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冬】關於疫苗這檔事

2021-11-14

「哈、哈啾~」

「小朋友請把口罩戴好喔!」

「序號180-220的民眾請到這區排列喔!」

「媽媽我不想在這裡!嗚哇阿阿阿-!」

「乖喔乖喔。」


四季殿大廳今日人滿為患,可以媲美市場的吵雜聲此起彼落,守在門口指揮人民排隊和領取序號的洌冬面如死灰,不絕於耳的說話聲令忙了一整天的他非常頭疼。

今天那麼多人擠入四季殿的原因,可不是什麼宛如春祭典那般有趣的盛事!

今天!是疫苗施打的日子!


每年秋冬交界之際,守護世人健康的尹秋會處於靈力偏弱的狀態,又正好迎接冬天的凍寒將近,神力相碰,疫病便會在此時機肆虐,長年下來對於淵來說不利於穩定人心與安危。近年,醫療的開發加上尹秋從整個秋季儲備的保佑靈力,為淵的人民研發了可以盡量抵抗疫病的疫苗,並召集民眾施打,以抵擋入冬後的危機。


「我說,我們四季殿也太全能,連打疫苗都要幫忙。」

key著電腦名單輸出的四季殿櫃台月藥盯著不能出錯的名冊,抱怨道。

「沒辦法呀,畢竟四神們跟季節有相關,季節和疾病就有相關。」

身旁的會計斂曙同樣忙碌著手中的電腦畫面,數著殘劑數量。

「可是我們的世界觀有那麼先進的嗎?」

「中之大大說有疫苗就是有吧。」

「是喔。」

月藥歪了歪頭,似乎沒看到一個小身影,又想到了一個問題「曙前輩,那這個活動是誰主持啊?怎麼都沒有看到秋殿下?」

通常在哪個季節的大型活動都會時該季的神來主持,沒看到尹秋的話,該不會是春殿下嗎?

身為來四季殿早一些日子的前輩斂曙還是很認真回答新人問題的,「雖然現在是秋冬交際時期,但因為秋殿下靈力弱,基本上施打疫苗都是夏殿下主辦的,一開始也是他提出希望可以為全淵的大家施打疫苗,雖然他平常看起來懶懶散散的,但其實很為人民著想呢。而且以那個傢伙的個性,如果是對民眾有益的事情,無論什麼都會做的。」

口氣平淡,但褒貶難以界定的一句話,最後月藥還是畫了重點:「你竟敢叫夏殿下傢伙,我看前輩你是工作久了命也不想要了。」

「沒事沒事,你待久了就知道,雖然夏殿下看起來很魁武,但恐怕是四個神之中最好欺負的了......」斂曙反覆確認著電腦頭也不回的回應著身旁的夥伴。


月藥正想轉頭回應,就發現身旁的人身後的180壯漢,說曹操,曹操到。

斂曙歪頭想說為啥對方沒回應了,突然一隻手就這樣搭在自己肩膀上。

「斂曙你這傢伙找死?」

「哇阿阿阿,夏殿下您什麼都沒聽到!」

「我什麼都聽到了好嗎混帳!」


洌冬好不容易帶完手上這批最後一位的民眾,回頭一看就發現本該在施打區協助的曦夏,正追著斂曙跑,嘆了一口氣,竟然連上前阻攔鬧劇的想法都沒有了。

雖然說他們身為神祉,理應身體強健,不需要打疫苗。但柳春今年提及幾年來疫病變化太大,天上殿神祉也有染疫的消息,是神祇亦有可能受到疫病影響而削弱靈力,也要排除有人利用相關能力趁四季殿靈力弱時的攻擊,今年希望四神也都能一起施打疫苗。

洌冬想到就頭皮發麻,他說是說,沒什麼害怕的東西,但打針這種事情,還真是第一次,倒讓他有點精神緊繃,整天想著要打疫苗就有點不安。


「冬,這批是最後了嗎?」

柳春看著在門口發呆的洌冬,走過來和他搭話。

「對,四季殿名冊的就是這些了,其他的名冊已經都分配給各鎮長去安排。」

「辛苦了,我們最後數量跟殿內的員工們一起打疫苗吧。」

柳春看向他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對勁,伸手摸了摸冬的額頭,「你不舒服嗎?之前才在想是不是應該要先打我們殿內人員才對。」


「沒、沒事啦,只是春......我們真的要打嗎?」

洌冬對於對方伸手為自己量體溫這事有些更加不安,往後退了一步,帶著一絲期待,或許柳春會跟他說可以不用打疫苗。

「這次秋把祈福健康的靈力都注進疫苗裡了,打一下還是比較好吧。我跟夏倒是還好,你反而最需要呢,即將冬季,如果冬你有什麼差池倒下了,我可承受不了。」

「好吧......」

看著柳春一臉無法反駁的堅定微笑,洌冬只能打消逃避的念頭,祈禱現在施打的人員慢慢來,千萬不要那麼早輪到自己......


