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似像非像

2022-09-18

眾人眼見黎朔玥從圍裙的兜裡面掏出了一顆藍色、被晶瑩透明包裝紙包裹的糖,在六根停下嘔吐時打開包裝塞進他的嘴裡。

嘴被突然塞進一顆糖的六根感覺舌尖上沁涼的味道蔓延,這從未見過的陌生男孩無懼著摸到半嘔出來稠狀怨力,蹲著湊近自己,雙手捧住自己的臉頰。他有著軟軟的掌心,手指上卻有著幾個繭,觸感有些粗糙,似乎口中的薄荷味讓他的意識跟感官清晰了一些。

「黎黎你餵他吃什......」

「哇阿!」

正當曦夏想問黎朔玥塞了什麼進一個鬼靈媒的嘴裡時,小隻卻能提起大鍋的小廚師大力地用雙手拇指按壓了六根的人中,眾人見原本無力趴在地上的六根,幾乎是彈起來一般的逃開黎朔玥的魔掌,哀號聲可說是曦夏見他以來第一次發出那麼大的聲音。

「你你你你幹什麼!疼死了!」

「欸?」

黎朔玥眨著大眼睛看著對方嚇到整個鬼飛起來,半懸在空中的六根似乎想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

「黎黎,你這個是什麼方法呢?」

好奇大師曦夏提出了疑問。

「因為廚師常常會在廚房被各種味道燻著,有時候身體不舒服就會容易頭暈想吐,」黎朔玥掏出圍裙裡面其他像寶石一樣的淡藍圓糖,遞給大家一人一顆,對好奇的眾人們解釋,「師傅們都說只要常備超涼薄荷糖,再加上大力按壓人中就可以刺激呼吸神經,讓人清醒之外,還可以消除一些在口中或是鼻子裡的味道。」

亞瑟像是學習到新知識一樣點頭認真的記住這個妙方,雖然不知道以後和非人工作的機率高不高,但至少這可以納入一個新的救援技巧,以緩解他們吐出那些不明東西時可以好處理一些。

「這......什麼怪方法......」

心有餘悸的六根遲遲無法消退人中的疼,沒想到區區一個人類可以碰得到鬼,甚至那麼暴力的嗎?

「至少你現在活潑亂跳了吧?」

曦夏調侃了一整路垂死讓他拖回來的傢伙。

「夏殿下若非你要我喝飲料也沒事。」

六根看向了那相比旁邊一八零以上身高的男神們顯得特別嬌小的男孩,眨著大大的鳶紫色瞳孔,像是對剛剛自己脫口而出的否定語句感到有點受挫,嘴角都呈現失落的弧度,讓他感覺心裡有些彆扭,只好說著轉移話題的話。

今天可說是被整慘了的他,想起一整天受的折磨,到方才靈體不適差點再死一次,覺得和四季殿無論是誰扯上關係都很不幸。但這小傢伙,或許是今天的唯一的好事。

「誰知道你會吐成那樣啊?我跟亞瑟也沒事啊!」

「當神還那麼遲鈍的嗎?」

「總比你吐到需要別人扛的還好吧!」

柳春看著拌嘴的他倆不忍吐槽,領著黎朔玥與亞瑟收拾收拾準備回殿內,「但在醫術裡面好像確實有按人中這個古法,雖然救援隊很少會使用,但是對短暫意識不清、暈倒的人我聽說過可以按壓人中來使人清醒。」

看著暈吐就被按到欲哭無淚、始終飄懸在天空中的六根,柳春還是覺得對方有些可憐,「但沒想到涼糖的刺激對鬼也有用,看來之後也可以多多跟天上殿和魔王殿分享。」

「黎黎你真強,還好身上有帶這個。」

曦夏拆開了包裝紙丟進嘴中,只是味道強勁到本來就不愛吃涼糖的他,又一臉噁心的皺起了臉,「嘔......但這真難吃。」

「但是柳春殿下,為何我碰的到靈媒大人呢?他不是鬼嗎?」

邊走回餐廳的路上,黎朔玥與亞瑟並肩走在柳春兩側,他好奇的一問,讓亞瑟也有點想知道的露出求知的眼神。

「因為你們是四季殿的員工呀。」

柳春指了指黎朔玥胸口的領巾扣以及亞瑟制服上的臂章,「還記得當到職三個月的時候,發給你們的通訊器嗎?」

由於與天上殿、魔王殿的神職不同,四季殿的員工們皆為凡人,無法自由運用靈魂本身的靈力作為保衛人民的力量,因此四季之神們為員工們打造了一個特別的通訊兼保衛系統。

只要身為四季殿的員工,皆會依照大家的需求,收到不同職位專屬的「通訊器」。上方附有四季之神的力量,可以透過通訊器與四神、同事聯繫,也可以做到一些凡人無法做到的事情,如觸碰到靈體或鬼神等等,甚至會依照員工年資的等級,替換更加強大的通訊器,去加強員工們的能力。

