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不速之客

2021-11-29

四季殿夏之神-曦夏殿下一天的日常怎麼過的呢?


通常陽光活潑、瀟灑帥氣的青春少年郎都是不會早起上班的,大約睡到過了上班時間的一個時辰,補充完整睡眠後才會慵懶的起床。舒爽的洗把臉、沖個澡後,會到殿內的頤安堂、也就是飯廳找管家滄爵取早餐,順便話嘮嗑,探聽今日殿內人員的去向,試圖今天可以迴避柳春殿下的行程所經地點,以免被被抓到有許多事情可以被碎念一頓。當然聊天內容也包括所有四季殿神祉跟員工們的大小八卦,他自稱身為鎮守四季殿戰力最強的夏神,是有必要掌控好殿內的警備是否完善的,嗯沒錯,就是為了這麼正經的理由。

吃完早餐後他會在四季殿遊蕩......呃,我是說巡視,到處看看大家工作是否有認真,大概遊蕩一圈後才會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開始批閱公文跟手上的工作,但通常不到午飯時間他就會需要動動筋骨,會執行他自認為自己的主責工作-招攬信徒,離開四季殿前往市集阿、大街去找民眾聊天互動,有時候也會往天上殿或是魔王殿跑,哪兒有新奇的事就往哪兒跑,簡而言之就是偷翹班。

中午會簡單的在外用餐,下午就看看哪兒需要幫忙或是可以耍廢就會到處遊蕩,如果運氣不好就會被外出的柳春或是巡邏的冽冬抓回四季殿完成自己份的工作,運氣好的話就是沒遇到人或是遇到尹秋,兩個人就會一起去吃各種下午茶點心歡樂一下午。

晚上就是去騷擾冽冬的時間,曦夏特別喜歡在晚飯後纏著他自認最好的麻吉玩鬧,若沒有被對方鎖在門外,那今天最完美的結束就會是和對方度過的時光。

作息十分規律,也可以說是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在這之中偶爾會鬧點小事,不傷大雅。


滄爵默默的在手中的小筆記本中寫著上面這些報告,頓了一會兒後,翻過了一頁,寫上今天的日期,繼續往下書寫。


喔對了,這個自律的BOY今天是沒有依照他的日常行動的。

因受到柳春殿下的懲罰,現在正一大早坐在四季殿的櫃檯,批閱他至這個月以來所有未完成的公文事項以及所有淵人民投遞給四季殿的投訴書。


「爵,你該不會又在記我偷懶吧......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狠毒的男人。」

一大早就欲哭無淚的曦夏左顧右盼櫃檯前方的四季殿大殿滿滿的人潮,不乏來供奉供品的,還有更多是聽說今天曦夏殿下親自在櫃檯服務,所以來圍觀與投遞申訴跟祈願幫他增加工作量的。

他是在還自己昨日的債,原本柳春是打算讓他幫自己批完一半的公文就原諒他的,沒想到原本已經處理好要歸檔的文件莫名在書桌上不翼而飛,讓柳春又發了好大一陣脾氣,以至於今天追加在櫃台服務信眾,順便還能給櫃台們放個假。


其實曦夏認為自己本身跟四季殿管家滄爵是關係挺好的,雖然對方看起來是個做事嚴謹的人,但也正因為他做事嚴謹以及擅長把所有小事都記在他的本子上,因此可說是另類的情報網,對於曦夏來說這非常適合用以讓他知道很多事情,無論是在工作上或是私事上都十分受用。

可知道雖然夏之神擁有感知人們情感與關係的神力,但他的個性可是寧願到處八卦、問人探聽情報的那種傢伙,因此他可說是四神中最常跟滄爵聊天嘮嗑的吧。

只是他真的沒想到這傢伙平時也只是提醒自己要認真工作而已,這次會這樣對我!


