歉。』

『柳春大人,操控魔王殿入口的那位藏在我們之中。』

『若能幫上您的忙,我們願意成為阻擋通道入口的障礙物,夏殿下的力量應該可以讓一區塊的我們連根拔起。』

柳春皺起眉頭。

深秋後梧桐的燦金葉片十分耀眼,過來魔王殿後的他從未欣賞過它們。植物的性命也是性命,若在此為了阻止魔亂而破壞了它們,柳春有些不捨。


──真的好嗎?

『春殿下,我們的枝葉茂密,樹根挺拔,是現在最完美的屏障選擇了。』

『而且正好可以讓視線更清晰,拔起來時,記得讓曦夏殿下把藏在我們之中的壞蛋們,都找出來喔!』

──十分感謝你們,此回的大恩必定湧泉以報。

『柳春殿下,您有這份心就夠了。』

『是阿,柳春殿下,不然您以後若有來魔王殿,多多來看看梧桐,跟大家多聊天可好啊?』

──一言為定。


柳春把圍繞在自己身旁的結界撤離,表情儼然已無方才的焦躁混亂,認真的與梧桐林們點頭致意後,他隨即呼喊著正準備把巨石塊往魔砸的曦夏,「夏!用梧桐林擋入口!」

轟隆的爆炸聲是巨石與被壓碎的怨力凝聚體炸裂,在天空散下煙火,只是伴隨者噁爛臭氣,不太美好。曦夏攻擊中仍然有聽見他給自己下的指令,「真的可以拔嗎?」他擔心的看了看樹林,又看了看已經吸收魔力吸到在旁邊嘔吐,卻仍點了點頭的枋恆。

「拔吧!擋入口要用多少就拔多少!」

曦夏轉頭看向毫不猶豫往旁邊的魔腦袋戳入長槍的柳春,確認過眼神,便直接動手。


他雙手呈向上捧的姿勢,手臂青筋顯露用力抓握上拉,念動力把就近整片的梧桐連根拔起,地板震動宛如地牛翻身,在遠處的尹秋他們都被晃得東倒西歪,離梧桐林就近地上的魔物大量竄逃,一個一個被枋恆丟符咒鎮壓,那塊成了一個大型的窟窿,掉落的土塊碎石也一個個砸在混亂的魔身上,算是附加的攻擊。

「等等!」

在曦夏正準備往通道口扔時,柳春一句話讓他原地滑了一跤,在空中也可以踩空滑倒,樣子十分滑稽。

「幹啥啦!」

「你抖一抖!」

柳春想起方才梧桐林們告訴自己的那句話。

曦夏一臉疑惑的彈跳了幾下自己的身體,一臉問號的看著柳春。

「不是你抖!你手上的梧桐林抖一抖!」

「喔!不說清楚!」

曦夏晃了晃手,滯留在空中的樹林零零散散的被抖落了土石與金黃色的落葉,再用力晃了幾下,一個金色捲髮的斗篷小子也被像葉子一樣抖了下來!

「阿!就是你!」

曦夏瞬間就感測到了那靈體並沒有喪失個人意志,大概就是自己剛剛找很久的,那個操控入口開啟的傢伙!

他把梧桐林用力一拋就往通道入口處扔,「幹!」在入口邊緣維持大小的老魔險些被砸到,好險他閃的快,但曦夏可說是真的很精準的讓梧桐林擋住了出入口。


曦夏立刻就去壓制了那個被他晃下來的傢伙,一個骨架纖細的少年有著一頭雜亂的捲髮,以及特殊的尖耳朵,但那人沒有反抗動作,已經昏迷過去,可能是被掉落的重擊砸暈了。

隨後老魔發現通道入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關閉,可見確實是受到了昏迷那位少年的操控,他對於這傢伙有些眼熟,看來應該是投誠於敵方的魔王殿員工之一。