「如果你們待更久,就可以換更厲害的通訊器囉!」

柳春說完,眾人也到達了四季殿的餐廳。

裏頭是已經坐著在吃晚餐的尹秋、冽冬與管家滄爵,黎朔玥聽完柳春的說明,有些興奮的小跑到滄爵管家身邊坐下,探尋著那資深前輩身上的通訊器在哪兒,但怎麼也沒找著。

「黎在找什麼呢?」

滄爵只是溫柔的笑著,給忙了整桌子菜但感覺自己還沒用餐的小傢伙添了一碗飯,也順道為前來餐廳的大家都準備起了碗筷。

「找你身上的通訊器在哪吧?」

沿路跟著一起聽的曦夏直接點出黎朔玥想找出大家身上通訊器的心思,而後者只是搔著頭說:「就是有點好奇,嘿嘿。」

滄爵邊擺著碗筷,邊用手指在嘴上輕放,「我的通訊器阿,這是秘密,等黎變成資深廚師的時候再跟你說吧?」

「滄爵管家好小氣喔~」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祕密阿。」

柳春依舊是興味盎然看著這些年資尚淺的新進員工們,將來,在四季殿等著他們的新奇事肯定多的不像話呢。

見大家都聚集在餐廳,柳春順便招呼看似忙了一天無法閒下來的六根,「亞瑟跟六根都辛苦了,都一起吃點晚餐吧?黎廚師的手藝可以很好的喔。」

因為才剛從嘔吐中緩和過來的六根,莫名的也跟著走到了飯桌前,見殿主都招呼了,依著禮貌以及魔王殿的體面他便坐了下來。顯然是對於曦夏之外的四季殿大家,目前還是稍微客氣一些。

亞瑟也是點頭與長官致意,自己與滄爵拿了一副碗筷。

「順道說說你們剛剛提到的線索是什麼?」

雖然說吃飯不談工作,但方才的危機還是讓柳春有些在意,趁現在難得在會議以外時間能四神都聚集在一起,也可以歸納一下各方的資訊。

「就是我跟亞瑟喝了都沒事的芒果汁,他卻吐得亂七八糟,還說裡面有些什麼味道,我們就在想是不是真的怪怪的。」

曦夏也在餐桌前坐定,指了一下放在一旁餐桌尾端的飲料堆們,都是今日他們帶回來的,黃澄澄的包裝真的特別有存在感。

眼睛蠻銳利的尹秋立刻就發現那東西非常眼熟,露出了嫌惡的表情,「這是昨天那個難喝果汁!我就說它有怪味道!」

尹秋昨日嘗了後就對那個味道有的不佳的印象,雖然也有點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味道,但某種從尾韻擴散上喉間的氣息讓他甚至刷了好幾次牙都無法消散掉。

「你們覺得這個跟最近大量人民死亡的事情有相關聯嗎?」

冽冬邊吃著曦夏一直夾進他碗裡的菜,邊認真的提問。顯然是今天查詢最近的紀錄資料都沒有特別怪異之處,需要仰賴出外調查的他們。

「有機會相關,因為我與夏殿下詢問養老院的眾人,大家春天這幾月到現在生活都沒有太大的變化。唯一就是多了幾個最近風潮的愛吃食物、或是新的興趣、旅遊,但你們也知道老人家能吃能玩的不多。」

亞瑟把自己手抄的筆記遞給冽冬,曦夏也順道掏出今日與養老院要的近期活動資料,一起看看。

雖然統計跟數學總是很苦手,但冽冬也看得出來在亞瑟詳細的紀錄中,芒果汁出現的頻率真的顯而易見的高,是幾乎五位老人就有三位最近很喜歡喝芒果汁,也不少紀錄寫到那些近期過世的老人家們的喜好。

