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吱吱山大亂

2022-10-19

「你說我們現在要去哪?」

曦夏毫無目標的跟著前方的柳春飛行,對方幾乎是一反應過來就直朝某處前進,絲毫沒有猶豫,跟他平常的作風截然不同。

方才柳春才與曦夏講述了昨日偶然得知的消息,雖然不知道是否相關,但現在也只能憑著這點推測去調查。於是柳春開始到處與花草樹木了解資訊,由於曦夏無法聽到植物們傳達的話,以至於看著那人到處聆聽、對話時,每每都覺得對方就是個自言自語的怪神。

「植物們說,在吱吱山。」

「吱你媽啦,還疊字,你在賣萌?」

柳春連翻曦夏一個白眼都懶得了,沒停下前進的速度,「......就真的叫這個。」

淵的人間地域廣大,身為神的他們若要快速環視一圈,至少都要花一週的時間。因此雖為掌管天氣萬物的神祉,有些地區也是他們所不熟悉的。

大約十年至二十年間的頻率,四位神會在四季殿穩定時做一個巡迴的視察,花約一至兩個月的時間,到各處走走看看。對於各地人民來說算是一個與神祈願與接近的好機會,可以免掉前往神殿供奉的長途旅程。

但世間的變化瞬息萬變,有時某些地域的變動快得連他們都還無法徹底掌握,直至今日他們也約有十年未做過視察,地域名稱的變化還確實讓曦夏不解了一陣子。

在思考這處於上次巡察時,是否有特別留意此地區的途中,他們已經抵達一個山腳。

遍草叢生的上山道路儼然毫無人跡,但柳春觀察到此區植物皆為至少不滿半年的新生植被,因此確實有開墾過的痕跡,雖他倆為求快速直接飛行巡視,但仍沒有錯過那些微的行進路徑,沿著被掩蓋的足跡,直至山頂。

「哇,居然還有這種花嗎?」

查看了一陣子終於在隱蔽的後山谷發現了他們在尋找的異樣,在高處即可見到那與遍綠山巒有著極大差異的紅色花田,曦夏忍不住大呼感嘆,兩神也立刻於此處降落。

抵達地面後才發現這花近看過於震攝,植栽碩大堪比一個成年男子等高的巨型艷紅,確實如芒果花一般綿延貼近生長,形成糾結密集的斑斑紅點,連葉片都染成奇異的緋色,連對植物不了解的曦夏都能知道這肯定不是一般植物的樣態。

「當然是沒有。」

身為植物百科全書的柳春否定了這個很顯然的問題,因不知是否有異樣力量附著或毒性,他伸手喚出了自己的武器長槍,朝眼前的花瓣枝葉砍下了一截,頓時間瀰漫的怨氣從切斷處發散,散發惡臭。

「哇靠,看來我們找對了。」

曦夏半蹲觀測了那剖面,因甜膩的汁液吸引了周遭的蚊蟲,那濕黏的氣息若是一般人所聞應該會頻頻作嘔。

「看來可能不一定是果實,連他的花葉汁液都跟秋昨晚分析的果汁淬煉味道相同。」

柳春不需要品嚐,光以嗅覺就能感受到一樣的味道,「以花株的大小來看,如果是這片花田的果實,採集一次就夠製作目前在市場上流通的數量了,但有點反差的是花期似乎也跟一般的芒果不太一樣。」

「那是肯定的吧,這什麼怪模怪樣的植物,跟我說它是芒果樹我真的不信。」

曦夏略帶厭惡地看了這一大片的暗紅色花田,綿延至滿滿山谷,令他看得頭皮發毛。

「我猜原本應該是真的植物沒錯,但整個被怨念侵蝕,現在是無法溝通的非生命體了。」

柳春在花之間走動,試圖與這片怪異的花對話,但發現無論如何都感知不到任何回應,顯然事有蹊蹺。而令他著眼的還有其他地方,在某些更加成熟的花株上,會看見使用農家專門包裹果實成長的大紙袋,零散的放在雜亂無章的草地上,就好像是有人定期來巡此地一般,甚至好好看護著它成長。

