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今日籤運

2021-12-05


三界會議,顧名思義即是由天上殿、四季殿以及魔王殿聚在一起的神祇會議。處理的事情除了整理上下兩殿想傳達給人民的訊息以及討論近期發生的重大事件外,還有一個最為重要的─靈體分派調解。

當靈體出現上下兩殿皆無法審核的情況時,便會邀請四季殿出面進行三方會議。通常是由春神─柳春或者夏神─曦夏兩位其中之一協調靈體的分派問題。

而此時的會議室已經有兩位神祇抵達。分別是天上聖父─修爾以及地獄魔皇─少梧。


在等待的同時,修爾翻著今日需要討論的靈體資料,眼底閃過一絲的不解。「魔皇殿下,最近有爭議的靈體是不是有點過多了?」這些擺明需要下去贖罪的靈體怎麼還出現在資料上?

「聖父大人若是少把不需要贖罪的靈體安排投胎,相信比例會更少。」同樣也在翻閱的少梧似乎也有相同看法。魔王殿需要管理並監督那些贖罪的靈體,整體來說工作效率肯定比天上殿來的要慢上許多。對方還一個勁的往下面送,害得他打遊戲的時間都扣下來拿去判定靈體了。


雙方不約而同地抬頭對視一眼,紛紛嘆氣。唉,這不就是促成今天這會議的主因嗎?由於靈體數據近期有逐漸上升的趨勢,導致有爭議性的靈體也增加了不少。指不定現在還有成千上萬個待審判的靈體等著他們呢。這件事一會也得提出來討論才行。

手上的資料已經翻到了末頁,屬於四季殿的那扇門依舊沒有動靜,少梧放下資料後,環抱著手靠向了椅背。「不知道會派誰過來。」

會思考這件事不是沒有道理。三界會議時間可長可短,看的並不是當日案例的多寡,而是取決於四季殿派出的是哪一位四季神。


「如果現在都還沒出現,是春的機率就不大了。」修爾揉了揉眉心,在心理替"今天這場會議可以順利結束"的後面打了個大大的問號。「撇開柳春不談的話,難道會是尹秋?」

「尹秋殿下的話....」


#####


尹秋雙手捧著兩邊臉頰,淡褐色雙眸在爭執中的聖父和魔皇之間來回掃視。雙腳晃呀晃得像是在數著他們從會議開始到現在一來一往了多少回合。

今天的他是受柳春的委託過來的。原因無他,只是因為柳春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和冽冬一起處理,而最佳人選的曦夏一早就不見人影。似乎是感應到今天的麻煩事,就連例會也一併翹掉了。於是這個重責大任只能落在他的身上。


礙於桌上那堆資料實在太多,尹秋東翻翻西找找也找不到他們說的究竟是哪個靈體的案例,索性果斷放棄看文件上的資料,認真聽著雙方的爭論內容等著一會提出自己的看法。

"柳柳說過,聖父跟魔皇辯論的時候就看著他們吵就行。等到問題拋過來再回答自己的看法。"尹秋心裡默默重複著柳春方才說的話,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像極了準備回答老師問題的乖學生。


「尹秋,你的看法呢?」

「尹秋殿下,你有想法嗎?」


「我覺得你們的想法都很合理,要不你們猜拳決定吧?」

尹秋說得特別認真。是不是玩笑不知道,但另外兩位已經有了乾脆停止會議下次繼續的念想了。


#####


「......」

「......」

討論出來的兩人默默在心裡把尹秋分配到大凶的籤,這位提出來的看法根本就不能採用。

「或是冽冬殿下?」


#####


冽冬翻著桌上的靈體案例量,數量雖然不多但也不能稱的上是少。抬頭又看了看正在辯論的聖父和摩皇,今天的氣氛也沒有前幾次激烈,不知道是不是柳春又幹了什麼事讓上下兩殿的主事者都收斂了不少。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是很有把握可以將討論導向結果。

最先提出看法的是修爾,聽完他的的論點後,少梧出聲反駁了對方:「如果只犯一次錯誤就要受罰,那所有靈體都得先贖罪過才能上天堂?」


「魔皇殿下多慮了,還是需要看究竟犯的是什麼樣錯誤。」修爾笑了笑,又接著說:「這個靈體擺明就是蓄謀已久後犯下的罪,怎麼能確定再更之前沒有任何白老鼠實驗呢?」

「事實證明,在審判的時候祂所做的事情還不構成犯罪。因此並沒有顯示您所謂的"前科"。」少梧挑眉,這也是他無法理解的事情。早該去投胎的靈體居然因為天上殿一句不收未贖罪的靈體進行投胎為由遣返回魔王殿,還造成了他不少的困擾。