「能吃能玩得不多,所以這號稱有益健康的芒果汁可算是最謂為風潮的。」

他把亞瑟沒說完的結論給接了上去。

遲遲沒插嘴的六根默默地蹦出一句,「但那味道,我可真喝不出來是芒果。」

「重點就是在這裡!」

宛如名偵探辦案一樣,曦夏伸手指向一臉厭世的六根,「這裡有個不是人的傢伙,喝了之後說它不是芒果汁!」

「你這句怎麼聽起來特別像是在罵人呢。」

柳春尷尬的看向應該算是四季殿客人的六根,看來是被曦夏搞得眼神死亡,似乎是連想跟他溝通一句都不想了。

「我能感受到那個......果汁?它裡頭有非常些微的怨力,或許是因為在魔王殿較長時間運用怨力與......」

六根思忖著自己腦中那記憶深處、卻有些模糊的印象,「過往經驗吧,那股味道令人作嘔。」

他無法好好說明自己那股無法自制的反胃感從何而來,但確實感受到了非常些微的怨力,讓他覺得應該真的有影響到人們的機率。

「秋,你在喝的時候呢?」

柳春查覺到了六根語帶保留的停頓,但他沒有多說什麼,以目前狀況來看,魔王殿有求於此,應當是不會有其他心思。

除非這起事件與他們的所為有相關。

「如果是極微小的怨力恐怕我們也不會察覺到,畢竟我們天生運用的力量是神力,如果稀釋掉放入食品中,確實我們不會感覺到它有一股被施加的力量。」頂多覺得很難喝罷了。

尹秋沒把最後一句說出來,因為像曦夏比較不注意這些,可能就不會感覺到那股異樣的氣息。

「還是柳柳要喝一口?」

膽大的尹秋為證實不是只有自己有感覺,還伸手拿了罐遞給柳春,只見對方用一貫的笑容,伸手阻擋了要湊到自己嘴邊的吸管,「我就先免了,知道它是怪東西就不往嘴裡送了。」

「總感覺很像是人為的欸。」

曦夏顯然對一個東西能頓時流行起來這件事感覺到不太自然,認為肯定有人在後頭推波助瀾,「明天要不要派警備隊去偵查這個製造商公司?」

「嗯,我會安排起來。」

冽冬默默地甚至已經打開筆記本寫大家的討論狀況,儼然餐廳成為了晚間特殊會議廳一樣。

「那就麻煩冬跟亞瑟了,明天我跟曦夏可能要去另一個地方調查。」

「什麼!為什麼我跟你?」

柳春脫口一句就讓曦夏又開始鬧騰起來,筷子還戳著貢丸就指向對方,讓注重餐桌禮儀的冽冬皺了眉,用自己的筷子把對方那雙壓回碗中。

「因為如果不是人為,而是跟源頭的植物果實有關,我們可能要去一些果農的區域或是山上調查,你的力量比較好使。」

「你當我是牛是吧!」

「那是肯定。」

「柳春你太狠了!你不是人!」

「對啊,我確實不是。」

六根聽著春夏兩神奇葩的對話又開始有點頭疼起來。

雖然感覺是在談論正事,但他還是不太適應四季殿這種時而嚴肅,又在瞬間混亂耍寶的氛圍。

而這大概全都要歸功於那位夏神大人......

晚飯收拾得差不多後,為了別讓員工們太辛苦就速速地結束了討論。

柳春決定執行他的工作狂加班計畫,抓著曦夏跟尹秋繼續安排明日的任務而離開,黎朔玥則是跟著滄爵管家和六根一同前往安頓住房與行囊。

在亞瑟要下班臨走前,冽冬把對方叫住,「亞瑟你最近的偵查進步很多。」

「欸?謝謝冽冬殿下,請問是指?」

亞瑟顯然有些驚訝自家長官會這樣直白的稱讚自己。

冽冬本身話相較於其他三位神少很多。

因職務需要率領一眾警備隊,非常偶爾地他仍會鼓勵底下的員工。雖然不及曦夏凝聚人心的力量,但因自己本身也喜愛被正向的言論鼓舞,所以他相信讚許能讓人進步。

當他發現底下的大家進步,他也不吝於給予稱讚。

「你所調查的方向我認為沒有過多的偏移,紀錄都有切中重點。今天討論有很多進展,之後再繼續加油。」

冽冬想著方才亞瑟呈現的手抄紀錄,除了短時間詳盡的寫下重點之外,在詢問的過程中,大家所提及的其它過世長輩們的資訊也沒忽略。通常會被一般勤務認為是無用的資訊也都沒有遺漏,且不是流水帳的紀錄,有自己統整的邏輯,讓人能一看就明瞭這次的偵查重點在哪。

「謝謝冽冬殿下。」

「快快回去休息吧,今天延後下班的加班費記得再跟我申請。」

亞瑟給予自家長官一個敬禮,內心大大的感恩戴德直屬上司是冽冬。

本來想說吃個晚餐還要討論公事也太衰,但因為已經坐下了也不好說自己想離開盡早下班。對方體恤員工卻也公事公辦的作風真的是亞瑟最感恩的事情了,至少比衝勁爆棚的曦夏殿下與加班狂人柳春殿下好太多了!