柳春看了下整個山谷的地形結構,以及已趨近於人們晚餐時間的灰暗天空,向著還待在原地看那株花的曦夏喊道,「你能把這片地整個拔起來嗎?」

「這肯定是沒問題的。」

「那你小心點,雖然花目前沒事,但我不保證他的根被破壞後會不會有什麼狀況。」

「好勒。」

曦夏與柳春蹬腳騰空飛起,盤旋到曦夏力量範圍所及整個山谷的高度,兩個人默契的隔了滿大一段的距離,以免柳春被力量波及。

爾後被稱為戰鬥之神的曦夏大敞雙臂,充滿力量的黝黑臂膀透過手掌的抓握冒出用力的青筋,神力不用設結界也可以仔細的籠罩住僅有花卉的這塊山谷地,被念動力牽引的地發出碎裂般的大型震動,若非此處無人類建築在,恐怕都會被震得遭殃。

他也非單純運用蠻力,隨著力量的震動,烏雲也開始密佈於山谷四周,下起了小範圍的滂沱大雨,那強度宛如午后雷陣雨,集中火力且強烈的沖刷著山谷的土壤,讓漸漸被扒起的樹根也能沖刷它下方土壤,直至成為泥濘一塊一塊的被沖刷。

而在不會被影響的遠處,柳春也沒閒著,搭配著曦夏的動作,往那逐漸被拔起的地層底下,丟著一片片迷你枯葉,富有神力的小葉子在他彈指之間,成了漂浮的亮光緩慢的墜落於那些黑暗山谷。

被曦夏挖得又更凹陷的地,在點點亮光的照映下,柳春迅速於濕溺之間找尋異樣之處,果不其然讓他在接近樹群根部的中央處,看見了濃度極高的一群惡怨骨骸,那被怨力壟罩而形成無法消散的斑斑血痕侵蝕著樹根,一副副的骨與肢幹,和根枝糾纏而上,眼看是密不可分的相互糾纏。

「夏,可以停雨了。」

聽聞柳春一聲要求,曦夏大概猜想應該是發現了什麼,便迅速的消散淨空天氣的異動,甚至用了烘熱的氣止住了流動的泥石。

那從根底糾纏的力量,讓曦夏在連根拔起這群樹時就感受到了,不僅只是普通植被有的抓地力,宛如有個與之抵抗的力,在和他抗衡著拔起。

停止了氣候的控制,他便能加強五感去感應那股怪異怨氣,撐著半懸在空中異樣的樹群,也跟著柳春的方向到了谷底。

映入眼簾的畫面也確實讓他倆都瞠目結舌,一副副的骨骸都非單獨有著非常大的力量,但集合起來的中心融合了無數頭骨,形成了巨大且令人毛骨悚然的臉,宛如惡念集結的魔鬼。

「看來它本身沒有攻擊性,但看這個樣子,再晚一點處理可能那些樹都會成妖,我們來的還不算晚。」

柳春放出了更多的光芒葉片讓被群樹籠罩的底端明亮一些,好讓他可以評估這東西該怎麼處理。

在淵的世界中,有許多時候會有被死魂怨力洗灌而成的怪物,若是非人如植物被灌養而成,形成了自我的主意識便會成為所謂的「妖」。

有些妖會保有自我控制能力,而有些恐會被怨力的主人所操控。

也幸好這群芒果花並非已到成妖的地步,種種跡象來看,堆積於此的怨力沒有張狂的展現力量,只是透過另一種方式,成了侵蝕人類生命的源頭。

若無人開採這些植物、果實,那也不會造成這次的波動,但這起源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背後又有沒有幕後主使者?這都讓柳春總覺得需要好好思考,只是目前恐怕最優先的事情不是揪出主使人,而是先阻止事態繼續蔓延。