「魔王殿和天上殿不是有權利可以調出靈體生前做的所有事?沒有核對過裡面的內容?」冽冬提出自己的疑惑,出聲加入了討論中。

「確實可以。但都是些無傷大雅的事情,追查不出蛛絲馬跡。」少梧聳了聳肩,就是因為查不出個所以然,才會變成有爭議性的靈體。

修爾也附和了少梧的想法:「與其說是滴水不漏不如說的確就是一張空白紙還比較合理。」


兩人回答完冽冬的問題後又繼續了新一輪的辯論。期間冽冬也試著給了點方向,但走向卻越來越像個討論大會而不是要定案靈體究竟魂歸何處。

冽冬雖然依舊面無表情,但內心早已哀莫大於心死。這一場三界會議究竟哪時候到盡頭?


#####


有此可知,冽冬似乎也不會是個好選擇。但至少比前一位好多了,估摸可以算是個末吉。

「難道是曦夏?」修爾偏過頭思考著。

「會超時吧?」少梧想了想後果,默默補了句。


#####


「所以我就說啦!他其實也只是被別人操控而已。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完善的計畫預謀犯罪?肯定有主謀!」曦夏雙手撐在了桌上,顯得底氣特別十足。當然,有底氣不是沒道理,在他這位感知大師面前誰都不會是他曦夏的對手。

「有辦法知道主謀是誰嗎?」少梧臉上表情更加嚴肅了幾分,照曦夏這樣說的話,如果這主謀還活著,以後會有更多這種空白紙案例出來,那他的遊戲時間又要減半了。

「這個沒辦法,我能感知情緒不能看到過去。」曦夏雙手一攤,也愛莫能助。「頂多讓靈媒和天使多注意點?那種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好人的特別告知一下,我和冽一起去抓他!當然,我們四季殿也會多派人巡邏那些小巷子之類的地方。」

「直接出動兩位神祉不會造成人民不安嗎?估計會上隔天的淵日報吧?」修爾對於曦夏這idea表示不妥。前陣子使神去四季殿一趟順便帶回來的報紙上好像就寫了跟它們有關的一些奇奇怪怪的標題。

「那日報不就是逗樂大家用的嗎?老頭你怎麼還當真了。」曦夏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甚至覺得這樣還可以讓人民知道他們這些神祉有在打擊邪惡勢力挺好的。這樣信徒們就會更加多多益善,要賺活動經費的他也是很辛苦的。


「啊,我又想到一個辦法了!就是......」


#####


「雖然可能會議時間會拉長,但至少有結果。曦夏可以感知到更多不一樣的情緒,說不定可以抓到一些沒注意到的地方。」談論到最後,修爾做出了結論。

「小吉。」少梧頷首,也極為贊同對方的話。

雖說三不五時翹班已是家常便飯,但靈體分派問題曦夏倒是挺樂意幫忙解決的。比起前面兩個開會到最後還不會有結果的,或許曦夏也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聊了這麼久的話題,四季殿的門總算有了動靜。門打開的同時,一抹屬於春天的粉色出現在視野。

柳春臉上帶著歉意向兩神打了招呼:「抱歉,處理了點事情耽誤到了。」簡單帶過了遲到理由,他便拉開椅子坐下。

修爾和少梧表示不介意,便在一旁靜靜地等柳春看完所有資料。既然來的是柳春,那時間問題就不是很大了。


會議開始先是交代了一些需要透過四季殿傳達的訊息後,接著提到了靈體近期明顯增加的事情。

柳春聽完沉下了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卻也沒打算提及只是說了句會再追查近期的情況便進入到最後一個環節─靈體分派問題。

先由修爾、少梧講述自己下的判定理由,再換柳春快狠準的抓到問題重點加以推測討論最後定案,整個討論流程過得十分順利。那一小疊的待審理靈體名單也都一一填上了"已解決:的字樣。這也意味著今日的三界會議準備進入尾聲,最後在三神日常互相寒暄幾句之後,迎來最後的散場。


會議順利結束,時間點正好趕上修爾的下午茶時間和少梧的熬夜遊戲日常。愉悅踏進大門的他們腦中出現了同個想法。


今日籤運─大吉。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