「爵您行行好,別盯著我看寫小本本了,爺無福消受阿。」

「夏殿下,您這樣稱呼我我才是真正無福消受,沒看到你前面的信徒都在瞪我了嗎?」

滄爵感受到來自曦夏死忠信徒們的熱切視線,無奈的推了推眼鏡。

「那你就別幫著柳春監視我阿!」

「這也是我被指派的工作之一,您要翹班我可不能翹班阿。」

「你!」


感受到自己顯然無法抵抗這人,也只好作罷,雖說要批改的公文跟報告量加倍了,但對曦夏來說也只是一塊小蛋糕,兩三下就可以完成,柳春心知肚明,才難怪會要讓他坐在櫃台服務信眾,要乖巧的坐在四季殿內對曦夏來說才是真正的懲罰吧。


「改完了,爵你幫我送給春吧。」

一晃眼的時間,曦夏幾乎就把全部手上疊滿的資料處理完畢了,滄爵也沒多說什麼,停下了記錄小本子,暫時放過曦夏、幫他把資料帶去給柳春。

曦夏批改公文跟審閱報告的速度是極快的,平時別看他一臉懶散,身為標準拖延症患者,他可以用一周拖延三小時的工作,也可以給你在三小時完成一整週的工作份量!而且甚至可以準確無誤地做出所有判斷,宛如在暑假結束前一天趕暑假作業的孩子,還能全部寫滿分......這或許就是他常常偷懶柳春仍然會把事情都給他做的原因之一吧?


快速解決公文後,曦夏反而坐在櫃檯跟信徒們攀談了起來。

「曦夏殿下,好久沒看到您在櫃檯啦?」

「喔是嗎?但我最近在你們家茶樓可不是光顧了好幾次了嗎?」

「阿哈哈哈哈,所以才說沒看到您在櫃檯,都在外面跑了呢!」

此起彼落的歡笑聲在四季殿大廳蔓延,曦夏和各信徒都十分熟識,特別是女孩子。

可能是因他主要能讓信徒求姻緣、結緣、人際關係,這樣的神祉對心思敏感的女孩子來說一定是求神必拜。

也因為難得能在四季殿大廳碰到曦夏,今日的四季殿可說是鬧哄哄,大家都提著大大小小的供品前來。曦夏也不免注意到了,除了各個神所鍾愛的食物外,似乎一款黃澄澄的禮盒包裝特別顯眼,大大小小的供桌上都有這款禮盒。


「阿曦!阿曦!」

在他望向總是推滿食物的尹秋專屬供桌時,正好尹秋也從那個方向走來,手上還拿了兩罐一樣黃澄澄的鋁箔包裝,喊著曦夏的名字走來,到他面前時正好平地摔,被曦夏快手快腳地接住了。

「你小心一點阿別摔了。」

「嘿嘿,沒事沒事,阿曦你看!」

他高舉手上拿著的東西,曦夏定睛一看才知道原來那黃色的東西全是一款沒見過的新品牌芒果汁,一手能掌握的小型包裝讓它感覺十分親民,特別挑選跟芒果相同的繽紛黃色,也讓它在一群供品之中特別顯眼。

應該說也不只是顯眼而已,是真的很多,除了祭祀跟送禮適合用的禮盒包裝之外,還有一手一打的不同罐數裝,甚至有信徒直接搬好幾箱來,讓供品桌清一色被黃色充滿,瞬間讓四季殿大廳有種金碧輝煌、閃閃發亮之感。


「新的飲料?」

「對阿!信徒們最近拿很多過來,芒果汁,我想喝看看,阿曦要來一罐嗎?」

「行。」

兩位神就這樣一搭一唱的插入吸管喝,只是淺嘗第一口兩個人的反應天差地別。

一個人是沒啥大礙的喝,一個是臉色頓時發青、一臉想吐。

「噁!這是什麼啊!」

尹秋像是吃到什麼廚餘一般嫌惡地把飲料拎離自己,曦夏一臉疑惑。

「怎麼?你那瓶過期喔?」

「很難喝欸!一點都不甜,還有種發臭的味道!」

「蛤?那麼誇張?」

尹秋味覺一直都是四神之中最敏感的一個,但曦夏也不覺得自己味覺有爛到喝不出發臭的味道阿?

