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線索搜集

2022-06-10

冽冬在會議結束隔天就開始著手調查,把最近警備隊勤務們的日常報告都重新拿出來翻閱。


其實他一直覺得恐怕跟曦夏推測的差不多,近期他真的覺得沒什麼太大的事件,甚至還有比之前更和平的趨勢。不小的辦公桌在他把一堆紙本資料都拿出來中被堆得滿滿,感覺冽冬都快要被淹沒其中。


叩叩──


辦公室門外傳來清脆的敲門聲,但沒等冽冬從文件中抬頭,門外那人便自己推開門進來,顯然是對於冽冬殿下平時認真後就不會回應人這件事情,已經瞭如指掌。

「冽冬殿下早安。」

進門的此人是警備隊的勤務亞瑟,他一反平常值勤時總是穿著自己習慣的便服常態,今天意外的把警備隊專屬的制服穿上,復古藍綠色的長袖上衣,以及貼合身材墨藍長褲,都顯現這位勤務的身材優異,和冽冬深藍色的軍裝相比,又帶有一點率性和不羈。鐵灰色的捲髮也梳成方便的背頭,看似不經意,其實髮型上多有巧思,頗為帥氣。


「早安亞瑟,今天來的比較早。」

聞聲冽冬才抬頭見其人,看著難得整齊穿制服的亞瑟有些訝異,但表現僅輕輕的挑起了眉,淡漠的紅瞳裡面看似沒有過多的情緒。


亞瑟是四季殿近幾年新聘的員工。

由於警備隊有繁重的巡邏工作,也時常因為處理淵大大小小犯罪事宜而相當辛苦,因此能在多數的面試者中脫穎而出,顯然是四神對亞瑟的能力、體力,都十分的讚許。而他也確實是一個責任感強且認真的人,目前工作至今,也成為冽冬在警備隊中最信任的下屬之一,有何需要安排的疑難雜症,交給亞瑟處理成功率絕對大幅上升。


「昨日休假時接收到關於魔王殿同仁前來四季殿的消息,所以想說今天早點過來看看是否有發生什麼狀況。」

亞瑟認真的回答道。


「有勞你了,昨天商討了很多事,我也正想找你說明。」

冽冬把手上自己已經翻看過的資料放下,簡略的說明了昨日大家討論的決議,以及魔王殿目前的考量、安排人手至四季殿調查等等事宜。

「夏今天早上好像跑去天上殿了,一時半刻我也不知道怎樣讓他快點回來,但我覺得攸關大量死亡的案件,你調查還是跟他一起好些。」

冽冬雖然看似不經意的說著,但語氣中帶有對曦夏或多或少的依賴與信任。


「是,那、那位靈媒......」

亞瑟在過程中聽見有靈媒要來四季殿駐守處理案件時,意外的有點兒在意。

雖然他來到四季殿工作後,有機會接觸到神、或是其他運送文件的神職們,但要長期跟除了四季神以外的靈體相處對他來說還是感受有點怪的,畢竟他們也可以說是......鬼吧?鬼是可以那麼......頻繁和人類相處的嗎?


「雖然我不知道靈媒們能力的高下,但畢竟他們已經非人,警備隊們跟他們相處的過程中,也要多加注意。」


冽冬似乎有感覺亞瑟的疑惑,但目前對他來說,他似乎也無法保證接下來和靈媒六根在四季殿的合作會如何,只能先提醒下屬注意和靈體的相處還是要多注意。

亞瑟認真地點了點頭。

「那殿下,我先去例行的巡邏,也告知您說的內容給其他警備隊隊員們,讓大家這陣子都當心點注意周遭的事件。」

「好的,請記得,任何需要協助或是危機的事件,務必通報上級。」

「定會遵守。」

「你先去忙吧,我再多重看幾次你們給我的資料。」


警備隊一直以來工作都挺有分際,可能是冽冬較為沉默寡言的個性,帶給整個辦公室一個嚴肅的氛圍。但對亞瑟來說是輕鬆的,這種公私分明的工作態度,會讓他在工作上覺得和長官應對較輕鬆些。

接收完任務、走出冽冬辦公室後,他隨手帶上外套,決定先前往巡邏,看能不能遇到去天上殿歸來的曦夏殿下,再商討這次的任務。


──


天上殿,遠離天氣驟變的雲端上,在往生的人們眼中,散漫著燦爛的光束、斑斕的絢彩與柔軟的雲朵,讓此處有種虛無縹緲的氛圍,頗有人民所說的「天堂」之感。雖然對身為四季之神的曦夏來說,這裏就只是到處白茫茫的地方,靈體投入新人生的中繼站罷了,並不會像人們一樣,對它有任何美好的想像,頂多就是上來找天上聖父處理公務跟話嘮的所在。