邊走回宿舍的路上,他想了想今日所發生的大小事,感覺到待在四季殿真的是分分鐘在刷新自己對於勤務工作的認知。

若非六根今日在場,以曦夏與自己的調查與認知,是很難讓事件有所突破的,也可以說是不同領域的人、鬼或是神,可能都會有自己擅長注意之處,去成為事件明朗的突破點。

他不確定找到的線索是否真的與最近多數人口死亡的事件有關,但他想或許有點明白曦夏殿下拖著六根一同調查的用意所在,雖然有些誤打誤撞啦。

他從員工宿舍看向同樣位於四季殿偏殿的客用辦公區,隱約的有股念頭萌芽著。

想要去學習許多他所不了解的神鬼知識,甚至是更多與鬼神的合作之道。

──

隔日曦夏與柳春分頭在淵內所有芒果果農分布區都巡了個遍,但因領域廣大,就算他倆為四季神中力量偏強的兩位,也都花了將近整天到處飛來飛去偵查。

多數時候柳春選擇直接觀察植物樣態,而曦夏則是相反,他看著那些花花草草果實,也實在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只能從農民的下手,去了解近期是否有發生哪些事。

大約夕陽西下時刻,他們才在某個果庄小鎮碰頭互相交換現有資訊。

「所以說我到底為什麼要跟你出任務,我想跟冬一起啊啊啊!」

「別抱怨了,工作中還想給我談戀愛啊?」

「有對象的人沒資格唸我!」

柳春與曦夏的日常幾乎是一碰頭就吵,後者說著不悅的話順帶把方才農民給自己的芒果丟到柳春手上,被他當棒球一樣快速地接住。

柳春也是沒否認,確實跟他尹秋的感情穩定,是人人皆知的伴侶關係。

四個神在一起時間久了,柳春也不知從何時開始,他倆成了可以稱之為『情侶』般的存在,互相依賴著。而曦夏跟冽冬,則是感受得到曦夏強烈的好感,兩神的關係卻一直在某種模糊的狀態,有點曖昧與未知。

但這不代表柳春同意曦夏能把感情放在工作前,給了對方一個白眼後,就回歸正事,「你調查得如何?」

「農民都說近半年來他們供應給的廠商沒有太大變動,所以新品牌的芒果汁謂為潮流時,他們也曾討論過這件事。」

曦夏也不打鬧了,認真點著手指,「幾乎只有一兩個我感應特別單純的傢伙,跟我說他們只想安分守著自己目前的業務量,其它農民都有點小心思,試圖想尋找那個供給的源頭,可能可以搶人家生意之類的,但都沒人說自己是那家的供給商,也確實沒有瞞著我。」

商業模式下的競爭跟幾百年前已經差了好多,四神經歷過淵從開天闢地的每段時光,有時也會無法跟上人們創新的思維,曦夏在這次詢問的過程中,甚至還學了幾個商業供給鏈的名詞,搞得頭昏腦脹的。

「看來是真的在人們經營的果園沒辦法找到供應的源頭,或許只能往野外查看了嗎?」

柳春巡遍了果園,確實也沒感受到奇異的變化,人們栽種的芒果樹們也相對單純,一見就知道非惡之物。

「哇,這樣要找多久啊。」

「我們可以鎖定山坡地,如果是自然野生的芒果的話,大多都是在這些環境。」

曦夏眼看太陽就要下山,實在是不忍吐槽柳春一臉蓄勢待發要前往各座山頭的狀態,「山坡地也是很大的範圍好嗎先生。還是其實根本不是芒果啊?阿秋昨天不是也說他覺得根本不是芒果味?我們先回去等阿秋更仔細的研究看看那果汁到底是啥鬼成分?」

反倒是柳春被曦夏這句給怔住了,他瞬間聯想昨日在花園裡玫瑰花們的閒聊,有可能不是芒果卻又貌似芒果,或許跟那奇異的芒果花卉是同一個東西。而如果對應六根所說的味道,有可能性就在柳春的腦中冒出。

── 或許是被怨力侵蝕的變異種?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