「想到我曾喝過那個果汁,我就有點想吐。」

曦夏邊嫌惡的用屏障隔離這怨氣發散的異味,邊想著如何解決這東西。

而經過兩神討論,此狀況若需要徹底處理可能需要一些來自天上殿的淨化術,以及需要魔王殿靈媒來抽析骨骸內是否有殘留的靈魂去留存力量,以繼續調查事件源頭。因此目前恐怕先把此區用春夏兩神的雙重屏障封鎖,等待支援調動再一同來處理。現階段應該先阻止繼續流通芒果汁,找到目前正在製作的工廠。

「可我們現在要去哪找?」

邊伸著懶腰邊用神力建構屏障的曦夏,對現在該如何往下調查有些困惑。

「有人的蹤跡應該就有線索。」

柳春拿起自己腰間剛探詢到的大紙袋,雖然上方毫無文字,但有著一個手寫的痕跡,紀錄著果實預計成熟的時間。還有以這樣大的花朵跟果實來看的話,「這工廠應該也建不遠,我如果是老闆可不會讓工廠設太遠,去花無謂的運費運送這些巨大果實。」

聽著曦夏也頻頻點頭,望向天上已經高掛的月亮,嘆了口氣。

看來今晚除了要寄宿在這區周遭的小鎮之外,也會是個調查之夜了。

「晚點收拾完我們就去那個小鎮寄宿吧。」

「唉,真該說跟你工作特別辛苦,還是特別累人呢?」

「說好聽點,特別有默契吧?」

「別臭美了,你這死工作狂......」



冽冬今日安排了各小隊分頭前往不同的地方偵查,有銷售芒果汁的市集、報導過芒果汁的報社、宣傳過芒果汁的廣告商、甚至是大宗的果汁經銷商,現在他看到果汁兩字都會覺得有些頭疼。

沒有立即風險的調查,通常他不會出現在現場,原因有很多,但最大的因素恐怕還是為了不要驚擾大眾,畢竟冬之神在人民面前的形象冷冽、正義凜然,總會讓人產生畏懼的心理感受,突然太常出現,會影響人民的日常生活節奏。

但這次的事件已非單純的人為犯罪,牽扯到怨力的狀況更加危險,也怕警備隊員們身陷有關異樣力量的危機,因此他今日算是整天陪著各小隊到處奔波,導致人民略顯恐慌,已有許多淵發生大事的謠傳。

看著民眾異樣的慌張,冽冬頓時好希望自己跟曦夏一樣,沒事出現在大家面前都不突兀。

「殿下,目前函報上來的偵問結果有些混亂,感覺他們銷售分散多點經營,每個經銷商拿到的貨源都來自不同區域。」

其中一個小隊長拿著地圖跟在冽冬身邊,倆朝著目的地快步奔走著。

他們今日調查最後一個地點是最多商家供出的源頭代理商,不同於其他代理商都有其他產品多樣的代理,經警備們探查後發現這家商家僅有代理此一項產品,顯然是跟源頭有直接的關係。

「警備隊搜查,請負責人出來。」

冽冬幾乎是不用出聲,身旁的小隊長就亮出勤務證敲了敲櫃台,而坐櫃台的那人也一臉困惑的不懂為何自己的公司會有警備隊上門。

顯然負責人也不能理解,當看著一整個小隊滿滿的人在搜查某個倉庫的庫存量,以及冷著臉色站在一旁的冽冬殿下,他有些擔憂的搓著手。

「冽冬殿下,不、不好意思,請問是出什麼事了嗎?」

「......」

他沒有回應,只是瞟了他一眼,用深紅色的瞳死盯著那負責人看,一語不發。

眼前的人看起來特別老實,帶著質樸的眼鏡,以及如一般中年大叔會有的鮪魚肚,不太正式的西裝短襯衫和不及腳踝的西裝褲,看起來也不像是會做什麼可疑事的人。

但人不可貌相,冽冬也沒打算放過任何可以詢問的人與機會,幾乎是讓警備隊搜查了一整圈後,也讓他們偵問了這傢伙。

「您為何販售這款果汁?」

「這果汁怎麼了嗎......?」

「請回答問題。」

「就、就是老大不小了也沒什麼才能,中年失業順著最近的風潮出來創個業,我也是透過好多人才尋得供應商的。」

在一問一答的口供中,冽冬聽見了與多數今日偵查的對象們說得差不多。

總是透過許多人的介紹才得到供貨源,也在聯繫到供貨後,沒有見過實際供應的地方就簽約當下游廠商。

── 真都不會擔心是詐騙集團嗎?