在入口關閉的同時,魔不再源源不絕的出現,枋恆用僅存的力量把破碎的怨力吸收回來,也無暇再追趕逃跑的群魔,指揮著大家整頓好就撤退,這次算是好好的守護了這區。


曦夏看著眼前的殘局,原先好好的梧桐林與邊境地帶已經殘破不堪,唯一慶幸的是這邊離靈體們安置的區域有一段距離,才不至於影響到太多。他邊綑著要帶回去魔王殿質問的少年,邊想著遠在彼端的人間,期望一切盡快平安無事。


──冽,我會盡快回去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著解降劍的輔助,亞瑟媽大殺四方,成為這次魔亂的強大戰力,協助了警備隊員們控制魔不要入侵人民的區域。

冽冬慶幸剛好魔王殿通道入口位於荒漠地帶,讓他們稍微有點餘韻,不用擔心魔物隨時都會攻擊到人類。他發現魔物已經不再從洞口出現,只剩下殘存的數量,可能在方才風壓降低時,底下地獄那邊的入口已經被封閉,讓魔不會再往上跑,離通道順利關閉應該不遠了。


正當他這麼想時,通道入口開始縮小,高速的密合到最後化作一點消失。

他集中了殘存的神力在鞭子上,瞪腳上天懸浮後用力地揮舞,一道銀藍色的光芒化作冰刃把剩下的魔全數擊破在地,為最後的畫下完美的句點。


他的警備隊們還是挺聰明機智的,在他們打得如火如荼時,疏散完人民甚至還前往四季殿攜帶了他們用來收拾存放作惡靈體的神器,冽冬都稱他為膠囊,可以把靈體與異樣的力量暫時保存在其中。

指揮著大家收拾殘局的同時,冽冬也終於鬆一口氣,成功守護住了家園,為在魔王殿努力的他們,獻上最強大的後盾。


「冽冬殿下,這個還您。我就先走囉!」

亞瑟媽在冽冬深思時走到了他的面前,對於後續處理毫無概念的她認爲自己幫不上忙,便把手上的劍遞回給冽冬,她知道自己手上的東西不一般,拿著都有點兒拘謹,雖然剛剛在戰場上時其他人完全沒感受到。


「女士,十分感謝您的協助,是否可......」

冽冬原先希望能禮貌性的為對方提供後續治療,因為協助的過程中,他有注意到她也被魔物攻擊到了幾處。

但他話都還沒說完,亞瑟媽便已經扭頭往回走了老遠,伸了手向後揮了揮,「不客氣啦!我就幫到這邊啦,還得趕路回娘家呢!」

冽冬雖把話噎在喉嚨,卻也只是掛上淡淡的笑容,望著她遠去。


「媽媽......我又睡著了,都沒看到妳打贏怪物~」

小亞瑟揉著眼睛,終於從睡夢中甦醒,才發現剛剛陰暗的天空,早已一片蔚藍,遠方站著一個穿著紅色披風的人與他點點頭,好像超人一樣。

「對啊,太可惜了吧!啊你醒了就下來自己走了,媽媽手痠。」

語氣中帶著一些寵溺,雖然如此說著,卻還是沒有放手讓兒子走在不穩定且熱燙的沙漠上。


「欸?阿姨你這就要走啦?」和亞瑟媽有過對話的少年隊長從遠處見到要離去的她,小跑步到她身邊。

這次的任務雖然誤打誤撞,但他仍十分感激若沒有阿姨的挺身協助,可能警備隊員們都沒辦法即刻的協助到冽冬殿下。

「嘿啊阿姨很忙的,小伙子快去幫忙,去去去,不要偷懶!平時要多訓練啊知道嗎?」

「吼,好啦阿姨!」

莫名其妙被訓話,他站在原地看著她一樣維持抱著小男孩的身影遠去。但想著亞瑟媽掛著笑容的表情,他感受到一些更加自我精進的動力,「啊......忘記問阿姨叫什麼名字。」


從危機爆發到現在已過晌午,太陽濃烈的不像是秋季。

但燦爛一點也好,冽冬瞇著眼睛試圖直視那耀眼的光,深沉的紅瞳在陽光下透明澄淨,像寶石般閃耀。沐浴在暖意之中,他才能感受到如陽光溫暖的他,應該也和自己一般,在魔王殿成功地朝向勝戰努力著,且必定會平安歸來。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