柳春繼續去忙碌,在洌冬沉浸在腦中小劇場的時候,突然有個上衣下擺被抓了的感覺,往下一看,一個哭得抽搭的小女孩正抓住自己外套,委屈巴巴盯著自己看。

「冬哥哥,冬哥哥我不想打針。」

小女孩聲音顫抖,洌冬感覺對方似乎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一般,但自己總不可能跟她說別打針了,「可是打針才會健健康康,別怕,我在這呢。」安慰對方,也是在安慰著自己。


遠方排隊的媽媽終於注意到了跑到洌冬面前的女兒,急忙忙跑過來,「洌冬殿下,不好意思小女失禮了,竟然這樣過來抓著您。」

「可是我真的不想打針嘛!冬哥哥會保護我的嗚嗚嗚!」

「唉呀你這孩子,要叫冬殿下,怎麼可以沒禮貌呢......」


看著眼前的小女孩,洌冬突然似乎有股力量進心裡。

是呀,在她眼中,洌冬殿下是會保護她的冬哥哥,是勇敢的象徵,也是代表著四季殿的堅毅。

他可不能害怕,區區的疫苗而已,有比任何為人民出身入死還苦痛嗎?


「那你等等跟冬哥哥一起打針好嗎,我們一起,冬哥哥把勇敢借給你。」

小妹妹看著冬雖然不太明顯,但流露出真摯與堅定的表情,也停下了掉淚,用小手鉤住了洌冬的手指頭,燦起了含淚但甜美的笑容,「謝謝冬哥哥!」


-

雖然說是這樣說啦,但看到眼前滄爵冷靜的從劑管抽劑量時,洌冬還是感受到了頭皮發麻。

眉頭緊緊地皺起,為了和隔壁的女孩一起施打,他還是輕輕地牽著女孩的手,只是他自己也能感覺自己的身子微微發抖。

「冬哥哥我好害怕......」

「別擔心......」

雖然表情一如往常,但內心早已崩潰無數次,滄爵認真的在手臂上用酒精消毒,那種冰涼的感覺似乎要涼進冬的心裡頭。


「冬殿下,深吸一口氣喔。」

洌冬感覺自己似乎再盯著針頭看就要昏厥了,霎那眼前一片黑,一個溫暖的大手蓋住了自己的雙眼,後背感受到對方身子貼緊著,就像一個背後抱的姿勢,而洌冬光感受這個氣息就知道來人是誰,比任何人都溫暖的他,瞬間讓自己緩和了下來。


「我也在呢,別怕。」


語音剛落,針頭也刺進了肌膚內,洌冬仍咬了牙忍受劑量推進皮膚內的感覺,但在那個瞬間,他的心也被這句話撩撥,泛起一絲甜意,麻醉了痛感,暖暖的。


好像也不是那麼痛吧。

如果有他陪的話,好像對什麼都有勇氣了。

「好囉,冬殿下打針的地方不用按壓,等等五分鐘後就沒事了。」

伴隨著滄爵的聲音,洌冬的視線重返光明,那雙大手離開眼前,反而往自己的頭輕輕揉了一下,洌冬轉過身看向曦夏,他是一樣是溫柔的笑著,雙眼間也只有自己,頓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跟對方說哪句話。

「疼嗎?」夏從原本配合椅子半蹲的姿勢站了起來,看著冬抬頭仰望自己的角度,頓時覺得對方泛著水光的眼睛似乎有種楚楚可憐的感覺,和平常在世人面前總是冷著臉的他不太一樣。

「......」洌冬決定不思考了,他把頭靠上曦夏的下腹,輕輕的依靠在對方身上,喃喃小聲地說句,「疼,安慰我吧。」


「好啊。」曦夏緩緩再低下頭,「等等都結束後再安慰你。」輕聲地笑了,把洌冬的頭髮揉得更加凌亂了一點,也伸手撫過他泛紅的眼角,過於溫柔,讓洌冬的心裡發慌。看著曦夏離開走去關心其他民眾的身影,遲遲無法移開視線。


「咳。冬殿下,我還要接著施打其他人喔。」

「阿,抱歉。」


-


「謝謝洌冬殿下!」

「冬哥哥謝謝你!我好喜歡你!」

微笑目送了女孩和他媽媽離開,洌冬還是感受的到手臂微微的酸楚,但內心滿溢的成就感,讓他覺得這真的沒什麼,且非常值得。


下午就在忙碌中度過了,四季殿的大家都自主加班了三個多小時,結束聚餐時,大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似乎還在沉澱今日整天的忙,眼神渙散的吃著管家滄爵做的晚餐熱狗堡,沒多久也就解散各自回家或回房休息了。


洌冬感覺到疫苗讓自己的手臂很沉,身體也有點沉,但或許讓自己腦袋更沉的是曦夏下午的擁抱。這是疫苗的副作用嗎?突然非常想要依靠他,想要被他擁抱,想要那溫暖的臂彎緊緊地把自己套在懷裡,想要和他......不只是下午那樣,不想光只有那樣。