他再度吸了一口自己的芒果汁,除了和一般果汁不一樣,稍微沒有那麼甜,略帶一點酸澀感之外,其餘他就沒什麼特別感覺了。於是他又伸手拿走尹秋的那罐,也是喝了一口,同樣沒有任何區別。


「阿曦你是味覺壞掉啦?就叫你平常不要一直吃太辣的東西。」

「才沒有勒,不然你問其他信徒啊!」

曦夏跟尹秋的對話持續吸引信徒們的圍觀,不少人議論,「秋殿下,這款芒果汁可是最近當紅的耶,宣傳說是有養顏美容的功效,又甜甜的很香很好喝,我們店裡的小姊妹都很喜歡呢。」

嗓門最大的酒家媽媽桑這麼說著,旁邊也一堆女孩子們紛紛附和,

「是阿是阿,最近每天都喝一罐,因為熱量低所以也都不用怕胖!」

「沒錯!口感也好,會忍不住一直喝。」

「我家媽媽都一次買三箱回來的。」


尹秋一臉困惑的看著大家討論芒果汁的優點,跟自己完全是不同的感想,甚至極力推崇,讓他略顯不悅,噘起嘴,跳起來一把搶走曦夏手上的兩罐飲料,「反正我覺得怪怪的,別喝了阿曦!」

「喂,我還要喝阿!」

「反正就是不好喝!」

人小鬼大的尹秋拿著飲料,飛也似的衝去廚房準備倒掉,曦夏見他邊跑仍邊喊著:「不好喝!超難喝!」的背影,有些無奈卻也沒有追上去,只是和信徒們打哈哈圓場,說尹秋就是這種性格希望大家別介意,他不是想否定各個信徒供奉的心意,只是有些彆扭罷了。

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曦夏感知到信徒們對於這些供品都是真心誠意的在推薦與供奉的,他便沒有再多想,只是看著人來人往的大廳幾乎人手一打飲料,他總覺得這商人有點厲害,商品宣傳的挺給力。


小小的插曲不影響他今天跟信徒們聊天的興致,雖然平時很愛跑出殿外,但其實偶爾他也挺喜歡在四季殿大廳關心大家,不僅是和大家抬槓,而是在這邊總會聚集了許多想向四神祈願的人們,他常常覺得每當有信眾向自己祈福或是求願,會產生一種被需要感,也是身為四季神所能帶給人們最重要的力量之一,會讓他覺得有些驕傲。

這可能是他成為最常跟信徒互動的神祉的原因,甚至還會特別開放時間給有需求的信徒提供個別諮商,也常常為淵舉辦大大小小的有趣活動,能運用各種方式幫到他的信徒們,無論是神力或是陪伴,曦夏都會覺得很開心。

相較之下,他便是最討厭文書批改跟會議工作。他總認為實質跟人們的互動比這些繁雜的文書來的重要許多,絕對不是在為翹會議找藉口開脫!

在他跟信徒們聊天之際,四季殿入口處似乎有些小騷動,窸窸窣窣的聲音讓曦夏也望向引起騷動的來源處,不知道是為何,圍觀的群眾為進來四季殿的三人自動讓開一條路,儼然成為他們入場歡迎的陣勢一般,曦夏挑眉,還真大牌,把四季殿當自己時尚秀在走呢?


來人的其中兩個是他認識的人,魔王殿差使--凝燿,以及資深靈媒--亞奈。

亞奈是前任魔皇在任期間就在魔王殿當差的靈媒了,其收靈體的各種奇葩傳聞遠播,因此曦夏也對他有不少認識與接觸,雖然很少會在淵碰見他,應該說是,靈媒神出鬼沒的工作作息也讓他沒甚麼機會跟他常常打照面。

凝燿就不一樣了,因差使每週至少都會來四季殿傳送一次文件,所以曦夏跟他還算是頗為熟悉,性格大剌剌的也跟他很合拍,兩個人常常會在送文件的某些日子聊天,雖然都不是些什麼有營養的話題就是,但多少讓曦夏可以知道一些魔王殿的大小事。