冽冬腦中閃過一堆無奈,若非此次是真的有源頭供應廠商,恐怕這些下游的傢伙,都有機會成為被騙財的冤大頭。

「你有確定食品的安全性嗎?」

「我、我沒想過那麼多,市面上都在銷,就跟著賣了......」

「那為何你們家只賣這個產品。」

「資金......資金不夠我代理多個產品......」

「......」

看來警備隊員問到有些沒輒,冽冬雙臂環抱只是站在後方沒有出聲,看見隊員們艱難的求助眼神,冽冬只是昂首,示意他們繼續把該問的問完,別因為這傢伙看起來有多不靠譜就不完成工作。

「好,那我們需要那些介紹你做的所有資訊,聯絡的人都要給我。」

「阿......這個嘛、呃。」

「你在遲疑什麼?」

「他們有說如果把這些資訊講出來,就不能繼續賣了......」

「你這傢伙!都被警備隊調查了還想繼續賣啊!」

看著欲言又止的負責人,冽冬只是往前走近,伸手按住了幾乎快拍桌暴怒的部下,瞇起危險的眼神看向對方,「請配合調查。」

「大人們行行好,我已經只剩這個事業了,再失敗我老婆就又要跟我離婚了!而且他們供應商的人還有黑道......啊!糟了......」

看來是脫口自爆了不可告人的線索,負責人焦急的摀住了自己的嘴,但原先只是出言的冽冬,瞬間抽出長鞭。

「我說,請配合調查。」

那手上的武器在不大的空間大力揮動砸下,那聲犀利的鞭打聲,嚇得那人發抖。

雖然鞭子沒鞭打在人身上,但那揮震於空氣中的氣息已經讓此處氣溫瞬間落下,凍得連警備隊們都瑟瑟發抖,更枉論是一般人的那傢伙。

「我我我,我配合調查!對不起冽冬殿下!」

他一一脫口在接觸到深層供應鏈後才發現有黑道支撐供應這件事,若非有他們的威脅,人民自然是不敢隱瞞警備隊,但事到如今,膽小怕事的負責人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怕自己可能現在就會被冽冬的氣場殺到屍骨不存,把自己所知道的資訊都全盤托出。

「你說,你去過一次工廠?」

「對......對我去過,那次只是我想要擺脫黑道的供應,因為他們抽成抽很兇,但沒想到被抓到,我、我還斷了一隻指頭。」

冽冬瞥了一眼,還真的發現他的左手小指已經不在,看來是沒在說謊,立刻讓警備隊安排明日前往他所說的那處偵查,牽扯到黑道,也要調動多數警力才行。

「冽冬殿下、冽冬殿下您、您會保護我的安全的吧!」

「那是自然。」

瞬息間,原先被冰封住的此地恢復到原本的溫度,而渾身繃緊的警備隊員也才終於不再秉氣,看著自家長官恢復原先冷淡的神色,鬆了口氣。

「處理完這邊,所有小隊於四季殿集合。」

「是!」

在冽冬甩動艷紅的披風踏步離去後,眾人邊收拾後續的紀錄與扣押一些產品證據,邊安慰緊張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負責人,「沒事了沒事了,冽冬殿下從來不會傷害偵訊者,你大可放心,後續我們也會保護大家的安全的。」

「但冬殿下氣勢真的是很可怕,每次月份驗收我都覺得自己要被嚇死了。」

一旁碎嘴的隊員也補了幾句。

「那肯定是你體能成績又掉下來了吧,活該被盯。」

「唉,我們就是有這樣的長官,大夥們才都這麼認真上班,但實在好崇拜冽冬殿下阿......」

「別說了,這種話要是被殿下們聽到可是會出事的,我們快收拾回去吧,明天也有得忙了。」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