「老頭,所以這是最近全部的統計資料了嗎?」

「是,但你可以不要再叫我老頭了嗎?」

「不行!這是我對你的愛稱欸!」

「......謝謝喔。」


曦夏像走自家廚房一樣,在天上聖父辦公室資料櫃上下搜尋文件,而被曦夏稱為「老頭」的年輕金髮美男子,便是此間辦公室的主人--天上聖父、修爾,他一臉無奈的看著夏神翻文件,卻也沒有特別想阻止的意思。


要說到天上聖父修爾和曦夏的淵源,可能要從曦夏和前一代聖父十分要好說起。

一直以來四季神都被賦予要隨時關心天上殿與魔王殿主事者的任務,而比起嚴肅的冽冬、正經的柳春或較為任性的尹秋,曦夏能言善道與容易結識他人的性格,總能讓他更輕易的和聖父、魔皇熟悉起來。

修爾的上一代聖父,便是跟曦夏特別要好的存在,因為他的個性、長相像個大叔、或者可以說是爸爸一般,是十分照顧曦夏的傢伙,所以曦夏也理所當然的稱呼對方為老頭,兩神特別的要好。


當時修爾上任接手聖父職位,曦夏便發現這位新一代聖父和上一代的不同之處。

修爾少了許多歷代決策者該有的果斷,多了一些嘗試新身份的不安,對於天上殿多數天使和靈體過多的尊敬,常常讓曦夏感應到修爾對於「天上聖父」角色的不適應。或許是曦夏特殊能力使然,讓他能感應到或許自己比起像他人一樣給予修爾尊敬,不如直接和他開玩笑,把他當成「平凡人」對待,會更快地與他建立關係。

想當然爾,以曦夏愛鬧的個性,開玩笑地從一開始就稱呼這位明明才二十歲出頭的金髮帥哥為「老頭」,惹得修爾十分疑惑,卻又能感受到第一次在身為「聖父」後,有人是把自己當成平輩般的存在。

長久下來,曦夏和修爾的感情也趨向要好,雖然後者常常受不了曦夏的率性舉動,但對於他來說,曦夏仍是一個他身為聖父後,最親近的好兄弟,無論是互相交流工作上的大小事,或者是打屁聊天都自然而然。


「感覺,確實最近死亡人數有變多,但好像沒有魔王殿的數據那麼誇張。」

雖然嘴上跟修爾開玩笑,但曦夏還是有認真的翻閱手上的資料。


這次上來天上殿最大的任務,便是快速來調閱魔王殿未調到的上天堂靈體的數量,經過昨天與魔王殿三位討論過後,曦夏覺得比起讓魔王殿用公文傳遞速度和天上解釋現在淵的情形,還不如自己親自來一趟確認,也能順便了解天上殿對於這次事件的掌握到哪個程度,看看能否有更新的資訊給予案件推進。


「我今早才收到魔王殿轉來的公文,我猜可能是最近轉交到魔王殿靈體數量增加,導致公文傳遞速度較慢。」修爾摸摸下巴推測性的說著,今天早上收到公文時有看到使神燿凝忙碌的神情,以及最近天使們交上來的報告,確實他判入移交清單的靈體較多。

「但整體送上天上殿的靈體沒有增加到太多。」

曦夏拿著兩份文件按在修爾的大辦公桌上,比對兩個試算表上的統計數量。

「對,我是沒感覺有太大的差異,也可能是因為他們魔王殿最近量大,我們又轉交很多過去,所以整個靈體數暴增吧?」

「這也是可能,這樣感覺你們是讓人家工作壓力大的元兇欸。」

曦夏挪揄了一下修爾,笑得很沒良心。

「說什麼呢,我們天上殿天天進行投胎審判,也閒不下來。」

修爾對於曦夏偶爾來一發的嘴砲已經習以為常了,甚至連一點情緒波動都沒有,只是無奈的瞄了眼桌上滿滿行程的月曆,伸手把他向下蓋住,眼不見為淨。

「能理解你們沒注意到靈體異狀這件事,忙投胎都忙不過來了。」


天上殿與魔王殿分別負責轉世輪迴各項工作,有許多相似之處,卻又不盡相同。

天上殿主要為良好的靈體安排投胎,天上聖父會依照天使給予靈體撰寫的生平報告,評斷靈體是否為好人,若需要為生前的罪行贖罪,就會轉交靈體到魔王殿安排贖罪。

魔王殿流程也相似,由靈媒捉捕的靈體同樣會交給魔皇判斷,若為好人可以直接轉世投胎,便會送往天上殿。

通往天堂的好靈體,以及贖罪完成的靈體們,會再經由天上殿的「轉世審判」來判定下一世前往何處。由於需要轉世進入下一胎的靈體們,和需要贖罪的靈體不同,好人不能滯留於天堂太久,因此天上殿的審判與投胎分配都十分重視高效率,導致天上殿做事節奏總是比魔王殿忙碌許多,沒注意到過多數據上的細節,也為人之常情。