最後一位便是曦夏完全沒見過的人了,可能是新來乍到的靈媒或差使。


「曦夏殿下,早安阿,今天難得欸你那麼早在櫃台。」

凝燿完全把四季殿當自己家一樣走,連訪客報到的表單收在哪都自己知道,拿起櫃檯上的筆自己就寫了起來。

「值班當差,理所當然。」

「最好是哈哈哈哈哈!」

凝燿有著一頭金黃色的捲髮,搭配著他與一般人不符的尖耳朵,和臉上銀色的疤痕,略顯特別但又有點俊俏,勾起的笑容讓他有別於一般魔王殿員工生人勿近的氛圍,讓眾信徒都好奇心滿點的看著他和曦夏講幹話。信徒之間其實默默都會仰慕著神殿的幾位男神帥哥,特別是曦夏為首的幾位,看著他們工作也是十分養眼。


其實很少會有魔王殿的人員一大清早抵達淵或是四季殿,因為雖為神職,卻也已為非人,多少會讓信徒感受到有些不安與不適感,因此他們常常都會在已經結束開放的下午時段才會來四季殿送文件。今天可說是十分意外,曦夏想到這點突然感覺有些古怪,看著另外兩靈媒不熟悉登記表、凝燿低下頭指導他們填寫的畫面,曦夏皺起眉頭。


......該不會是昨天公文說的事情吧?有點太快?

而且他甚至沒想到會有三個人一起來,甚至還有魔王殿的資深靈媒,看來這事應該真的不是他所講的送花籃那麼簡單了,但他們也是沒提花籃啦。

曦夏在想現在是先去找柳春把他們滯留在大廳,還是先把信徒都送離四季殿比較好,畢竟已經開始有些信徒在討論為何魔王殿的神差們會到四季殿,是不是有甚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曦夏能感受到眾信徒心裡開始從方才的自在氣氛,瀰漫上一股疑惑與不安。他自己也有點焦急,為何就該死的今天要讓其他櫃台放假阿?害他現在連找個人支援都沒辦法!


「曦夏殿下,訪客登記表已經完成,就煩請您為我們帶路了。」

頭上紮著兩撮小低馬尾的亞奈在思考的曦夏眼前揮了揮手。

「帶路?」

曦夏決定先至少先了解一下這群傢伙的來意比較好判斷該怎麼做,也等看看會不會有其他四神來大廳。

「诶?我印象中應該是有發公文過來說要討論事情的,曦夏殿下不知道這件事嗎?」

亞奈歪頭疑問著,顯然是對曦夏的回答很詫異。

「公文是有收到,只是我得想一下我們去哪討論比較適當。」

曦夏一貫的露出微笑,翻著今日四季殿行事曆,並在腦海中期盼快點有個人來大廳也好。


「曦夏殿下,我們可以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了嗎?」

一直默不作聲的那位不認識的靈媒突然碰出一句,頓時曦夏愣住了0.2秒,緩緩用有些慍怒的眼神轉過頭去看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垮下來。

他剛剛一直沒有好好看這個靈媒,那張淡漠的臉透露出不耐煩,淺綠色的長髮垂在肩上,很難看出什麼情緒的琥珀色眼睛也正直視著自己。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曦夏殿下我們會那麼早來四季殿就表示這件事情十分緊急,需要立刻處理,不然我們靈媒工作根本做不完,不會浪費時間兩個靈媒一個差使特別過來四季殿一趟,如果你想繼續跟凝燿或亞奈聊天,那我們擇日再來。」

「好,慢走。」

話講的比動腦還快,曦夏能感受到自己青筋暴跳,他還第一次遇到一個靈媒那麼不識相,自己親切不代表好呼弄,也不代表自己有義務「招待」這群「貴客」在四季殿奉為上賓。


「欸欸欸,根根阿,不可以這樣,人家正在幫我們看開會場地不是嗎?」

亞奈見平常很少露出冷淡表情的曦夏眼神越漸鋒利,有些尷尬的打圓場,旁邊的凝燿見狀也附和,「是阿,我們今天行程都排開了,可以慢慢來沒有關係。」


六根見同事們都在緩和氣氛便也沒再多說甚麼,只是仍盯著曦夏,而曦夏也瞇起眼睛。


氣氛似乎一觸即發。


© 2021 GOD-BACK 神返時代。 版權所有。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