思緒混亂的過頭中,洌冬不知不覺竟走到了曦夏房間門口,回過神來,已經敲了敲他的房門。


「洌?你洗澡了嗎?我以為你先去洗澍了呢,今天很累,辛苦你了。」

曦夏打開房門探頭,洌冬突然覺得一股熱意直傳耳根,看著這張臉,他頓時滿腦子一片空白,剛剛腦海中想的每個想望,都變成無法說出口的羞澀。


或許他一直都不是主動的那個,卻也一直渴望對方的靠近,期待自己在他眼中永遠都那麼特別。


「忙到矇掉啦?」曦夏見人沒有回應自己,只好伸手把纖瘦的身子拉近自己懷裡,輕輕地撫著洌冬的髮絲,「阿,今天說結束要安慰你的,所以你才來找我的吧。」


他沒再多說什麼,只是一直很溫柔的輕拍著,一切都很小心翼翼,就像在對待自己最珍視的寶物。洌冬也緩緩地把手也環上他的腰際,頭靠上對方的肩頭,只是很輕微的,曦夏還是有感受到,臉上又更帶上一些柔軟。


「這樣有安慰到嗎?手不疼了吧?」

「不夠。」

「诶?」

這任性的發言可不像他平常會做的呀?

曦夏疑惑的拉開兩人的身子,看著似乎比平常更紅嫩的臉蛋,眼神始終沒有對焦在自己身上。

「那怎麼才夠呢,親愛的洌大人?」

曦夏似笑非笑的看著似乎非常欲言又止的洌冬,被問過這話後又抿了抿唇,眨巴眨了眼睛。


「......關上門吧。」

「诶???」


洌冬伸手關上了門板,進了曦夏的房間,似乎深怕被人發現兩人在做什麼似的,看向突然臉也染上紅暈的曦夏,墊起腳尖,備之不及的湊上了自己的柔軟。


如果今天我與你借了一絲勇氣,那我也想用用這股勇氣,再向你靠近一些。


冰涼和炙熱相融的瞬間,是難得、且難以言喻的感覺。

也或許只有這樣與自己不相同,但又有點理解自己的他,能這樣傾覆自己的依靠了。


只是打個疫苗,至於嗎?

洌冬腦裡的理智細胞似乎在叫囂,但他可不想管那麼多了。

能發現自己的脆弱,能擁抱自己的害怕,能陪伴自己的孤寂,就足夠了。


唇舌交纏之間,兩個人的氣息太過貼近,一切都感覺要融化了。

曦夏還是沒什麼頭緒,但這個悶騷的傢伙能那麼主動地親吻自己,無論是什麼理由,都是好理由。他伸手再緊緊的扣住他的腰間,讓兩人之間又更深的靠近,近的像是此夜都不想分離。


漫漫長夜和今日的疲憊,與你一起,就不怎麼辛苦了。

Fin.



-後記1-

「秋你身體還好嗎?」

「沒事了,只是靈力太弱有點累而已,剛剛吃了爵煮的黑糖甜湯感覺精神都好起來了呢!」

柳春洗完澡後拿著睡前的熱牛奶到尹秋的房間,對方因前期備疫苗太過疲勞所以休息了一整天,柳春也是有點擔心對方身體狀況的。習慣的坐上了床頭邊的位置,摸了摸他的頭。

「今天阿曦跟阿洌還好嗎?我記得他們都很怕打針欸!」

尹秋有點擔心的神色,他還印象中某次跟曦夏去醫院執行公務時,他看到針頭跟血就昏倒急救的事情。

柳春先是笑了一聲,才緩緩地帶著笑意,「今天冬打疫苗的時候,夏去幫他擋了眼睛。」

「那他自己那麼近看到針沒有瘋掉嗎?!不可能啊。」

尹秋整個疑惑到不行,以阿曦那麼怕針頭的個性怎麼可能去一直靠近或是看著施打狀況阿?

「他臉孬到不行,但冬沒看到就行唄,哈哈哈哈!」


柳春真的突然感受到夏的愛情真偉大跟勇敢,為了讓冬不會害怕打針,自己勇敢的形象就拋棄吧!連旁邊的民眾都看到曦夏扭曲皺成一團的表情了,甚至還被滄爵捏了一把才忍住保持清醒沒有昏去。還真的是把勇氣都借給洌冬了呢。


「柳柳怎麼一直偷笑阿~ 看來明天阿曦心情應該會很好囉!」

「嗯,一定會的吧!」




-後記2-

月藥跟斂曙回家的方向一樣,所以並肩一起返家。

斂曙總覺得月藥是個很積極的問題小子,每天都有超多的問題可以問自己,但這樣積極的個性也不是不好啦,至少在對於工作認識上會更加快速。

「曙前輩,我還想問。」

「什麼?」

「滄爵管家到底是何方神聖阿?你今天有看到他打針嗎?」

「喔~ 管家好像有醫師執照,這次人手不足所以才下去幫忙打疫苗。」

「醫師執照???」

「他還有廚師甲級證照喔,黎廚師來之前都是滄爵管家解決一日三餐加下午茶的。」

「甲級??!」

「還有潛水員執照、救生員執照、教師資格、精算師執照、寵物治療師執照......」

「等等等等等一下資訊有點過多了曙前輩!」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