相較之下,魔王殿顯然就有更多時間處理業務,若真的讓靈媒承受不了的工作量......曦夏感覺這件事情再拖下去會影響到魔王殿營運上的穩定,甚至會影響天上殿在處理轉交靈體上的業務,雖然他沒有親眼見到使神燿凝被修爾形容的疲態,但似乎可以想像移轉靈體上也出現了一些不順。


「有需要天上殿給予協助嗎?」

修爾和曦夏確認完昨日魔王殿和四季殿商討的處理方向後,似乎對於魔王殿派人手支援四季殿這件事有些介意,不確定是否需要也協助派一位天使協同處理。

但目前天上殿處於神職稍嫌不足的狀況,實習天使暫時也無法在今年度上任,恐怕挪用人力支援稍嫌困難。


「沒事,不必的,其實四季殿可以自己處理這件事,我原本是要拒絕魔王殿派神職駐守這件事,我覺得以我的角度來說,不希望神職和人類過於頻繁的接觸、甚至長居人間,他們會心生懼怕,認為是否有大事要發生。」


曦夏看見修爾有些無法掩飾的尷尬表情,瞬間就能感應對方希望幫忙但又有些勉強,曦夏也不多加修飾,「但當然希望我若有什麼資訊想請求天上殿協助,你們都能幫忙哈哈!」

比起向天上殿築起防備,不如直接了當的和他表達,也省得修爾因沒有支援,對四季殿感到抱歉。


「義不容辭。」

修爾看著曦夏處理事情毫無猶豫的態度,總是感覺很神奇。和自己的猶豫不決,太不一樣。

雖然不能給予什麼直接的協助,但在工作之餘,也就稍微幫忙確認是否還有其他異象了。


難得曦夏上來天上殿沒有多偷懶一下就離開了,修爾能感受到對方好像相較於平時的悠閒,多了一股認真,跟平常的他真的差好多,「果然是最喜歡人民的神嗎?」

修爾坐在辦公椅上,看著被曦夏帶上的辦公室門,以及桌上一團混亂的文件和待審閱的上百份報告,似乎不想再去多思考四季殿現在面臨的危機,閉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天上殿到底何時才能不忙一點啊。


──


確認完天上殿狀況後,曦夏決定還是先依照自己昨日推測的地方著手,前往可能有較多體弱人民的地方--醫館,去詢問多處看看最近的狀況。

沒想到就在前往的路上,遇到了正在巡邏過程中的亞瑟,他難得穿了制服,在人群之中高挑又精壯的身材十分顯眼,在繁華熱鬧的市場中央似乎被攤販的婆婆媽媽們圍著,手上還提了許多看似食物的東西。


「亞瑟啊,這個烤玉米帶回去四季殿跟同事們分享吧!」

「勤務大人,這袋油雞也帶回去加菜,您們警備隊跟殿下們都好辛苦,吃點補的~」

「哎,阿姨拍謝啦、有點太多了......真的不用啦......」

曦夏光是從遠處看著他,腦中就浮現了亞瑟的內心自白:『阿姨!我還要巡邏其他地方!放我走~』看得曦夏差點笑出來,但還是覺得要上前協助一下自家超受熟女們歡迎的員工。


曦夏踏著輕快的腳步湊上前,「欸~亞瑟你在這啊,我找你好久了!」在婆婆媽媽反應過來之前,伸手搭上亞瑟的肩,「阿姨們,拍謝啦,我們要上工出任務了,亞瑟要還我囉!」

亞瑟肩上突如其來出現的重量讓他轉頭一看,發現是可以拯救自己脫離阿姨們的救星,決定立刻應和,拔腿就跑,「對對對!阿姨拍謝,我跟夏殿下要工作了!」


「欸欸!夏殿下等下啊~不留下來喝杯茶嗎~」

「亞瑟啊~珍珠阿姨的豬肉你還沒拿捏!」

兩個人一搭一唱拔腿逃離現場,遠處還傳來阿姨們不捨的呼喊。


大中午就在菜市場奔馳的一人一神,終於跑到比較不會被婆婆媽媽們糾纏的街區,氣喘吁吁的扶牆喘氣,「亞、亞瑟你要多練、練練啊,跑一段就那、那麼喘。」

「夏、夏殿下你還不是、不是也在喘......」

「平常都散步,不然就用飛的,太久沒有快跑啦!明天我們要不要晨練一下啊?」

「行,明早六點。」

兩位都喜愛鍛鍊身體,算是最常去警備隊訓練場報到的,也因此挺投緣。

交換了一下目前得知的資訊後,兩個人決定一起前往醫館找找線索,再回去與警備隊和其他隊員商討目前狀況,在兩人決定動身出發後,遠方拖著行李箱和背著大包包的綠髮少年眼熟到不能再眼熟了,曦夏一眼就認的出來這個黑眼圈極重的社畜仔,但他似乎並沒有想同情他的意思。


瞬間決定帶上人力一起調查!朝著遠處的他大喊,「六根!上工啦!」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